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漁業資源管理實務]104/05/06課堂記錄

授課教師:張水鍇  老師

授課日期:104/05/06

內容簡介:

我國鮪魚產業-產業群聚與隱形冠軍

演講人:Alice

本次課程邀請到漁業公司副總Alice,在一開始的時候副總先向大家介紹了她自己另類的職涯背景—從會計系畢業但並未選擇去金融公司卻選擇進入遠洋漁船公司,給了大家一個不同的出社會指南,接著副總開始提到了在業界中所面對過的經歷以及一些有趣的內幕,例如台灣遠洋漁業財力之大,甚至擁有自己的碼頭,整個大西洋的延繩釣業也由臺灣公司控制,又或者是在每次呈報資料的數據上,一方面自己公司有稍加修正,另一方面當將數據呈報給船旗國時,船旗國的不加查證,以顯示船旗國在漁業管理上的鬆散。

接著在演講中提到了高雄遠洋漁業的群聚性—同時也是緊扣主題的一個概念,高雄前鎮漁港以港口為中心,四周圍繞著漁業大樓及各類漁業相關產業群落(從漁網、製冰、造船等)。在這樣的群聚效應下,最大的優點就是讓產業鏈產生幾個優勢,例如:分享彼此的產出為中間投入(Sharing Intermediate Inputs)(可以用別人的初級產出做加工)、共享勞動力(Sharing a Labor Pool)以及勞工匹配(labor matching)(可以在多艘漁船上轉換支援不夠的勞動力),以前鎮最重要的是知識溢出(Kowledge Spillovers),來自產業的消息以及資訊,會很快地在所有的公司裡擴散,也因此各公司作為上能較快地進行調整。然而,副總卻也提到知識溢出缺少了原理論所提到會獲得的效益—創新,因為根據Rosenthal & Strange(2001)的研究顯示較具創新力的產業通常都是會群聚的 ,但現實是整體產業上缺乏創新的能量,因此在臺灣漁業相對而言是一個較為保守的環境。

接續一開始提到的在地整體環境,講者談到整個國際漁業體系對於鮪魚產業的影響。首先是國際魚價的不穩定,從最高時期的兩千美元/一公斤跌至大約七百美元/一公斤上下,接著是國際漁業體系的改變,對於在產業鏈中的工作人員有很大的影響(尤其是對船隊幹部),人員必須要能夠在各個不同角度處理事情的適確性,講者提到許多船東在四十歲之後面臨減船、漁業公司倒閉而需要轉換新東家或轉為管理職或行政職時,往往無法快速地適應新環境或轉職經常遭受到重重障礙,再加上在這個時期這些人員可能早已成家了,因此多方壓力接踵而來,就講者自身經驗而言,也遇到相當多需要諮商的對象。在產業的過程中,這段內容可說非常重要,這也是在整個漁業公司經營上缺席的一塊;回到漁業本身,在培力這個環節上或許一直是這個產業的弱點。

接著內容介紹工作範圍、船隻介紹以及漁體保存方式。相對於延繩釣漁船在全球各個洋區都能發現蹤跡,圍網漁船主要以中西太平洋為漁場。圍網船的船舶噸數平均來說是三百噸,目前船體多以玻璃纖維為船舶材料。最後則是談到保存漁貨的三種方式:超低溫冷凍、水冰冷藏以及一氧化碳處理。附帶一提,一氧化碳處理的漁獲物以及產品,衍生出了額外的健康問題,所以除了美國,其餘國家原則上已禁止使用一氧化碳令漁獲物回春。

在台灣的公司決策者的一些真實情況,講者提到了自身公司之前經營的狀況以描述台灣的龐大遠洋漁業。以講者的公司為例,至少掌握了日本五家公司、韓國十四艘超低溫漁船,幾乎壟斷了所有配額,以及數個加勒比海國家也都掌握了一定數量的船隻,因此台灣在國際漁業管理上真的是不能忽略。

