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政策行銷]課程記錄103/06/03

授課教師:黃書緯 老師

授課日期:2014/06/03

田野實作:訪談謝一麟先生 (打狗文史再興會社總幹事)

打狗文史再興會社為高雄新興的文史組織,由一群關心文史保存與再生的人們所組成。2012年哈瑪星街廓拆除公告,引發一系列的抗爭活動,組織因此成立,動員當地居民和高雄文史工作者開始向高雄市政府文化局、都發局等政府機關爭取保存新濱老街。

本課程希望結合海洋、政策與行銷三面向,課程前段安排了相關海洋政策的導論,中斷安排了泛科學、我們的島兩次演講,認識如何使用現有媒介進行議題傳播,以及海洋相關的議題。這次訪談打狗文史再興會社的經驗,旨在讓同學對NGO如何處理議題與應對政策有進一步了解,並應用於期末的報告之中。

訪談整理:

生活、生產與生態

謝一麟總幹事從鐵皮彩繪計畫談起。過去提到歷史建築,人們通常會想到的是磚造或木造建築。回溯高雄港這些鐵皮屋的歷史,會發現現今居住於此的大多是過去多碼頭苦力的後代。因1977年賽洛瑪颱風造成磚瓦損壞,當地居民以鐵皮修復房屋。他認為生產、生活和生態是密不可分的,觀光或文化保存都應該更全面了解在地,著重物質卻忽略了歷史脈絡的觀光是無法永續的。訪談當日剛好遇到陣雨天氣,同學們都沒住過鐵皮房屋,豪雨打得鐵皮砰砰作響,恰好提供了同學生活體驗的機會。總幹事認為,有機房屋與美學無關,重點在於無人工修飾、改變的生活樣貌。

同樣地,在都市規劃上,日治時期規畫街道會依據自然氣候與生活機能等條件,以高雄港為例,哈瑪星的房屋依據日曬和風向設計開口,鹽埕則由於商業需要,出現半樓仔。

高雄港周邊地區政治分權混亂,複雜的劃分使得公部門得以相互卸責,且著重於活化、拉皮、觀光亮點的績效,在發展上傾向大歷史下政治經濟的數字。打狗文史再興會社則認為應該重新挖掘小歷史的庶民面貌和產業故事等在地人味,所以不應該「活化」,應該重視既有生活的故事。

建築師李乾朗曾說:「古蹟就是會說話的空間。」文化保存除了空間的硬體保存外,也應該把情感、歷史與記憶一併留下。

會社準備了面向不同年齡層、人數的講座、課程和導覽,目前更向下延伸為小學生設計相關的繪本、行程,讓親子可以同行,從小就對在地有多一分熟悉。透過對他者的培力,也有許多外地人成為宣傳理念的志願者。希望有日哈瑪星地區不再是被跳過的街廓,成為人們形構高雄的認識與感知,並能向外地人訴說的一個空間。

 

社區營造工作的成效與困境

社區營造經常強調當地參與,但在多數議題萌芽時常常都倚賴大量外地人,謝總幹事認為這不是社運策略,而是美學經驗必然的過程。老屋對當地人是日常,對於外地人卻是新鮮。網路媒介的傳播讓許多外地人來到這裡,漸漸地形成一股民意,影響了當地人對於在地建築、文化的價值判斷。

不同於其他觀光路線直接前往西子灣或旗津,會社經營的哈瑪星導覽會慢走整個口袋型街區,提升了當地的小生意營業額,居民和文史工作者也有了交集。

總幹事提到現在許多觀光都是以噱頭吸引人潮,但短時間的人潮快來快走,影響既淺又短。會社限於組織本身的人力與資源,但又期望達成走入當地的目標,於是規畫導覽、木工班、市集這些活動,藉由身體勞動,希望營造外來者對在地的認同、創造記憶與連結,進而捲動更多人一起來此。

會社平日業務裡主要接觸到三種行動者-政府機關、在地居民、外來者。會社與政府機關在議題上經常持不同意見,補助本身雖然是中性的,可是過去的經驗讓他們知道拿了補助就很難與政府意見相左。會社不仰賴經費補助,且比政府看得更遠。「我們當烏鴉,不能當開心的喜鵲。」會社以提供服務和小額捐款做為主要的經費來源。

在地居民的部分,總幹事提到做社區營造必須與地方舊政治勢力維持關係,盡量保持不卑不亢的態度。早期會社因為反拆遷議題組成,因議題緊急無法顧及舊政治勢力而有耳語。組織穩定以後有開始修補關係、互通有無來消除疑慮。他認為里長或民代在資訊流通的當代逐漸失能,卻仍舊藉由處理公共事務來累積自身利益,代議的傳遞經常流於形式或表演。於是,社造的過程成了好的公民教育和參與過程,地方居民循過去仰賴政治勢力遇阻時,會改與他們合作進行發聲。即使文史工作者再有心,終究還是得靠居民自覺與意識,才能使在地永續發展,否則很難避免人亡政息的問題。

 

組織未來的計劃與期許

當問到未來計畫時,他提到主要還是著重在維持新濱街區的動能,會舉辦各種活動,希望吸引新舊客群前來。像是對建築進行視覺或硬體的改造,先解決居民日常生活的問題,再進行修護或綠美化的工作。

從日常著手,是因為有台南神農街的先例。老屋拉皮常常使空間只餘外殼,造成房租上漲、在地居民與傳統產業遷出,造成台南神農街和大稻埕並無二致。空間改造應該尊重房屋的脈絡,否則過度的美學可能淪為矯情。優先處理居民的日常問題,也期待將他們捲入社造的工作,唯有喚醒自覺,當地的力量才能持續。

針對目前學校很流行做社造,他認為若能讓學生發揮所學而社區又能因此獲益是最好的。但很多學校是為做而做,一年換一批學生,成敗的經驗都難以傳遞給後人,明年的學生又要重新摸索,是很可惜的。

訪談照片:

1 2

 

3 4 5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