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觀光不生態?–對大鵬灣國家風景區的考察

課堂名稱:環境社會學

日期:103學年度第二學期

學生:

社會學系一年級   蘇安榆 王晴 陳湘芸 顏妤庭 龔美瑄

Advertisements

東港鮪魚季 4你!

指導教授:黃書緯

學生:

王鈺潔B026090018 林念萱B026090023

朱崇興B026090007 蕭羽伶B026090004 金賢恕B026090015

一、前言

現代人十分注重飲食,常有人為了吃到某種特別的料理而特地去排隊,而若是食材新鮮的料理就更不用說了!提到「黑鮪魚」,大家最先出現的反應肯定是覺得很高級、很貴,再來一定會聯想到屏東。為什麼會聯想到屏東?無非是屏東辦的鮪魚季已經成為台灣地方觀光的一大特色,每年都會大批人潮南下前往鮪魚季感受當地的鮪魚文化,鮪魚幾乎已經成為了屏東的代名詞。但在鮪魚季正熱鬧的這幾年,生態及捕撈的問題也越來越受到各方關注,近年來世界各地持續傳出有關鮪魚濫捕、捕撈方式過當,進而引發鮪魚捕撈量大不如以往的現象。面對這樣不利的情況,屏東縣政府要如何解決?我們知道鮪魚季的舉辦為屏東縣政府帶來龐大的經濟效益,成功地促成了當地觀光業捕魚業的合作。天秤的一端為生態以及環境保育的危機,另一邊則是地方的觀光收益,究竟這兩者之間的平衡該如何取得?因此我們的問題意識為:面對環保團體及觀光壓力,屏東縣政府和東港漁會在東港鮪魚季下的困境為何及如何應對?而在環境意識及全球視野的普及下,我們希望不只能發現並討論鮪魚季所面臨的困境,更能將眼光擺到未來,討論未來的鮪魚季究竟該如何繼續運作下去。

二、研究方法及限制

本次研究採用質性訪談,透過與受訪者面對面的對談來支持整份研究報告。訪談本身沒有碰到甚麼太大的問題,整體過程流暢。而研究限制的部分,最大的問題是時間配合不易以及受訪者不好尋找。我們訪問的對象是屏東縣政府負責鮪魚季的公務人員,以及屏東東港區漁會。公務人員的上班時間大多是平日的一早到下午,假日基本上不上班,由於身為學生我們都有課在身,因此時間的配合不易取得共識。而另一方面,礙於我們前往訪談的時間並不是鮪魚季的舉辦時間,因此尋找受訪者的難度大大提高,在受訪者有限的情況下,我們能取得的資訊自然也就減少許多,無法做出更全面的研究。若以後碰到類似的主題,會建議研究者挑選鮪魚季舉辦的同時進行訪談,如此一來不只能親自參與,觀察鮪魚季是如何舉半的,也有更多的受訪者供研究者尋找,在資訊的取得上會相對容易許多。

三、文獻分析與回顧

(一)

我們看的第一篇文獻是「公私協力治理理論與應用—以屏東縣黑鮪魚文化觀光季為例」(賴貞男,民98)。屏東縣黑鮪魚觀光文化季是2001年由屏東縣長蘇嘉全與文化局長洪萬隆共同推動的,當時之所以會舉辦,是因為希望可以發展屏東縣的觀光產業,以及落實地方文化。在此觀光季中,縣政府強調的活動特色有三個:全民動員、促進國民觀光旅遊文化交流、結合美食。雖然縣府強調「全民動員」,但實際上這個活動完全是由縣政府主導,而其他像是地方單位都只是擔任承辦的角色。

對於黑鮪魚文化觀光季之影響,對漁業來說,黑鮪魚觀光季帶來了最直接的影響就是:提升了黑鮪魚的知名度;對東港在地來說,觀光季讓東港從以前的小漁村,轉變為國際知名的觀光景點,不只是台灣的觀光客,連國外的觀光客來到台灣也會想要「東港黑鮪魚季」。而觀光季帶來的效益,海鮮餐廳業者可說是最直接的受益者,因為在活動期間,遊客除了品嘗黑鮪魚之外,也會到東港鎮購買東港三寶:黑鮪魚、油魚子、櫻花蝦。

