[海洋政策行銷]課程記錄103/03/04

授課教師:黃書緯

授課日期:2014/03/04

課程大綱:

談公共政策的提案,我們從政策問題的本質談起。政策形成的過程是由於一部分對於現行政策的不滿,進而向政府提出需求,並尋找救濟或補償。試圖界定並解釋問題與解決方案的因果關係,受到回應後重新界定問題/議題。

議題的類型可分為主題議題(需特殊立法、牽涉較廣的政策議程)、方案議題(特殊的計畫或場所)、新議題(新興的緊急事務,如空屋)、循環性議題(規律出現,如年度預算)、重複性議題(對先前失敗政策的討論)。

當議題進入議程,在系統議程的方面,是針對政府可能/採取的行動,面向假設性、安撫性的議題,作為大眾議程。在制度議程的方面,則作為有明確的行動的公共議程。

談公共政策的形成過程,不能忽略議程設定的主導者與過程,主導者可分為菁英觀點、多元觀點、次級政府觀點等。不同的觀點對議程的設定會有不同的安排,影響何種議題進入議程,以及議題最後的走向,主導者與參與者之間也有著競合關係。

在議題設定的流程先是問題流程的階段,界定問題並將問題概念化。次之是政策流程的階段,具有技術可行性與有效性,並以立法解決問題並考量大眾接受的程度。最後在政治流程的階段,則關係到輿論走向、選舉活動與利益團體的行動。

討論問題:一直沒有海洋政策的台灣政府為何在1990年代開始著⼿海洋政策?誰設定議題?

世界經濟在1990年代開始出現跨國貿易。航海技術的進步,使得各國不得不進入世界經濟貿易圈。貿易全球化下,台灣四面臨海,出於捍衛主權的需求,沿岸的管理與邊境的劃定變得重要。海島國家的利弊,擁有海洋資源的反面,也要擔心永續發展的問題。在軍事方面,海洋的攻與備也是國家關切所在。

在海洋政策的議題設定上,本文認為主導者可分為菁英觀點、多元觀點、次級政府觀點。在討論中,同學認為台灣還是以菁英和次級政府觀點主導居多。但有同學提出較佳的方式是多元觀點的模式。透過不同方面的行動者互動,制定出更符合人民與國家需求的海洋政策。然而,同學也提到這種方式需要花費較長的時間進行溝通,難度也比菁英或次級政府主導更高。

課程書目:

胡念祖,1997,《海洋政策:理論與實務研究》,台北:五南。第一章。

Lester, J.P. and Stewart, J. 2001,《公共政策:演進研究途徑》,陳恆鈞譯,台北:學富⽂化。第五章。

周繼祥,2006,〈國際海洋法的現代化與全球化〉,台北:法學叢刊。pp.1-12。

課堂照片:

圖片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