話鋒在這邊出現轉變,講者道出了決策者當前面臨到的產業困境,延續前述的魚價崩盤已是既定的困境,再來則是出船的成本之大,據講者所述,每日成本大約三萬美元,而且漁具的價格之貴,連帶地在漁具使用上更加小心翼翼,若天氣狀況不佳就不下網進行作業,而船隊也必須不斷地避免IUU的情況,以免受到國際漁業組織的開罰,進而影響整個產業以及未來的配額。

現今人力結構上的轉變而言,漁工基本上已經為移工取代,一方面是國內人力薪資上漲,另一方面則是這類勞力密集的職業,對新一代出生於重學術教育體系下的年輕人並沒有太大的吸引力,也因此只好借助移工的挹注,因此講者認為現今在跨國漁工的管理上也是一大課題,需要考量外籍漁工經常地逃脫事件。講者以經驗上來說,越南移工較常出現逃脫,因此漁業公司對此情形的防堵,就是將逃脫漁工或者是逃脫未遂者交由國外基地,讓潛在性脫逃移工早點進行作業。但其實講者認為仍需更確實地去面對為何發生這種情形,需要更認真面對管理者與被管理者之間的關係。

最後內容來到了貿易部分,在國際漁業貿易裡首重匯率(以台灣而言,最需要注意日幣匯率)、漁獲價格變化,以及國際油價。我們可以簡單從今年三月台灣鮪延繩釣協會所發佈的會員周報看出“去年日圓貶值加上燃油高漲,台灣延繩釣漁船相繼休漁,因此冷凍鮪魚供應量由前年之13.8萬公噸,下降至去年之11.8萬公噸, 減少了2 萬公噸”。 所以綜合來說,如果我們一方面遭遇日幣匯率的持續貶值,又再加上油價的持續攀升,對於我們的漁業公司來說就是非常不利的消息。

最後針對講者對漁獲價格這部分的介紹,本組也嘗試對整個價格變化建立可能的假設,而主要以正鰹這類會做成罐頭的罐頭魚種來做範例,我們認為價格持續波動的一部分跟整個產銷鏈有一定程度的關係,首先,全球當前有三大鮪魚品牌(Starkist、Bumble Bee、 Chicken of the Sea),而背後所掌握的三間企業目前其實有一間(Tai Union)打算要將Bumble Bee併購進而成為壟斷大多數資源的托拉斯,而另一方面之前的時代背景也對整體魚價產生衝擊,也就是在漁價達到高峰的時期,同一時間當時的食品科技業也積極發展食品科技,期望能夠降低成本並使其對漁獲能有更彈性的需求,兩相加起來其實也代表著相較下游的食品業者其實對漁價的掌握是越來越具有其影響力,而相反的處於原料端的漁業公司是處在劣勢的地位,而且這類罐頭加工是他們資本來源非常重要的源頭,但能夠做變化的手段又相對較少,因此也形成了上下游的不對等。而面臨當前的價格下探如果說他們要能夠扭轉情況能做的可能只能從總量著手或者試著跟處在中間人身分的貿易商做更好的溝通。

學生提問:

1.從您的描述中,可以發現到漁業公司的數據可能會修飾,在提報給政府的同時,也是以修飾過的數據提報,據您的說法,韓國在漁業公司的數據蒐集後,還會出現報A補B的情況,如此是不是我們在科學管理上,無法明顯地得到正確的資訊呢?

回應:在科學的管理上,即使漁業公司給的漁獲量數據是假的或者誤差過大,但仍然可以藉由作業的天數以及努力量的方式分析去判斷數字上是否相符,還是有別種方法可以除錯。就資訊的可信度而言,政府所提供的失真數據,如果在科學管理上出現疑難時,科學家對於政府的質疑,政府也不敢回應確實數據失真,因為會有誠信的問題。

2.豐群的營業方式聽起來是一種共有制,那請問豐群這樣子算不算是一種人民公社?

回應:他們的營業方式只是進行貿易而已,沒有所謂的人民公社那樣子的共產制度。

未命名 未命名 未命名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