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社會組織與公民治理]課程記錄103/03/06

授課教師:阮曉眉

授課日期:2014/03/06

課程大綱:

台灣放生行為的古往今來(二)

在意義解放的當代,尋找意義成了個人/系統的難事,甚至是危機。每個個人/系統在面對異議時,秉持不同的尺量,進行對外凝視。不同的人/系統接觸時,通常為了順應時代的生存,進行內部調整。這樣的「動機」是現代產物,以人為中心,強調痛苦與自由並存的自主。

即使放在佛教系統內部來看,不同流派也有堅守各自的規範與闡義,遑論不同系統進行溝通。溝通雖然以真誠的雙方作為前提,但溝通中的權力不對等、雙方皆主觀誤解等原因,使得溝通雖能持續,訊息拋射卻未能全面。綜上述,系統為了順應時代進行內部改變,外來的知識只是刺激。

放在現行生態系統與宗教系統在放生的對話來看,理性時代提高了科學的位階,宗教也為了生存做出因應。許多佛教流派因應生態保育停止放生,但也有許多教徒雖然身在不放生的流派,卻參與其他流派的放生儀式。放生的流派也會以放「生」即功德,放「死」則是生物自己的修為來因應。

 

討論問題:

佛教團體如何應對放生造成的生物傷亡?

環境問題與宗教信念有對話的可能嗎?

 

課程書目:

陳家倫2008,〈台灣佛教信眾的放生態度與行為:宗教信念與生態認知的影響〉,《思與言》46 (3):133-170。

課堂照片:

14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