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政策行銷]課程記錄103/02/25

授課教師:黃書緯

授課日期:2014/02/25

課程大綱:

從疆域的劃定談起,界線透過自然的屏障、技術的限制以及國家的政策來劃定。疆域的意義對行動者而言,是自然資源的取得,也是社會活動的空間。對國家而言,則是治權所及的範圍和對象。疆域的劃定並非一成不變,在技術進步、資源耗竭與政策轉變的情況下,行動者與國家之間產生衝突,造成再疆域化。

粗分海洋地理學可分成自然地理、海洋生態系統與GIS三個層面。人文地理學過去不重視海洋,政治地理學關心軍事力量和國家對資源與疆域的爭奪,文化地理學則具有西方海洋冒險的視角與盲點,關心市場與區域組織的文化意義,以及觀光政策影響人們如何觀看海洋。環境地理學重視人與自然的雙向互動。

海禁的出現,呈現政權和人民/漁民與海洋的關係。海禁政策在於禁捕、管制貿易和防治海盜,並進一步強化成為內陸文明中心等論述或漁甲等制度。海洋資源影響了面海國家的政治與經濟,海禁呈現了王權和商利之間的競合關係,如清廷與鄭氏。

本課程討論海洋疆域的劃定,拉出海洋資源、國家治權、國際關係等軸線,以推進到海洋政策的制定與轉變。透過過讀台灣的海洋歷史,作為現行海洋政策的脈絡,進一步了解在海洋政策背後,政治對海洋生物資源問題提出的解決之道。

討論問題:從政治地理學的⾓度來看,「海洋疆域」是如何形成的?

以政治地理學的角度探討國家的海洋疆域的形成,會隨著當時的國際情勢、國家政體、中央與地方政府核心目標不同等因素有所差異。除了原有的疆域標準(如:山脈、海里數)外,還受到國防、權力、經濟等因素影響。是各國間表現軍事力量、宣示主權、競爭資源的舞台,為了海洋或大洋中的小島征戰。

海洋疆域不只是國界,也是競爭資源、政權治理與軍事的場域。以明清海洋政策為例。明代時,國家之外是倭寇侵擾,內則有地方勢力,故中央以「禁」對應,阻止寇與民的接觸和貿易。但地方政府考量到當地經濟和解除海禁的龐大利益,向上建言宜「通」──實施漁甲制,將地方軍隊與漁民結合,兼顧節省軍餉與出海捕魚。明中葉後海禁政策廢弛,有條件的對外貿易取而代之。

課程書目:

Philip E. Steinberg. 1999. “Navigating to Multiple Horizons: Toward a Geography of Ocean-Space” in Professional Geographer, 51(3) 1999, pages 366–375

邱仲麟,2005,〈從禁補到漁甲:明代江浙地區出海捕⿂管制措施的變遷〉,清華學報,35卷2期:331-367。

陳東有,2004,〈禁海與通商:明清時期海洋政策的本質〉,歷史⽉刊,192期:44-49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