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漁業資源管理實務]104/04/29課堂記錄

授課教師:張水鍇  老師

授課日期:104/04/29

內容簡介:

RAFFIC 的興起與運作-過奢與過漁

演講者:吳郁琪

TRAFFIC 野生物貿易研究委員會成立於1976 年,創立宗旨為協助瀕臨絕種

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簡稱華盛頓公約,CITES)的施行,並與當地政府合

作處理野生動植物貿易之相關事宜。CITES 公約為全球唯一規範野生動植物貿易的國際公約,旨在管制野生物的國際貿易,防止這些物種因過度交易而滅絕。另外為避免有心人士利用非締約國進行非法交易,即便是非締約國也需在貿易過程中具備CITES 核發的許可或證明書。野生物國際貿易提供人類許多重要需求,如食物與藥材等,支持著地方與國家經濟,TRAFFIC 希望此貿易是建立在物種永續且不會破壞生態系的基礎下進行。

野生物的貿易種類非常多樣,從食物、衣料、藥材與飾品等,但非法與IUU

漁產品貿易一直存在,CITES 公約的嚴格規範須搭配實質的執法才能維持野生物貿易的合法性與打擊非法貿易,因此各國都應針對自身的貿易行為制定嚴格懲處,並針對稽查人員加強物種與貨品的辨識能力全球的奢華消費市場為西歐,但成長率最快的為中國,這當中還包含香港與臺灣,所謂的奢華消費為消費者偏好於高經濟價值的產品或食品,例如鰻魚、鮪魚與紅珊瑚製成的藝術品等。當需求量大增,相關業者如漁民、加工業者與貿易商等的捕撈量就會相對增加,如無實施管制,這些高經濟價值物種就會逐漸減少甚至消失。

相較於陸上野生物貿易,海洋漁業貿易在管制上的困難度較高,因為轉載過

程繁複加上IUU(非法、未受規範、未報告)行為,難以追溯漁產品的來源。歐盟為打擊IUU 行為,要求所有進口漁獲都需附漁獲證明書,且禁止涉及非法捕魚的國家和船隻之漁獲進口至歐盟,強化所有漁產品的可追蹤性,只要違反即封殺該國;歐盟對進口魚類需求量高,因此這項政策對於那些企圖以IUU 行為將漁獲輸入至歐盟的國家損失之大。臺灣身為漁業捕撈大國一也必須負起責任,從

1989 年開始削減船隊規模與數量以減少努力量、採取監測、控制和監視(MCS)等措施來達到永續漁業管理。

負責任的海洋資源管理分為三大部分:分別為負責任的漁撈管理、負責任的

貿易以及負責任的消費。在實施管理措施前,必須強化現有漁撈資料(包括數量、物種、漁撈努力量等)與漁產品貿易資料,並評估目前及未來的漁業資源保育對於漁撈物種的影響。當掌握數據後即可制定投入量與努力量、目標與非目標漁撈魚種與大小等限制,接著要求所有船隻須監測捕撈狀況。貿易部分須記錄整個生產銷售鍊(捕撈到加工最後至消費者手中)以及賦與永續漁產品的證明。不僅是由政府與業者間相互配合,消費者也需具備正確的消費知識與觀念,主動選擇購買來自永續漁獲的產品,並協同政府監督業者所提供之漁產品來源,當一個負責任且明智的消費者。

未命名 未命名 未命名

Advertisements

[國際漁業資源管理實務][漁業生態與管理]104/04/15.16課堂記錄

授課教師:張水鍇  老師

授課日期:104/04/15.16

內容簡介:

此次的參訪內容主要可分為四大部分:一是對鮪類的生態介紹;二是台灣的鮪漁業文化;三為鮪漁業的實際操作;四則是鮪魚與我們的生活知識。以下便是我們對這四大部分之內容摘要。

一、鮪類生態介紹:

