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漁業資源管理實務]104/05/13課堂記錄

授課老師:張水鍇

授課日期:104/05/13

內容簡介:

綠色和平全球海洋行動

演講人:顏寧

本次課程邀請到GreenPeace台灣辦公室負責“海洋與漁業”專案的顏寧主任,在演講的起頭先向大家介紹綠色和平整個組織的成立緣由以及整個組織的核心價值,以整個組織來說,綠色和平目前已經成立四十年以上了,而一開始開啟一切的問題是美國政府欲在安奇卡島(Amchitka)上展開核子試爆,而他們一群行動份子便二話不說直接前往阻止,不過這對政府效果果不其然很低,事實上他們並無法阻止美國政府的行為,但以長遠來看,這個行動卻也帶來了廣大的公共論辯進而進入美國政府所關注的議程,最後在隔年政府竟也放棄在安奇卡島進行核爆試驗。因此,在這樣的成功下,綠色和平也就有了動力持續經營下去。而在組織的核心價值上他們有以下幾點:強調透過和平與非暴力的方式,見證環境被破壞的危機;處理跨國性議題;確保獨立,拒絕接受任何政治或商業的經濟支援(獨立性);推廣公開及具建設性地討論社會環境議題,並尋求解決方式(解決方案)。

再來,主任介紹了他們全球各辦公室共同處理的議題,大致上有守護海洋、汙染防治、食品安全與農業、守護森林、非暴力直接行動、氣候變遷與能源,而分布在各地區的各辦公室都會有屬於自己的專攻專案,像是歐洲是有關歐洲共同漁業政策與家計型漁業;澳洲有大堡礁議題,而台灣則有海洋與漁業、污染防治、再生能源。另外,工作人員的工作範疇及配置也一併的介紹了,以工作範疇而言主要是調查、紀錄、揭露、行動、遊說,而人員配置則主要分成議題發現、媒體公關、募款以及研究。最後,也簡單跟大家陳述台灣的海洋與漁業專案為何會選擇鮪魚,主要即是因為鮪魚具全球性議題的能量(高度經濟魚種、高度洄游魚種)同時也具備地區性特色議題的條件。

前述的基本背景介紹後則進到談論鮪漁業的整體結構與問題,首先要先確立利益關係人有哪些,根據主任所提至少有漁業資源地協定或聯盟(PNA、FFA、TVM等)、遠洋漁業強權(中日韓台)、區域漁業組織(WCPFC、IATTC、CCSBT…)、非政府組織(Greenpeace、WWF、Pew),而這些利害關係人之間的角力形成了我們的國際漁業管理規定。

接著主任跟我們介紹了鮪魚漁業的生產鏈,整個生產鏈分為四個部分,從上游的捕撈生產、加工與貿易、市場還有消費者,而整個產業鏈對組織來說是很重要的,畢竟這些漁獲是需要倚賴著市場進行運作的,因此如何影響產業鏈也是相當重要的,尤其對NGO來說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如何行動,如果沒有先對產業進行了解再去想好的辦法影響整個產業結構那他們的終極目標,也就是對環境議題的關懷也無法被達成。於是講者提到了他們所選定的兩種行動,一個是在太平洋以及印度洋巡航巡視是否有漁船偷偷在禁止投擲集魚器的月分使用集魚器進行捕撈,另一個則是定期對市場上的各大鮪魚罐頭品牌進行檢驗調查並公布排名,檢視罐頭的內容物是否有混獲的狀況或是有辦法進行資訊溯源的動作(產銷履歷),混獲為此類提供作為罐頭食品的鮪魚的圍網船最容易發生的問題,根據主任所提到的資訊指出船隻混獲的比例為圍網77%、延繩釣則為9%。額外,主任也再提供我們一些數據以了解台灣在鮪漁業上的地位,像是以船隊數量來看與另一大漁業強國日本是不相上下的;而捕撈實力在黃鰭鮪則占了全球市場6%、長鰭鮪則占了16%而大目鮪則更高居全球第二位。

而最後則是跟大家分享Greenpeace在台灣這四五年的嘗試,向最初主要以深度報導再加上人性視角的敘事口吻作為主要的推廣方式,企圖藉由貼近我們內心的口吻使組織親民化,而在接下來的一兩年則改變為從海鮮/食的角度切入,試圖讓大家開始去注意生活中上演的環境浩劫與資源浪費,不過這些方式始終與大家拉出了距離並沒有辦法讓大家更願意去碰觸這些問題,因此在去年及今年試圖在食的議題中加入包裝,換句話說就是加入一些幽默的情節也因此像是這次的主題就是良心壽司(訴求為:改善瀕危魚種的危機、養殖方法、違法漁法及血汗漁工)獲得了比較廣大的迴響,而主任也告訴我們最近一次對台灣九家連鎖壽司餐飲業者的永續度評比,九家是全部不合格的但已有如順億等一兩家業者願意進行改善。

學生提問:

  1. 您是否選擇性選擇保育專題執行?

答:當然,我們當然以現階段能執行的專案為優先考慮。

  1. 若您的親人從事漁業,是否會動搖您的決心?

答:不確定,不回答假設性問題。

  1. 您的資料來源?如何確定資料真實性?關於漁業署對您發出的公開新聞稿指出資料不實的部分您如何回應?

答:彙整自公開的論文期刊,多少有疏漏,缺失,仍會再次檢視與修正

  1. 對於減船,您的看法?

答:現行的減船管理應該著眼於下降捕撈能力,而非讓噸數累積換新船,這樣還是無法解決漁撈能力過剩的問題。

  1. 對於歐盟以市場國打壓IUU漁獲,您的看法?

答:歐盟對外以市場國身分抵制IUU,對自己犯錯卻縱容,是一個待解決的問題,但目前仍無法解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