東港區漁會是活動當中的「受益者」與「執行工作」的角色。往年每一次的鮪魚季,東港漁會都會舉辦「第一鮪拍」的拍賣活動,且從2001年開始舉辦之後,第一鮪的拍賣單價都翻漲兩倍到三倍,所以漁會也算是受益者之一。而對於漁會和漁民的角度,漁會不只是扮演漁民與政府之間的橋樑,更扮演產業輔導者的角色。

(二)

東港鮪魚季連續舉辦了十來年,有許多相關研究針對其成效、利益或者待改進之處提出分析,根據阮亞純(2004)的研究,她對於鮪魚季提出了以下幾點建議:一、東港鮪魚季應設立一個與觀光結合的永久定點,讓民眾了解東港除了三寶之外,還有其他的去處。二、東港鮪魚季知名度已經夠高,不需要再每年花大筆經費舉辦此活動。三、「食」的活動太多、「文化」的活動太少,讓參與活動的人總覺得缺少什麼,可以在政府認證的商店裡增加「文化」的資訊。四、鮪魚季雖提升地方經濟,也造成有些船隻到其他國家海域盜捕,應注意其中的利弊與得失。以上建議事項都點出了鮪魚季目前面臨的問題,由尤其是第四點的部分,阮亞純早在2004年就提到越界捕魚的問題,其實鮪魚季舉辦以來這個問題就存在,菲律賓扣押台灣漁船的事件層出不窮,2013年的廣大興事件只是將這個問題顯露,重新讓社會大眾重視。

(三)

蕭丹瑋(2007)的研究提到,遊客主要到東港鮪魚季的動機是「為了品嚐當地美食或餐點而來」,遊客也認為黑鮪魚料理相當具有當地特色。再再顯示了鮪魚季已成功的利用美食吸引遊客,但是鮪魚季年年舉辦加上主打「黑鮪魚的美味」使得黑鮪魚需求量大增,黑鮪魚瀕臨絕種的問題不容忽視,相關單位又該如何解決鮪魚季面臨的問題?

四、論證分析

推論圖如下:

未命名

(一)原因

自從辦了東港鮪魚季之後,因為鮪魚季帶來了很大的觀光效益,且黑鮪魚的價值又高又好吃,所以很多遊客每年都會在固定的月份,也就是東港鮪魚季舉辦的時間,來到東港。有了東港鮪魚季,確實提升了東港的整體經濟,但實際上,鮪魚季之所以會舉辦,主要的原因並不是”提升經濟效益”這麼簡單,暗中其實還包含了政治權力。

當初2001年蘇嘉全為了選上屏東縣縣長,才推廣東港鮪魚季,只是沒想到在舉辦之後,帶來的效果不只是當選,還間接帶動東港的觀光,為東港帶來極大的經濟效益。在第一年舉辦之後,本來縣政府就不 想再辦了,但是因為東港鮪魚季的成功,大量湧入的遊客反應都極好,希望縣政府能夠再繼續辦,而且它確實也為東港帶來了好處,所以,為了廣大的民意,也為了東港的經濟成長,屏東縣政府認為繼續舉辦是可行的,且東港當地的協辦單位,像是漁會,也因為看到了東港鮪魚季所帶來的效益,所以也願意配合。

之後,東港鮪魚季一年比一年越辦越盛大,「鮪魚」逐漸變成東港的一個品牌,讓人只要提到東港就會想到鮪魚。其中,黑鮪魚是價值最高的魚類,做成生魚片更是好吃,所以屏東縣政府因此也主打吃的文化,利用黑鮪魚來打響東港鮪魚季並帶動經濟。但是,當地的漁會卻和屏東縣政府保持著不同看法,對漁會來說,他們一開始想要繼續辦鮪魚季,是希望可以把漁船的文化推廣出去,因為那些鮪魚或是黑鮪魚,都是靠漁夫辛辛苦苦出海補來的,但是遊客在吃這些魚的時候會想到這背後的辛苦嗎?且黑鮪魚的數量在全世界也是逐漸減少當中,動保團體也一直在向縣政府抗議,希望可以停辦,這些問題屏東縣政府該如何面對呢?或是會有什麼轉型?

