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政策行銷]課程記錄103/03/11

授課教師:黃書緯 老師

授課日期:2014/03/11

課程大綱:

延續上週的公共政策提案,本週課程談政策的變遷與終止。

政策變遷的理由多為現存政策不適當,或政府逐漸擴大政策領域的活動,以及因應經濟成長率和現存的財務狀況。政策變遷有線性、合併、分裂和非線性四種類型。

政策變遷可以三種模型解釋之:

一、循環觀點:由於國家氣氛不同(如美國的保守主義與自由主義),決定了政府/執政黨解決國家問題的方式。此觀點認為政策變遷是由於世代交替,且以三十年為一週期,彰顯不同世代的理念實現,政策演變能以模型預測。

二、政策學習觀點:由於政策次級系統中,各種倡導聯盟的互動、次級系統外的改變,和穩定系統變數的影響。以長時間的觀察、關注政策「倡議聯盟」並將公共政策概化成「信仰系統」的前提下成立。

三、鋸齒型觀點:該觀點認為政策變遷是不穩定且反彈的狀況,牽涉到階級鬥爭與特定團體的利益分配。

政策終止則是政策循環中最困難的階段,政策必然有其生滅,政治氣候、相關利益者和終止成本都是考量所在。可分為功能、組織、政策和方案四種終止。在終止政策時,多以「Big Bang」和「Long Whimper」兩種方法為主,前者是決策機關片面決定,後者則是漸滅主義。

政策的終止通常會考慮到政治價值、意識形態、政治考量和經濟效能。反對者、經濟者和改革者都可能是終止者。

終止政策的規則可粗分為三大類:

一、主導輿論:擴大政策支持對象,並強調政策負面效果,不是放政策風向球,利用意識形態的移轉來說明傷害

二、區分敵友:招募局外人員來執行終止,禁止和解妥協的行動,並避免立法表決及侵犯立法者特權。

三、速戰速決:用錢打發受益者,且接受短期成本的增加。以政策B來終止政策A,或是只終止必要的部分。

討論問題:台灣從1993年開始研擬成立「海洋事務部」,為何到現在仍然只有「行政院海洋事務推動小組」?

自聯合國1982年海洋公約制定後,各國家陸續制定海洋相關政策與部門,可惜未能全面和明確。

台灣至今卻只有「行政院海洋推動事務小組」,沒有海洋事務部和海洋專法,是由於海洋相關組織分散於各部門,整合不易。加上政黨輪替,政策未能延續之故。

台灣「功能性分工」的傳統,使得當前既存的海洋相關組織間有隔閡,整合不易又無專責機構,功能分工使得職責難以歸咎。以海軍為例,海軍應屬海洋事務部或國防部即大哉問。而組織分工使得政府只能解決片面或單一的海洋問題,而未能顧及海洋問題的全面與根本。

政黨輪替也使得政策變遷和終止,2000-2008年民進黨執政時期雖大力推動海洋政策與組織,如國家海洋政策綱領、海洋事務推動委員會等。但在2008年後,國民黨重新執政,縮編海洋事務推動小組且荒廢海洋政策。

課程書目:

胡念祖,1997,《海洋政策:理論與實務研究》,第三章。

胡念祖,2002,〈海洋事務部之設⽴:理念與設計〉,國家政策季刊。

Lester, J.P. and Stewart, J. 2001,《公共政策:演進研究途徑》,陳恆鈞譯,台北:學富⽂化。第九章(政策變遷與終⽌)。

課堂照片:

13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