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岡漁港與汙染

日期:103學年度第一學期

Advertisements

海水酸化沿岸比離岸快 珊瑚礁首當其衝

海洋污染對大堡礁有毀滅性的影響是已知的事實,但現在科學家發現,海洋污染可能大幅增加沿岸海水酸化的速度,威脅珊瑚礁生存。

沿岸海水性質改變 二氧化碳濃度高出大氣3倍

大氣和海洋的二氧化碳含量平均增加了30%,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正在改變全球海洋的pH值,有些海域情況則更糟。

為進一步探討海洋酸化對珊瑚礁的影響,澳洲海洋科學院資深科學家Sven Uthicke和研究夥伴在過去3年間,蒐集了大量沿岸和離岸珊瑚礁水域樣本,以及今日和30年前的海水品質資料,比較其中差異。

研究發現,離岸珊瑚礁海域的二氧化碳濃度增加速度與二氧化碳在大氣中增加的速度相同;沿岸珊瑚礁海域的二氧化碳濃度增加速度,卻是大氣的近3倍。

此外,科學家將這些樣本和澳洲海洋學院30年前蒐集的水樣本作比較,結果指出這是近期的現象。研究團隊認為,水中二氧化碳濃度增加,「很可能是人類活動增加沈積物和養分的關係。」

Uthicke說,「30年前並沒有沿岸海水比離岸海水酸的現象。海水在這30年間的確有所改變。」酸化的海洋世界 海藻取代珊瑚 甲殼動物沒有殼

酸化的海水對珊瑚礁和甲殼動物危害最大。研究者解釋:「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溶解在水中,造成海洋酸化,降低了海水的pH值,改變其碳酸鹽化學性質。這會讓許多海洋動物難以形成碳酸鹽甲殼和骨骼。

科學家近年也發現,海水酸化的影響有如慢性毒藥,會改變魚類歸巢的行為,甚至是偵測掠食者的能力。

沿岸珊瑚礁的改變,很可能是人類活動導致海洋酸化的後果之一。Uthicke表示,由於養分進入海洋的情況加劇,形成適合褐藻生存的環境,海洋酸化 程度增加也可能進一步增加海藻的生存優勢,讓珊瑚礁生態的優勢物種從珊瑚蟲變成海藻,且恐怕將取代沿岸珊瑚蟲達數十年的時間。人為汙染仍是主因 科學家: 像是出了差錯的實驗

研究團隊懷疑,沿岸海水污染減少了有機體光合作用所需的光線,所能處理的二氧化碳也因而減少了。Uthicke說,海洋化學性質和生物學之間有複雜的交互作用,「環境變暗,生產力降低,二氧化碳含量升高了。」

研究認為,這個現象就像是在澳洲最珍貴的生態系統之一作大規模化學實驗,而實驗出了差錯。

這份研究報告「珊瑚礁危機:大堡礁沿岸珊瑚礁的碳化學」於上周發表。Uthicke說,這個研究凸顯了持續研究大堡礁水質的必要,讓科學家能深入了解沿岸海水酸化速度比離岸快的原因。

(新聞來源:Yahoo新聞)

搶救千年藻礁生態

1188209330431-400x300台灣面積最大藻礁海岸地形在哪裡?答案是桃園縣觀音鄉。為了捍衛桃園縣觀音珍貴的藻礁地形不被破壞,桃園在地聯盟、荒野保護協會、中華鳥會等多個環保團體之前曾共同召開記者會,大聲疾呼社會各界搶救千百年來好不容易形成的藻礁生態。

談到藻礁,一般人可能會把這兩個字和珊瑚礁聯想在一塊,事實上兩者有所差異。簡單來說,海洋中珊瑚礁主要是由「動物造礁」,就像骨幹一樣逐漸長出來,成長速度較藻礁快上許多,每年可以增長一公分左右;而藻礁則主要是由「植物造礁」,是以「層層疊疊方式」,一層層地慢慢長,平均每年大約只能增長零點一公分左右,換句話說,十年時間下來只能增加一公分,累積速度相當緩慢。