(二)衝突

未命名

隨著東港鮪魚季的規模逐漸擴大,遊客數量隨著知名度越來越多,但也衍生出黑鮪魚數量瀕臨絕種的問題,這不單單是東港的問題,也牽涉到許多外在因素(例如:各國對黑鮪魚的需求也逐年上升),為了因應黑鮪魚數量不足的情形,東港鮪魚季勢必需要藉由轉型或其他方法來達到永續發展的目的,避免黑鮪魚瀕臨絕種。然而,鮪魚季的轉型並不容易,因其牽涉到多方不同的看法及利益,主辦單位、協辦單位及民間遲遲無法達成共識,以致於雖然東港黑鮪魚季每年

照常舉辦,但是究竟該如何在各方意見之中取平衡,仍存在很大的討論空間。

主辦單位(屏東縣政府)一直是鮪魚季的既得利益者,鮪魚季帶來的週邊效應為屏東縣政府帶來大量的財源,鮪魚季之所以能夠一年接著一年舉辦,屏東縣政府背後的支持是不可忽視的。屏東縣長曹啟鴻在任內曾因環保團體的施壓,有將鮪魚季停辦的念頭,但基於鮪魚季已行之有年,且它是由先前的執政者所策劃的活動,曹啟鴻認為並不能說停就停,再說,鮪魚季已經成為東港在地的一種「文化」,姑且不論是縣政府所主張的「吃的文化」,還是東港漁會所主張的「漁業文化」,鮪魚季呈現給遊客的意象已是東港在地、無可取代的。屏東縣政府認為若將鮪魚季停辦,多年來好不容易為東港帶來的人潮、錢潮都將逐漸流失,實為可惜一事。

東港漁會方面認為,鮪魚季的存在是可有可無的,漁會扮演協辦東港鮪魚季的角色,其認為主導權都在縣政府,漁民其實屬被動的一方,就算沒有舉辦鮪魚季,漁民的收入並不會因此少到無法持家,故漁會較偏向先停辦幾年,待生態恢復成以往那樣,再來舉辦鮪魚季也不遲。就算要續辦,漁會認為屏東縣政府應該扮演把關的角色,將配額下修並且輔導鮪魚季轉型,其轉型方式也不應是拿另一物種開刀。

前陣子的廣大興事件也對鮪魚季的續辦的問題造成很大的影響,原本就反對鮪魚季的環保團體也藉機向政府施壓,因第一鮪總能賣到很好的價錢,許多漁船不惜生命安全越界捕魚,廣大興事件除了造成人漁民傷亡,也使兩國的關係緊張,故屏東縣政府也於廣大興事件後,決定隔年停辦第一尾黑鮪拍賣。廣大興事件雖然只是臨門一腳,但也讓屏東縣政府重新思考鮪魚季所衍生出的問題,加以思考轉型方案。

(三)轉型

東港鮪魚季從2001年舉辦至今,中間過程得到許多不同的回應:為因應民眾對於黑鮪魚的需求而被大量捕撈,黑鮪生態面臨重大的危機,而環保團體持續對於此活動發出停辦的要求,面對如此情況,東港鮪魚季勢必得進行轉型,為解決目前急迫的黑鮪魚生態問題。

而對於轉型的態度,主辦的屏東縣政府以及協辦的漁會和當地漁民抱持不同的看法。

「我們從前兩年開始就是設計了櫻花蝦妹妹,阿因為行銷的關係啦!雖然還是叫東港鮪魚季,可是我們的副標就加入了櫻花蝦…。」(屏東縣政府)

 

屏東縣政府面對黑鮪魚減少的現況,他們決定漸漸將文化季的主角轉換到也為東港三寶之一的櫻花蝦身上,首先由日本在東京灣中發現,因此以代表日本國花的櫻花命名,擁有很高的經濟價值,但後來在台灣東港也發現櫻花蝦的蹤跡,而後將櫻花蝦納入東港三寶之一,而近兩年來屏東縣政府為解決黑鮪數不足的困境,將文化季的重心轉放到東港三寶之一,認為櫻花蝦也具有相當的東港代表性,最重要的是櫻花蝦數量大且穩定,有許多學者或民眾都認為這是成功的一個轉型且對未來樂觀其成。

「我們現在還會在活動期間舉辦淨灘或舉辦一些介紹漁民文化的活動,讓大家不要一直聚焦在吃上面…。」(東港縣政府)

 

政府除了倡導食材的轉型,他們也希望整個活動模式不只繼續聚焦在美食上,而多著眼於東港當地的文化,舉辦小型魚貨拍賣會使民眾得以瞭解漁業文化以及加入環保意識的淨灘活動或海洋徵文等,另外希望帶動整個東港附近區域的觀光,也有跟例如大鵬灣風景區等周邊業者合作,憑藉東港黑鮪季手冊即可享有優惠的類似相關行銷手法,教育民眾參與東港鮪魚季不再只是尋找美食,更可和文化和環境有所連結。

