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社會組織與公民治理]課程記錄103/03/20

授課教師:阮曉眉 老師

授課日期:2014/03/20

課程大綱:

放生行為的環境衝擊

當我們從動物福利的角度來看放生,會發現放生的弔詭之處。放生的宗教原旨在護生,但商業化的放生使得大量養殖的生物被投入不適當的生存環境,造成生物死亡。以護生而言,放生派著重人的價值,生態派則著重生物多樣性,兩者的永續目標雖不盡相同,仍有部分相似處。

由於邏輯不同,知識系統的對話失能,兩方對於彼此的指證或汙名化,無法達到訊息交換的功能。透過外來者披露多方的說法,如媒體,是很重要的。

放生論述和生態概念的對話,並不直接影響對方改變。對話的重要性在於製造干擾,使得系統內部產生改變。雖然影響是間接的,但沒有干擾就不會產生改變,因此干擾是重要的。

  因此,護生目標的一致,卻有著放生、不放生、優質放生等分歧。語言學家索續爾談差異的能指與所指,從命名、指認到意義解放,分析護生的前提,使放生分化成多種可能性/意識形態。各種系統能實現的只有其一,且並非單向,可能性變成實現或現實變回可能性都是存在的。下一步,我們將來討論公民組織的道德難題,以及在同一個前提下,人的目的與手段有何可能。

討論問題:

你所知的動物福利有哪些?

放生的行為有顧及動物福利嗎?

課程書目:

Peter Singer, 1985, THE ANIMAL LIBERATION MOVEMENT: ITS PHILOSOPHY, ITS ACHIEVEMENTS, AND ITS FUTURE.

PETER SINGER, All Animals Are Equal, New Jersey: Prentice-Hall, 1989, pp. 148-162.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