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酸化沿岸比離岸快 珊瑚礁首當其衝

海洋污染對大堡礁有毀滅性的影響是已知的事實,但現在科學家發現,海洋污染可能大幅增加沿岸海水酸化的速度,威脅珊瑚礁生存。

沿岸海水性質改變 二氧化碳濃度高出大氣3倍

大氣和海洋的二氧化碳含量平均增加了30%,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正在改變全球海洋的pH值,有些海域情況則更糟。

為進一步探討海洋酸化對珊瑚礁的影響,澳洲海洋科學院資深科學家Sven Uthicke和研究夥伴在過去3年間,蒐集了大量沿岸和離岸珊瑚礁水域樣本,以及今日和30年前的海水品質資料,比較其中差異。

研究發現,離岸珊瑚礁海域的二氧化碳濃度增加速度與二氧化碳在大氣中增加的速度相同;沿岸珊瑚礁海域的二氧化碳濃度增加速度,卻是大氣的近3倍。

此外,科學家將這些樣本和澳洲海洋學院30年前蒐集的水樣本作比較,結果指出這是近期的現象。研究團隊認為,水中二氧化碳濃度增加,「很可能是人類活動增加沈積物和養分的關係。」

Uthicke說,「30年前並沒有沿岸海水比離岸海水酸的現象。海水在這30年間的確有所改變。」酸化的海洋世界 海藻取代珊瑚 甲殼動物沒有殼

酸化的海水對珊瑚礁和甲殼動物危害最大。研究者解釋:「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溶解在水中,造成海洋酸化,降低了海水的pH值,改變其碳酸鹽化學性質。這會讓許多海洋動物難以形成碳酸鹽甲殼和骨骼。

科學家近年也發現,海水酸化的影響有如慢性毒藥,會改變魚類歸巢的行為,甚至是偵測掠食者的能力。

沿岸珊瑚礁的改變,很可能是人類活動導致海洋酸化的後果之一。Uthicke表示,由於養分進入海洋的情況加劇,形成適合褐藻生存的環境,海洋酸化 程度增加也可能進一步增加海藻的生存優勢,讓珊瑚礁生態的優勢物種從珊瑚蟲變成海藻,且恐怕將取代沿岸珊瑚蟲達數十年的時間。人為汙染仍是主因 科學家: 像是出了差錯的實驗

研究團隊懷疑,沿岸海水污染減少了有機體光合作用所需的光線,所能處理的二氧化碳也因而減少了。Uthicke說,海洋化學性質和生物學之間有複雜的交互作用,「環境變暗,生產力降低,二氧化碳含量升高了。」

研究認為,這個現象就像是在澳洲最珍貴的生態系統之一作大規模化學實驗,而實驗出了差錯。

這份研究報告「珊瑚礁危機:大堡礁沿岸珊瑚礁的碳化學」於上周發表。Uthicke說,這個研究凸顯了持續研究大堡礁水質的必要,讓科學家能深入了解沿岸海水酸化速度比離岸快的原因。

(新聞來源:Yahoo新聞)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