雖然政府抱持著許多正面的態度面對東港黑鮪魚季的續辦,但東港漁會卻持相反意見。

「我覺得…都已經搞死了一個黑鮪魚,就不要再搞死一個櫻花蝦了。」(東港漁會主辦人)

面對真正在海洋第一線的東港漁會認為,雖然現在看起來以櫻花蝦為主角似乎還沒有產生問題,但眼睜睜看著黑鮪魚的產量逐年削減的漁會認為為不使櫻花蝦也落入黑鮪魚的慘境裡,其實最根本的解決之道是政府應該停辦東港黑鮪魚季,這樣才不會有另外的物種成為犧牲品。

我們認為東港鮪魚季如何轉型以及其轉型結果,最終還需面臨更長時間的考驗,以現階段來看,或許櫻花蝦是個不錯的選擇,但沒有人敢肯定櫻花蝦會不會成為下一個黑鮪魚,政府該努力的不只是尋找一個擁有話題性的物產或為追求經濟價值提高捕獲量,最重要的應該是教育民眾擁有更多的環保意識和文化意識,使得環保的政策、海洋生物的保育和漁村文化能在活動中順利融合,提高活動的涵養、趣味性和永續性。

五、結論

由於過去的屏東縣從來沒有連任過的縣長,而第一屆的東港鮪魚季就在為了尋求連任的時空背景下舉辦了,令人始料未及的是,這一舉辦就持續了十四年,鮪魚季對東港所帶來的效益是顯而易見的,從每年前來東港朝聖的人潮便可得知,然而我們可以發現到,縣政府舉辦鮪魚季的心態無非是龐大商機,對於東港在地的漁船、漁民文化,甚至是生態相對來說是較為不關心的,而漁會與縣政府最主要的衝突點也在這,因為漁會認為東港的價值並不僅僅只有「吃」的文化,且更希望遊客能夠體會到海洋資源對於人類的重要性。在光鮮亮麗的包裝下,我們發現到事實上屏東縣政府舉辦鮪魚季的意願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高,而其中我們認為是被政治慣例以及觀光客的意願給推著走。

東港鮪魚季所牽扯到的包括了人與海、人與魚、甚至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與衝突,各國之間的海域爭議不斷地在發生,是什麼造成台灣漁民鋌而走險,也要捕撈到品質最好的黑鮪魚呢?從每年的價格高居不下就可一窺究竟,而黑鮪魚價格高居不下,是否也代表著海洋資源已正面臨枯竭了呢?漁獲量的減少與環保團體的施壓也成為東港鮪魚季日後是否會繼續舉辦的重要因素,從漁民及漁會的想法來看,目前停辦讓海洋資源獲得喘息似乎是比較可行的方法,但縣政府又礙於執政的慣例,無法輕易地停辦這個改變東港的大活動,此時政府的立場就顯得相當尷尬,一方面要面對環保團體的抗爭,一方面也必須應付觀光遊客的期盼,只能漸漸地縮小規模,嘗試以別種型態來轉型,試圖在保留傳統東港三寶下,增添新的元素。

如同漁會所說的,我們已經殘害了一個黑鮪魚了,還有幾種生物能夠經得起人類如此濫捕濫撈?東港鮪魚季所營造出來的,無非是一個象徵,將黑鮪魚的價值及名牌效應給哄抬到最高,東港鮪魚季發展至今,已經成為了臺灣地方風俗文化的重要一環,但我們除了享受美食外,更應該做的是了解漁船上的文化,漁民是如何捕魚的,以及認知海洋資源的現況。目前人類最缺乏的,就是學會怎麼與大自然共存,若一味地滿足自己的私慾,不惜去傷害不可回復的資源,那麼就會發生如同牧場理論下的悲劇,在缺乏控管的情況下,人類失去了海洋資源,最大的原因在於,我們將海洋當成了自己的資產,每個人,每艘漁船都盡全力在捕撈,而觀光客所關心的,只是品質的好壞,因為我們從來不會去想像,假如有一天,我們的生活缺少了魚,會怎樣?

