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經濟學]103/11/04課程記錄

授課老師:黃書緯  老師

授課日期:103/11/04

參考資料:

Michael Burawoy,2005,《製造甘願》(林宗弘等譯),台北:群學。

謝國雄,1992,〈隱形工廠:台灣的外包點與家庭代工〉,《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第13期:137-160。

內容簡介:

本週主題為「勞動」,課程由「工作」談起。

工作目的分為經濟性和倫理性,經濟性目的如馬克思提出的「產業後備軍」,倫理性目的則如韋伯《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所論。從工作倫理、工作型態和經濟結構三面向討論,三者關係可試繪如下:

未命名

經濟結構影響工作型態,工作型態形塑工作倫理。是以,經濟結構的變遷影響工作的型態,形成新型態者亦有之。工作型態因時制宜,影響上位者對下位者的勞動控制有所改變,世代間有著不同的工作倫理,對好員工的要求不盡相同。例如契約工、專案聘約等非典型勞動型態因應金融海嘯、產業結構轉型等因素而生,企業或雇主對於正職與非典勞動者的工作倫理有不同的要求。非典型勞動不同於過去相對穩定、高薪的正職人員,高流動性和低薪使得非典型勞動者給人草莓、不耐操、易離職的印象。

進一步問,為何人們甘願服從工作倫理,成為「那樣的工人」?

深究「趕工共識」的內涵,由於工作組織隨著生產技術改變而轉型,加上計件制催化,工廠內出現「趕工遊戲」。計件制多做多領的規則,使工人在工作過程中為了加快流程,減少不必要的動作來配合機械,出現被機械所定義的現象。這是機械操作員和規範各種社會或非社會對象間,經歷一系列工作步驟所構成的遊戲。遊戲規則是一組由外強加的關係,而趕工的藝術便在於如何操作這些關係,儘快由此步驟到下一步驟。在此過程中,集體意識出現、工作分配和引進設備等因素都影響了遊戲的進行。

工作現場的文化環繞著趕工而運轉,工人被吸納到這種特殊的活動和語言之中是遲早之事。這顯現了趕工對於工人自身的意義,在於發現自己自發配合管理階層可以生產更多剩餘價值。

機械的控制與受制於他人這兩件事之間的緊張關係,和生產活動與生產現場關係之間的緊張關係,都是導致工作場所的特殊衝突模式。分散這種衝突的方式在於將階層間的縱向衝突,重塑為橫向的衝突與競爭。原本的縱向衝突源於上對下要求趕工,多發生於新技術引進時,工人與管理階層的衝突,多以獎金或隨時間淡化的方式解決。當縱向衝突轉為橫向衝突,則成了不同部門或生產線之間的競賽,管理階層得以豁免於衝突之外。

以此為基,課程討論台灣遠洋漁業勞動環境。

近年來,漁業使用集魚器和圍網進行無差別濫捕,使得海洋漁業資源急速減少。當過於造成環境資源減少,經濟結構也隨之變差,影響了漁工的勞動條件與環境。

船東為了增加收益、降低成本,雇用外籍漁工進行漁撈。雖然台灣法律並未開放中國漁工,但在政府默許但不得入境台灣也沒有保險的狀況下,出現了境外雇用的方式。中國漁工住在以廢棄郵輪改裝的海上旅館(2002年才開始設置境外安置中心),漁船行駛到海上旅館接了中國漁工至海上進行漁撈。因不適用台灣勞動相關法律,不平等的工作契約也沒有強制力,僅有道義上的責任,未能保障漁工的勞動條件。

過去雇用外籍漁工常出現海上喋血案件,外籍漁工和台灣船東的縱向衝突,轉變為外籍漁工殺害台灣船東的事件。近年台灣船東開始採取國籍分工的方式,任中國漁工作為幹部,其他外籍漁工則在其之下任苦力,將縱向衝突轉為橫向衝突來分散衝突。

 活動照片:

未命名未命名

課程活動:繪製「趕工遊戲」的角色關係圖及發表

未命名未命名未命名未命名

未命名未命名

未命名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