不過,也因為藻礁累積緩慢,所以更凸顯其珍貴之處。長期研究海岸生態的農委會特有生物保育中心副研究員劉靜榆表示,珊瑚礁的形成是由一群可以形成碳酸鈣質骨骼的刺胞動物,與體內共生的單細胞藻,藉由一連串作用讓碳酸鹽與鈣離子相互結合,再透過經年累月的方式慢慢形成固態碳酸鈣骨骼,而演變成我們今日看到的珊瑚礁生態。

而藻礁的形成則是藉由紅藻門的珊瑚藻、綠藻門的仙掌藻等藻類,將大海中游離的鈣固定於細胞壁中,再藉由他們所留下的石灰質進行鈣化作用的造礁工作。劉靜榆表示,這些可留下石灰質的藻,就泛稱為石灰藻 (calcareous algae),部分長得較為扁平的石灰藻還能透過不斷的相互膠結,累積出大規模的藻礁生態。

珊瑚礁外觀看起來就如同「樹枝」般,而藻礁則是「色調濃稠的水彩」,一層層塗抹附著在礫石上。除了外觀與造礁方式有所不同外,兩者的生長環境也是「同中有異」。珊瑚與藻礁皆需要生活在可進行光合作用的有氧海域中,但是藻礁對環境的忍受力又比珊瑚礁高出許多。

舉例來說,藻礁可以生存在鹽度變化較大、水溫較低、海流強的海洋環境中,甚至還能忍受短時間的陽光曝曬,因此當海水退潮時,我們可以有機會在海岸邊觀看到露出海水面的藻礁。而反觀珊瑚礁則對生存環境要求較高,除了海水平均溫度要維持在23℃至25℃間的海水溫外,還要保持水質清澈與鹽度穩定,才能確保珊瑚不會因此而白化、甚至生病死亡。

但是值得我們注意的是,如果連忍受力較高的藻礁都禁不起環境破壞而影響生態時,也意味著環境汙染已到了不能不正視的地步,這也是為什麼環保團體要攜手站出來保護藻礁的原因所在!

人為開發與廢水汙染 破壞藻礁最大元凶

「藻礁就如同生命聚寶盆般,是許多生物的棲身之所」因為參與海洋生態總體檢工作而投入藻礁研究、保育的劉靜榆有感而發表示,許多小魚、小蝦、小螃蟹都需要靠藻礁來躲避天敵,對這些小生物來說,藻礁就像是牠們的「大自然庇護所」,可以保護他們不受外來天敵的攻擊。但讓環保團體深感痛心的是,他們發現有愈來愈多藻礁正面臨生死存亡的危機。劉靜榆表示,以桃園縣觀音這一帶的藻礁為例,就有將近三分之二至四分之三的藻礁礁體內沒有小蝦、小蟹等生物存在。海洋因為有漲潮、退潮的緣故,所以海洋本身具有自淨能力,但若連藻礁礁體內都看不到這些小嬌客蹤跡,這也代表當地汙染已經很嚴重。

為何藻礁生態會受到破壞呢?「工業汙染」與「人為開發」是其主因。像是桃園觀音工業區、大園工業區等地區的部分工廠,都直接將汙水都排入大海中,導致海中大小生物一一死亡,也讓藻礁從原先的暗紅色慢慢轉成污黑,甚至無法再繼續增長,甚至有些海域的生物多樣性已經降到0,完全沒有生物存活。此外,發電廠、工業區等人為開發也讓珍貴的藻礁海岸生態受到破壞。

為了讓生態豐富的藻礁不要消失在我們的記憶中,讓美麗的藻礁生態可以生生不息下去。也因為環保團體與居民動員起來,加強舉發違法,數以萬計小蝦群及小魚群都回來了,只是不知道能撐多久?

 

(新聞來源:泛科學)

墾丁南灣珊瑚礁受污染

Image墾丁南灣以水質清澈聞名,最近一份調查報告卻顯示,南灣珊瑚礁體含多種污染物!其中不乏多環芳香烴(烴音同清)等難代謝的環境荷爾蒙。研究人員感嘆:「墾丁海域若不管控,恐會對生物造成威脅。」

屏東海生館、東華大學獲國科會補助執行四年研究,證實南灣珊瑚礁體累積有數十種以上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其中含多環芳香烴(PAHs)等十餘種多環境荷爾蒙,研究成果已刊登在國際環境期刊。