六、參考書目

賴貞男,(2009),《公私協力治理理論與應用—以屏東縣黑鮪魚文化觀光季為例》

蕭丹瑋, (2007),《遊客參與飲食觀光之類型與行為之研究:以屏東黑鮪魚文化觀光季為例》

阮亞純, (2004),《以節慶活動振興地方產業之研究—以屏東縣黑鮪魚文化觀光季為例》

蒐集核三電廠入水口的生態豐富度

課程名稱:海洋與海岸管理

日期:102學年第一學期

主題:蒐集核三電廠入水口的生態豐富度

地點:屏東南灣核電三廠(出水口與入水口)

出水口的生態破壞

第三核能發電廠(簡稱核三廠)是位於台灣屏東縣恆春鎮的一座核能發電廠,由台灣電力公司經營,為唯一座落於南台灣的核能發電廠。民航局劃定本廠周邊2海浬為限航區,晝夜連續限航。其建廠於1978年,乃中華民國政府推動的十二大建設之一。反應爐型式為輕水壓水式反應爐,是台灣唯一使用此型式反應爐的發電廠。由於整個廠區毗鄰南灣,也成為墾丁國家公園內的顯著地標之一。

核能雖然是發電效率最高的一種發電方式,但是沒有十全十美的事,有利必有弊,一個能夠造就人類極大福利的核電廠,對人類、環境、生態和生物都是會有影響的。這次就讓我們好好地探究,究竟台灣的第三核能發電廠(簡稱核三廠),對於當地的生態環境有著哪些的影響呢?我們將由核電廠抽取海水降溫爐心方面作探討。由於核三廠位於好山好水的屏東南灣,南灣海邊的珊瑚是為台灣南部一大生物、觀光與學術研究之資源,每年來為此地帶來豐富的遊客與經濟收入,也有許多學術研究在此進行,隨著核三廠的建立,排出熱廢水,造成珊瑚白化……等對於生態環境的影響,是不容忽視的!

民國103年1月19號,我們展開了這趟訪問之旅,計畫前往屏東南灣的核三廠看進出水口的生態,希望透過觀察與儀器探測的方式去了解水下生態豐富度,觀看出水口與入水口海底下海床珊瑚分布狀況,藉此來比較出水口與入水口的珊瑚分布狀況與水下生態豐富度,或許能從中探究出些端倪。

由於當地海象不佳,我們無法以高貴儀器做探測,於是我們使用人體試驗,我們親自到排放廢水出水口的地方,以手感知排放廢水的溫度,雖然不是以精準儀器測得,也沒有精準的數字顯示溫度數據,但我們以人的觀點來探討,當人類(恆溫動物)都已經覺得排出的海水對於一般海水溫度較高,那可想而知對於魚類(變溫動物)或其他生物,對於感受到的溫度變化一定比人類感知的要大!可想像其影響力!

希望大家能夠透過這部影片,更認識核三廠也更了解核三廠所帶來的有缺點,正所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人類該如何在能源與生態環境上做抉擇呢?這是個絕對不容忽視的問題!

四重溪中下游環境影響變化

課程名稱:海洋與海岸管理

日期:102學年第一學期

主題:四重溪中下游環境影響變化

地點:屏東四重溪

四重溪中下游環境影響變化

本片旨在探討屏東縣牡丹鄉的四重溪受到人為或自然因素的影響後的變化,四重溪的出海口由於有經過人工海岸的改造,經過這種的建設過後,會造成此處形成沒口河,而且人工海岸的設置,也會改變這邊的浪的侵蝕跟堆積,還會改變此處的海岸景觀,海流也會因此改變。

並且進一步探討上游興建的牡丹水庫對四重溪的影響,接受採訪的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韓僑權教授則認為,建設水庫本來就會對河流造成影響,而對四重溪的影響莫過於可能會提早造成沒口河的形成,但韓教授認為最主要的原因可能還是氣候所造成的,大氣溫度以及雨量……等因素,都是造成四重溪改變的原因,而且近年來這些因素影響的速度逐漸的變快,生態無法適應。

牡丹水庫對四重溪中的洄游性生物也有影響,興建水庫後,水庫成為了一道攔阻,洄游的地方只要是比水庫更上游的生物,幾乎在興建水庫後都消失了;而四重溪下游的沒口河也一樣會對洄游性生物也有影響,所以整條四重溪內的洄游性生物幾乎很難生存於此,更還有些洄游性生物減少的原因是因為人為的捕捉。

而我們提出為何不用生態工程的方式解決沒口河的問題,韓教授則表示:如果使用生態工程的方式去清理,不但成本很高,而且需要非常多的時間,若速度不敵自然產生的速度,即為白費功夫。而且說不定當這邊已經處理完了,反而又造成另外一邊的改變,因為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浪的影響,所以該怎麼做,還需要在更進一步的審慎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