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社會組織與公民治理]課程記錄103/04/10

授課教師:阮曉眉 老師

授課日期:2014/04/10

課程主題:觀賞記錄片《血色海灣》

 影片簡介:

一九六○年代,瑞察.歐貝瑞為電視劇《飛寶》(Flipper)訓練海豚,成為這個價值數十億產業的開路先鋒,直到親見海豚在自己懷裡選擇死亡,歐貝瑞開始進行抗爭、釋放一些被關禁豢養的海豚,最後在偶然的機緣下,發現獵捕海豚的大本營:一個座落日本漁業小鎮太地町的神秘小海灣。

在那裡,海豚被圍獵、篩選、剔除、運送到世界各地。那些看起來不夠漂亮、不夠大隻、不夠聰明的海豚,只有被宰殺一途。每年從九月到翌年三月,幾千隻海豚受到屠殺,水域被牠們的鮮血染紅。

為了制止這種圍獵行為,歐貝瑞帶領了一批各有專長的人員,包括:潛水專家、前陸戰隊隊員、好萊塢電影道具組等,冒險深入太地町拍攝一部紀錄片。瑞士記者漢斯–佩特.羅德為其中一員。他和瑞克在本書中以戲劇性手法描述太地町的海豚灣事件,並提供關於海豚與全世界海豚館的背景資料。深具爆炸張力的拍攝過程,引爆全世界對此議題的廣泛關注。

(資料來源:博客來)

片後討論:

本片拉出兩個討論軸線──捕撈真相、動物倫理:

紀錄片揭露日本對海豚以不人道方式進行獵捕,且有過度捕撈之虞。假如透過科學的精密計算出海豚每年可獵捕數量,是否就能解決問題?海豚肉高度含汞,且市場需求小,捕獲量足以免費供應小學營養午餐,為何還需要大量進行獵捕?當地居民的經濟需求、職志精神或文化需求,比海洋永續更加重要?甚至需要以錯誤的價值(鯨豚是害蟲)鞏固獵捕的行為?

動物倫理的層面,強調人與動物的連結。海豚有智慧、能感知,即使需要獵捕,依據動物倫理也應該進行人道屠宰。影片中還提到買保時捷不如買海豚放生的價值判斷,這也許與台灣宗教放生儀式的原始意義類似,但同樣有著放死的風險。

本片導演作為海豚的喜愛者、保護者,以拍紀錄片揭穿日本過度、不人道獵捕海豚的真相,作為其抗爭手段,向日本抗議。從影片可以看到他的個人選擇,表現在建構海豚需要保護的理念。在溝通理性上,也由體制內(與日本協商、合作)走向體制外(揭露真相、拍紀錄片)。然而,理想的溝通情境並不存在,無論是日本或導演都有各自秉持的、封閉的中心思想,只有透過外來的刺激,才由內而外不斷進行修正。

討論問題:

你認為獵捕鯨豚的問題是什麼?

片中提到買保時捷不如買海豚放生,你怎麼看?

課堂照片:

3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