海生館副研究員柯風溪指出,多環芳香烴為穩定性極強的化學污染物質,主要來自有機物質未完全燃燒,如汽機車、船舶廢氣、垃圾、稻草燃燒,漏油等現象,一經排入環境即不易被分解,且親脂性的特質,會累積於生物體內。

柯風溪說,這項研究顯示海洋生物已發出警訊,墾丁海域以清澈見底聞名,但年年增加的旅客,可能持續增加環境荷爾蒙,並累積於珊瑚礁體內,目前雖未看出對珊瑚的具體影響,但產生病變可能性極大,海生館已著手進行毒物試驗,未來若不對南灣海域的人為活動加以管控,恐將成當地生物界一大威脅。

(新聞來源:蘋果日報

小小清潔魚大大作用

圖片人們如果生病了,就要找醫師治療,那如果魚生病了,要找誰呢?答案就是魚醫生,也就是清潔魚(裂唇魚Labroides dimidiatus)。清潔魚顧名思義,就是幫忙打理和清潔魚兒們的身體,讓魚兒們可以通體舒暢、身心健康。這種魚長到最大時體長也不超過10公分,相對於其他體型龐大魚兒們,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但是卻受到許多凶狠肉食性魚類的呵護,把牠當成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夥伴。(右圖為清潔魚正在清理長吻蝶魚身上的髒東西)

清潔魚的主要工作就是清理大魚身上的寄生蟲,科學家發現清潔魚一天之內可吃掉將近上百隻魚體身上的寄生蟲,讓魚體清潔溜溜。不但如此,如果大魚牙縫之間有些堵塞物,只要把口打開,清潔魚就會一頭鑽進口腔當中,逐一清除,保持牙齒乾淨,換句話說,清潔魚還是一位道地的牙科醫生。有時牠還會請大魚把鰓蓋打開,讓牠一頭栽進去,將卡在鰓上面的小顆粒清除,讓魚類呼吸順暢。這些寄生蟲、牙縫之間的堵塞物,以及魚鰓上的小顆粒,也都是大魚回饋清潔魚的食物;而且清潔魚伺候這些魚類老大哥們時,還可以來個狐假虎威,藉著大魚龐大的身軀靠山,嚇阻其他魚類的攻擊,可說是一舉兩得。大魚與清潔魚就是互利共生的最佳典範了。

雖然清潔魚的工作看似微不足道。但是根據科學家的研究,若是將清潔魚從珊瑚礁移出之後不久,附近許多魚兒們都會因此生病,身上長滿了寄生蟲,身體骯髒不堪,結果就是紛紛離開原有棲息地,害當地的漁夫都捕不到魚,影響當地的漁業。由此可知,清潔魚雖然個子小,但牠卻扮演了維護珊瑚礁生態健康的關鍵角色。

( 新聞來源:PanSci泛科學 )

台灣漁船非法過度捕撈鮪魚

環保團體綠色和平上午召開「失控的生魚片戰爭」記者會,強調過去60年間,太平洋黑鮪魚數量減少了96.4%,其中過度捕撈與非法作業是兩大問題,綠色和平過度捕撈、非法、無報告、不受規範(IUU)的漁業行為,每5艘就有1艘來自台灣,漁業署應該打擊不法漁業,減少漁業規模,確保漁民生計。

Defend our Oceans Campaign 2006綠色和平海洋專案主任顏寧表示,台灣擁有全球最堅強的延繩釣船隊,在供應全球6成鮪魚來源的中西太平洋擁有超過1500艘延繩釣漁船,捕撈量每年17萬噸,佔了全球3分之1,每3片生魚片,就有1片來自台灣。

顏寧表示,漁業資源減少,漁船只好加長停留在海上時間,對漁民相當辛苦,也因工作環境越來越惡劣,漁工喋血事件不斷發生,過去10年已經有40名台籍船長或幹部遇害,外籍船員失蹤或遇害的情況更難以估計。漁業署應該在12月份召開的中西太平洋漁業會議(WCPFC)中支持保育方案,打擊不法漁業。

鮪魚貿易商也要負責,確保鮪魚來源一切合法。綠色和平點名全球最大鮪魚貿易商的台灣豐群水產,每年處理65萬噸魚貨,遍佈全球19個據點,要確保鮪魚來源合乎永續標準。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