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業政策與地方政治]104/06/04課堂記錄

授課老師:黃書緯

授課日期:104/06/04

內容簡介:

本週進度:田野調查與紀錄報告(三)

  • 第一組報告:黑鮪魚季活動中,行動者互動分析

支撐黑鮪魚季舉辦的層面極廣,有政治力介入、信仰文化、漁村(聚落)文化、人文層面和黑鮪魚資源等。在《天下雜誌》的調查中,黑鮪魚身為全台前三名的活動,在行銷在地方面,屏東縣也僅次於宜蘭縣,東港更是由在地漁港一躍成為知名遊憩地,並帶動旅客前來屏東觀光。

若黑鮪魚季真如報導內容般成功,為何每年舉辦時總有反對的聲浪?本組試圖透過文獻回顧與深度訪談的方式進行研究,初步以漁會專員及在地文史組織的訪談資料繪製關係圖如下:

未命名

黑鮪魚季的各行動者間存在利害關係,漁會看法大致為:對漁民而言,黑鮪魚以外銷為主,活動有無影響不大;店家為主要獲利者,需要觀光活動帶來人潮與經濟活動;在政府方面則忽略漁民的辛勞,炒作成分居多,應該停辦休漁兩三年來恢復資源。從在地文史組織角度出發,對店家的看法與漁會大致相同;但認為活動停辦對漁民亦有所影響;對政府看法則希望能將經費撥至基礎建設而非觀光活動。漁會反對的理由主要為:漁民安全、漁獲下降和反對政治炒作;在地文

史組織的反對理由則為:反對政治炒作與經費分配比例。

未命名

目前黑鮪魚季遇到最大問題首為黑鮪魚捕獲量急速下降。黑鮪魚大量減少對於東港漁民產生極大壓力,一來攸關生計,二來則是關於黑鮪魚走向滅絕的許多說法都指向漁民的濫捕。然而,東港漁船並非大型遠洋圍網船,而是對環境相對友善的漁法。東港漁民一方面受到大型資本漁業的圍網而漁獲下降,二方面卻因活動盛名承受過漁罵名之累。此外,近年海域爭端多起,漁民的安全屢屢受到威脅,卻未有公權力介入保護或排解。

未命名

在政治炒作方面,前述許多行動者的訪談中都有提到。本組以「第一鮪」為

例說明之:第一鮪通常透過主辦方預先向漁民收購,而後透過拍賣哄抬領取差額來投入活動中。對漁民而言獲利不大,但對於黑鮪魚季活動中的受益者而言,是炒熱氣氛重要的環節。此外,蘇澳鮪魚產業的崛起,也可能對東港有所影響。

未命名

綜上述,本組接下來希望進一步了解政治炒作與活動續辦的原因,想出兼顧政府利益與解決漁業資源稀缺、漁民安全等方面的解決方案。

未命名

老師講評:本組同學在做的是「黑鮪魚季背後的政治利益」,但是他們在有意無意中把地方漁港間的競爭關係、國際黑鮪魚捕撈競賽,以及漁民的越線風險給拉了進來,因此就順勢地要他們試著去把「地方政治因素放在國際漁業資源的環境下去思考」,然後想想「如果地方政府是在自然資源萎縮過程中撐起這活動的力量,那當國際保育讓鮪魚產量上升時,漁民是不是就有比較有可能擺脫政治力?」

未命名

(二)第二組報告:活跳跳海產就能吃得心安嗎?

近年來,台灣食安風暴頻傳,民眾對於飲食的安全意識逐漸提高,對食物失去信任。除了在地的食安問題,貿易全球化的同時,污染也隨之全球化,食材輸出至各國,食安變得更加難以防範。然而,目前所揭發得多為陸上食材,海鮮未受到相應的注目。以本組田野地為例:旗津海產素以現撈、活跳且便宜為賣點,為旅客至旗津旅遊必備行程之一。然而深究其中,我國對於養殖業者有其飼養、用藥等規定,但對於海鮮店的魚缸並未有相應的規範,除了漁獲在魚缸裡游以外,其如何飼養、用什麼餵養、生長條件等等皆無法得知,烹煮鮮活的漁產是否代表新鮮或安全是值得再思考的。

有鑑於此,本組同學爬梳了道德經濟、食品安全、飲食教育等文獻,整理出台灣對應食安問題的現況。另方面,設計比較陸海食材的問卷進行訪問,試圖了解台灣成年人對於食材的來源與態度、購買習慣與實際行動等層面,整理問卷結果如下。

未命名 未命名

從問卷「消費行為」的部分,從購買食材的來源和理由的分布,可大致推敲出受訪者大多為注重食品安全者,重視食安大於便宜或方便。在漁獲和農產品的認知上,也傾向原產地及未加工。

未命名 未命名 未命名 未命名

然而,在對於旗津海鮮的消費行為調查中,可以發現受訪者雖多為重視食品安全、新鮮、產地者,半數不認為現撈活魚等於新鮮,但對於旗津海鮮的來源卻不甚質疑。本組猜想可能有幾種原因,尚待證實,如:台灣目前尚未對於海產有對應的檢驗機制與規範,消費者無從得知與判斷,只能透過「新鮮」、「現撈」等形式。台灣目前對於養殖漁獲有相當程度的規範,但養殖漁業屬於農業而非漁撈。而傳統概念上傾向海魚優於養殖魚,然而近年養殖魚在生產履歷上有長足進步、來源明確,海產裹足不前。但人們仍傾向購買海產而非養殖漁業,其中原委亦尚待釐清。

未命名

旗津由漁撈轉型為工業、觀光業城鎮已行之多年,漁撈業雖沒落但海鮮業者卻反而蓬勃發展。在這脈絡下,重視產地、食安的觀光客仍到此食用海鮮且不疑有他的原因,是本組接下來希望繼續探討的問題。

未命名

老師講評:做旗津海產店的同學,其實用問卷開啟一個很有趣的問題,就是「為什麼消費者會重視農產履歷,但是卻不重視海鮮履歷?」只可惜,因為他們人數較少,修課又太重,所以這問題恐怕沒有辦法藉著足夠的田野訪談找到答案。只能希望他們想想「為什麼消費者對海產與農產履歷的消費意識會不一樣?這差異會造成什麼影響?如何建立消費者對海產履歷的重視?」

未命名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