進到展覽館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我們一般所熟知,也容易辨認的黃鰭鮪之魚體樣本懸吊在空中,開始進入了鮪類的生態介紹。其中包含了辨別重要水產資源的五大鮪類:先是鮪類體型中較小,卻具有一般鮪魚兩倍長之胸鰭特徵的長鰭鮪,其長度可達第二背鰭基部,也因為其肉質白皙,通常被我們做成「海底雞」罐頭食用;再來是大目鮪,顧名思義是其大眼睛便是為人所熟知且易辨別的特徵;接著是同樣具有明顯特徵,在第二背鰭及臀鰭均呈現出黃色的黃鰭鮪,亦是台灣四周近海最多的鮪類魚種;最後則是南方黑鮪以及北方黑鮪,也就是台灣常聽到的TORO,主要是因為其分布的位置不同而得南、北兩種不同名字。

另外,講者亦特別提到:鮪魚為溫血魚類,其體溫總要比周圍水溫高,是因為血合肉組織比較發達且血管配置形式特殊所造成的,能夠將大量的熱保留於體內,增高體溫,使其肌肉的代謝進行的更快更有效率。因此,當鮪魚一被抓上岸時,為避免其因為掙扎而出現血液淤積、發黑,或是讓肉質酸化、變硬等狀況出現,故一抓上岸後便必須立即進行去尾處理。

二、台灣的鮪漁業文化

在這個展區裡,主要是介紹的是台灣鮪漁業的發展。目前台灣最大的遠洋漁業發展便是集中於高雄,只有少數於基隆。起初鮪魚只是漁民近海漁撈作業之混獲,一直到日據時期,因應日本市場需求,台灣才真正開始引進鮪漁業,從古老的漁場圖中便可以看到早期漁民努力的足跡。光復後,政府意識到鮪漁業的遠景,便持續推展遠洋鮪漁業的發展,在短短的時間內,就已經成為世界最重要的生產國之一,因此也成立了鮪漁業公會,來處理日益發展的遠洋鮪漁業,同樣也促成了台灣修、造船業、漁網具、冷凍加工等產業的發展。也由於往返於三大洋的作業漁船愈來愈多,為增強漁船作業效能,也開始建立國外漁業基地,作為漁船補給、轉運漁獲使用,但隨著科技的進步及海上的船運便利,目前遠洋漁船通常為了例行檢查,一年才會進港一次。

因應遠洋漁業的發展以及台灣的遠洋漁業實力,使得國際上也不得不重視台灣的發展與管理,因此在各個漁業國際組織的參與狀況亦是台灣鮪漁業文化的重要一環。除了介紹各洋區的漁業組織:大西洋鮪類保育委員會(ICCAT)、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CPFC)、南方黑鮪保育委員會(CCSBT)、美洲熱帶鮪類委員會(IATTC),以及印度洋鮪類委員會(IOTC),同時也說明台灣目前的參與狀況和身分。

三、鮪漁業的實際操作

在此區主要是介紹兩大漁法:鮪延繩釣以及圍網漁法。其中除了介紹上述兩種漁法的作業程序,亦講解了其原理,同時也看到了科技取代人力的各種漁具發明,使得漁民能夠在最輕鬆的方法下,擁有最佳的獲利。

此外,隨著保育的意識抬頭,在進行漁撈的過程中的By-Catch以海鳥及海龜最為常見,對其的處理也逐漸受到重視且有一定的規範及方法。

四、鮪魚與我們的生活知識

遠洋漁獲從捕撈上岸到最後進到消費者口中,通常最短至少須經過一年時間,因此如何保存以及嚴密的超低溫冷凍過程相當受到重視,這也是一般消費者較不會了解到的漁獲品質管控過程。

 

[國際漁業資源管理實務]104/05/06課堂記錄

授課教師:張水鍇  老師

授課日期:104/05/06

內容簡介:

我國鮪魚產業-產業群聚與隱形冠軍

演講人:Alice

本次課程邀請到漁業公司副總Alice,在一開始的時候副總先向大家介紹了她自己另類的職涯背景—從會計系畢業但並未選擇去金融公司卻選擇進入遠洋漁船公司,給了大家一個不同的出社會指南,接著副總開始提到了在業界中所面對過的經歷以及一些有趣的內幕,例如台灣遠洋漁業財力之大,甚至擁有自己的碼頭,整個大西洋的延繩釣業也由臺灣公司控制,又或者是在每次呈報資料的數據上,一方面自己公司有稍加修正,另一方面當將數據呈報給船旗國時,船旗國的不加查證,以顯示船旗國在漁業管理上的鬆散。

接著在演講中提到了高雄遠洋漁業的群聚性—同時也是緊扣主題的一個概念,高雄前鎮漁港以港口為中心,四周圍繞著漁業大樓及各類漁業相關產業群落(從漁網、製冰、造船等)。在這樣的群聚效應下,最大的優點就是讓產業鏈產生幾個優勢,例如:分享彼此的產出為中間投入(Sharing Intermediate Inputs)(可以用別人的初級產出做加工)、共享勞動力(Sharing a Labor Pool)以及勞工匹配(labor matching)(可以在多艘漁船上轉換支援不夠的勞動力),以前鎮最重要的是知識溢出(Kowledge Spillovers),來自產業的消息以及資訊,會很快地在所有的公司裡擴散,也因此各公司作為上能較快地進行調整。然而,副總卻也提到知識溢出缺少了原理論所提到會獲得的效益—創新,因為根據Rosenthal & Strange(2001)的研究顯示較具創新力的產業通常都是會群聚的 ,但現實是整體產業上缺乏創新的能量,因此在臺灣漁業相對而言是一個較為保守的環境。

接續一開始提到的在地整體環境,講者談到整個國際漁業體系對於鮪魚產業的影響。首先是國際魚價的不穩定,從最高時期的兩千美元/一公斤跌至大約七百美元/一公斤上下,接著是國際漁業體系的改變,對於在產業鏈中的工作人員有很大的影響(尤其是對船隊幹部),人員必須要能夠在各個不同角度處理事情的適確性,講者提到許多船東在四十歲之後面臨減船、漁業公司倒閉而需要轉換新東家或轉為管理職或行政職時,往往無法快速地適應新環境或轉職經常遭受到重重障礙,再加上在這個時期這些人員可能早已成家了,因此多方壓力接踵而來,就講者自身經驗而言,也遇到相當多需要諮商的對象。在產業的過程中,這段內容可說非常重要,這也是在整個漁業公司經營上缺席的一塊;回到漁業本身,在培力這個環節上或許一直是這個產業的弱點。

接著內容介紹工作範圍、船隻介紹以及漁體保存方式。相對於延繩釣漁船在全球各個洋區都能發現蹤跡,圍網漁船主要以中西太平洋為漁場。圍網船的船舶噸數平均來說是三百噸,目前船體多以玻璃纖維為船舶材料。最後則是談到保存漁貨的三種方式:超低溫冷凍、水冰冷藏以及一氧化碳處理。附帶一提,一氧化碳處理的漁獲物以及產品,衍生出了額外的健康問題,所以除了美國,其餘國家原則上已禁止使用一氧化碳令漁獲物回春。

在台灣的公司決策者的一些真實情況,講者提到了自身公司之前經營的狀況以描述台灣的龐大遠洋漁業。以講者的公司為例,至少掌握了日本五家公司、韓國十四艘超低溫漁船,幾乎壟斷了所有配額,以及數個加勒比海國家也都掌握了一定數量的船隻,因此台灣在國際漁業管理上真的是不能忽略。

