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漁業資源管理實務]104/05/20課堂記錄

授課老師:張水鍇

授課日期:104/05/20

內容簡介:

國際漁業合作

演講人:陳柱龍

一開始陳董事長介紹了Infofish這本雜誌的重要性,它不只是一本雜誌,更是在全世界鮪魚業佔了一席之地,影響了造船、鮪魚業經營者、漁具製造商、和魚貨加工製造商等,所以每年開的鮪魚年會都是非常重要的大事。雖然在協商的過程會有各方面的聲音,但大家公平且合理地將漁業資源達到永續並不破壞大自然平衡的前提下,就是所謂的國際漁業合作。

目前鮪魚業漁船可分為鮪延繩釣和圍網漁船,台灣從民國五十年開始建造大型鮪延繩釣漁船,到現在的大型鮪延繩釣漁船大約有三百一十一艘,從印度洋作業區一直拓展到其他洋區,主要的漁獲是長鰭鮪以製作罐頭用。十年後出現了超低溫鮪延繩釣漁船,到了民國八十年代達到巔峰,主要的漁獲是黃鰭鮪和大目鮪以運送至日本作為生魚片用。使用的主要漁具有:電浮標、浮標繩、幹繩、支繩等。魷釣業則興起於民國六十年代,由部分的鮪延繩釣漁船改裝成魷釣漁船,發展至此船數大約為一百零五艘,主要的作業漁場為西南大西洋與福克蘭水域,秋刀魚業則由魷釣業兼營,主要的作業漁場為北太平洋與俄羅斯水域,直至去年台灣的秋刀魚年產量首次超越日本成為全世界之冠。

台灣的大型鰹鮪圍網漁業是採用最新的造船技術、全部機械化的高效率漁船,目前的船隻數目為三十五艘,主要的作業區域為中西太平洋,主要的漁獲為正鰹、黃鰭鮪、大目鮪等主要作為罐頭原料。漁業合作以付費入漁為主,但有部分國家漁法法令規定水產資源只能供給本國使用,則入漁的規則就相對較為繁複,另外還有聯合投資的方式,但這種方式的風險較大,少數例子為過去魷釣業者和阿根廷的聯合投資。

此外,以合作對象來區分可以分為政府對政府、民間團體對政府、民間團體對民間團體:

1.政府對政府

這是最正式且具官方層面的合作方式,由我國政府與魚源國政府簽訂漁業合作協定,並由我國業者依協定規定向對方政府申請捕魚執照後赴其經濟海域或漁業養護區作業。

2.民間團體對政府,又可細分為二類:

(1)我國民間漁業團體與魚源國政府簽訂入漁協定。

(2)我國民間私人公司與魚源國政府簽訂入漁協定,並由該私人公司代漁船向該政府申請作業許可,如目前延繩釣漁船與吉里巴斯等國家之漁業合作即屬此類型。

3.民間團體對民間團體,又可細分為三類:

(1)我國政府授權之民間團體,與魚源國之民間公司合作所成立之當地合作公司,再由該公司向其政府申請作業許可證。高雄市漁輪公會以往與澳洲之漁業合作即採此方式進行。

(2)雙方政府各自授權之民間團體或公司,簽訂合作契約。如民國 79 年以前我國與印尼之漁業合作,即由雙方政府指定之高雄市漁輪公會與印尼之 YMTK 公司進行合作。

(3)由漁源國當地私人公司向該國政府申請一定數量之漁業執照後,遵循該國法令向外招商,再由我國業者向當地私人公司購買作業權利,並由該私人公司代漁船向該政府申請執照。目前與帛琉等國家之漁業合作即屬此類型。

學生提問:

1.對於今年魚價下跌而vessel day的上漲,對於現在鮪魚業有什麼衝擊?

這個問題點出了現今鮪魚業最重要的問題,前面十年鮪魚業vessel day從兩千元到現在的一萬多元,像吉里巴斯因為其水產資源特別豐富,我們不得不去那裡捕魚,就因此它的vessel day水漲船高,而從去年開始我國的圍網船業下跌,正鰹大約下跌了一半。而魚價之所以會下跌,因為之前圍網漁業的榮景,大家不斷地造船,而現今魚市也趨近被一間公司獨佔。對現在的圍網漁業衝擊即是作業成本過高、vessel day上漲,還好最近的油價有稍稍下跌,所以基本上怎麼捕怎麼虧損,但可望在現在跌到谷底的價錢還有機會回升。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