話鋒在這邊出現轉變,講者道出了決策者當前面臨到的產業困境,延續前述的魚價崩盤已是既定的困境,再來則是出船的成本之大,據講者所述,每日成本大約三萬美元,而且漁具的價格之貴,連帶地在漁具使用上更加小心翼翼,若天氣狀況不佳就不下網進行作業,而船隊也必須不斷地避免IUU的情況,以免受到國際漁業組織的開罰,進而影響整個產業以及未來的配額。

現今人力結構上的轉變而言,漁工基本上已經為移工取代,一方面是國內人力薪資上漲,另一方面則是這類勞力密集的職業,對新一代出生於重學術教育體系下的年輕人並沒有太大的吸引力,也因此只好借助移工的挹注,因此講者認為現今在跨國漁工的管理上也是一大課題,需要考量外籍漁工經常地逃脫事件。講者以經驗上來說,越南移工較常出現逃脫,因此漁業公司對此情形的防堵,就是將逃脫漁工或者是逃脫未遂者交由國外基地,讓潛在性脫逃移工早點進行作業。但其實講者認為仍需更確實地去面對為何發生這種情形,需要更認真面對管理者與被管理者之間的關係。

最後內容來到了貿易部分,在國際漁業貿易裡首重匯率(以台灣而言,最需要注意日幣匯率)、漁獲價格變化,以及國際油價。我們可以簡單從今年三月台灣鮪延繩釣協會所發佈的會員周報看出“去年日圓貶值加上燃油高漲,台灣延繩釣漁船相繼休漁,因此冷凍鮪魚供應量由前年之13.8萬公噸,下降至去年之11.8萬公噸, 減少了2 萬公噸”。 所以綜合來說,如果我們一方面遭遇日幣匯率的持續貶值,又再加上油價的持續攀升,對於我們的漁業公司來說就是非常不利的消息。

最後針對講者對漁獲價格這部分的介紹,本組也嘗試對整個價格變化建立可能的假設,而主要以正鰹這類會做成罐頭的罐頭魚種來做範例,我們認為價格持續波動的一部分跟整個產銷鏈有一定程度的關係,首先,全球當前有三大鮪魚品牌(Starkist、Bumble Bee、 Chicken of the Sea),而背後所掌握的三間企業目前其實有一間(Tai Union)打算要將Bumble Bee併購進而成為壟斷大多數資源的托拉斯,而另一方面之前的時代背景也對整體魚價產生衝擊,也就是在漁價達到高峰的時期,同一時間當時的食品科技業也積極發展食品科技,期望能夠降低成本並使其對漁獲能有更彈性的需求,兩相加起來其實也代表著相較下游的食品業者其實對漁價的掌握是越來越具有其影響力,而相反的處於原料端的漁業公司是處在劣勢的地位,而且這類罐頭加工是他們資本來源非常重要的源頭,但能夠做變化的手段又相對較少,因此也形成了上下游的不對等。而面臨當前的價格下探如果說他們要能夠扭轉情況能做的可能只能從總量著手或者試著跟處在中間人身分的貿易商做更好的溝通。

學生提問:

1.從您的描述中,可以發現到漁業公司的數據可能會修飾,在提報給政府的同時,也是以修飾過的數據提報,據您的說法,韓國在漁業公司的數據蒐集後,還會出現報A補B的情況,如此是不是我們在科學管理上,無法明顯地得到正確的資訊呢?

回應:在科學的管理上,即使漁業公司給的漁獲量數據是假的或者誤差過大,但仍然可以藉由作業的天數以及努力量的方式分析去判斷數字上是否相符,還是有別種方法可以除錯。就資訊的可信度而言,政府所提供的失真數據,如果在科學管理上出現疑難時,科學家對於政府的質疑,政府也不敢回應確實數據失真,因為會有誠信的問題。

2.豐群的營業方式聽起來是一種共有制,那請問豐群這樣子算不算是一種人民公社?

回應:他們的營業方式只是進行貿易而已,沒有所謂的人民公社那樣子的共產制度。

未命名 未命名 未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