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漁業資源管理實務]104/05/27課堂記錄

授課老師:張水鍇

授課日期:5/27

內容簡介:

國際組織管理-WCPFC為例

演講人:傅家驥

  1. WCPFC衝突:沿海區域歸屬權,理論上WCPFC沒有區分公海和EEZ,但沿海國希望保住自己的權利,希望組織只管理公海,埋下了日後觀察員、VDS等等問題。
  2. WCPFC委員會之決定分為: 決議(Resolution)、決定 (Decision)、養護與管理措施 (Conservation and Management Measure),具拘束力的養護與管理措施通過後,有些國家(如美國)係由國內立法通過委員會通過的養護管理措施,有些國家(如我國)則以制訂國內規定以執行。
  3. 觀察員計畫養護與管理措施:

3.1.  Logbook、VMS強化、電子ROP、輔助ROP電子監控,來加速資料傳送,因為需要監督船隻有沒有違反規定,是需要時效性的。另外像是圍網船必須100%配置觀察員,有些船隻好幾年不進港,且船隻有大有小,若能配置電子觀察員(像是以攝影機紀錄等等)

3.2.  觀察員目的是蒐集科學資料(WCPFC中以科學觀察員為主),對島國來說,ROP是他們監控船隻的重要職位,也是一個工作機會,但對船東來說,必須要額外的花費,且須保護ROP的安全,更要少一個船位。

3.3. 委員會區域性觀察員計畫應適用於下列依委員會2009-01養護管理措施授權於公約區域捕魚之漁船類別: (i) 僅在公約區域內公海作業的漁船,及

(ii) 在公海及在一個或多個沿海國管轄水域內作業的漁船,以及在兩個或多個沿海國專屬經濟海域內作業的漁船。

3.4.  當一漁船在同一航次內同時在其船旗國管轄海域及鄰近公海作業,該船在其船旗國管轄海域內時,依區域性觀察員計畫所派駐的觀察員未獲得船旗國之同意不應行使任何職責。例如台灣的船隻在台灣水域抓,抓到公海再回來,必須指派觀察員,此時船隻在台灣EEZ時,觀察員不能行使任務。這點在執行是遇到很多困難,因為在訓練觀察員時並無告知這樣規定,大部分觀察員依然繼續任務。

3.5.  觀察員一天薪水大概150美金,船隻出行收穫則是好幾億美金,只要給觀察員一點點的賄賂,就能違反規定,這是現在很嚴重的問題。

3.6.  區域觀察員計畫的爭議,預防觀察員飲酒不當機制(在海上很無聊,喝酒之後的問題很難處理)、觀察員識別卡最低資訊準則(觀察員因為來自各國,所以很難判別到底是不是通過訓練的觀察員,透過識別卡,至少能給觀察員一種榮譽感,對於漁船來說也是一種保障)、轉載通報準則(到底船隻是不是運搬船,進入WCPFC海域時必須要通報要不要運搬,要不要配置觀察員)

3.7.  CMM的詮釋問題:2008年以前資料提交問題、觀察員vs船長權利與義務(不受干擾、遵守船上規定等等)、5%ROP longline涵蓋率的定義和計算方式(一條船一個派一個ROP就算一個,但真正有在運作的船隻有紀錄價值)、觀察員來源取得的爭議(the Hybrid model:台灣配置的觀察員可以是任何國籍的,就是不能為台灣ROP,第一點為公正問題,再者沿海國需要工作機會)

3.8.  為甚麼不統一訓練觀察員?觀察員制度有些國家已經做了很久了,對島國來說,自己的國民不可能勝過已開發國家的ROP訓練,永遠當不了觀察員,所以島國堅持分區觀察員的制度。

 

[國際漁業資源管理實務]104/05/20課堂記錄

授課老師:張水鍇

授課日期:104/05/20

內容簡介:

國際漁業合作

演講人:陳柱龍

一開始陳董事長介紹了Infofish這本雜誌的重要性,它不只是一本雜誌,更是在全世界鮪魚業佔了一席之地,影響了造船、鮪魚業經營者、漁具製造商、和魚貨加工製造商等,所以每年開的鮪魚年會都是非常重要的大事。雖然在協商的過程會有各方面的聲音,但大家公平且合理地將漁業資源達到永續並不破壞大自然平衡的前提下,就是所謂的國際漁業合作。

目前鮪魚業漁船可分為鮪延繩釣和圍網漁船,台灣從民國五十年開始建造大型鮪延繩釣漁船,到現在的大型鮪延繩釣漁船大約有三百一十一艘,從印度洋作業區一直拓展到其他洋區,主要的漁獲是長鰭鮪以製作罐頭用。十年後出現了超低溫鮪延繩釣漁船,到了民國八十年代達到巔峰,主要的漁獲是黃鰭鮪和大目鮪以運送至日本作為生魚片用。使用的主要漁具有:電浮標、浮標繩、幹繩、支繩等。魷釣業則興起於民國六十年代,由部分的鮪延繩釣漁船改裝成魷釣漁船,發展至此船數大約為一百零五艘,主要的作業漁場為西南大西洋與福克蘭水域,秋刀魚業則由魷釣業兼營,主要的作業漁場為北太平洋與俄羅斯水域,直至去年台灣的秋刀魚年產量首次超越日本成為全世界之冠。

台灣的大型鰹鮪圍網漁業是採用最新的造船技術、全部機械化的高效率漁船,目前的船隻數目為三十五艘,主要的作業區域為中西太平洋,主要的漁獲為正鰹、黃鰭鮪、大目鮪等主要作為罐頭原料。漁業合作以付費入漁為主,但有部分國家漁法法令規定水產資源只能供給本國使用,則入漁的規則就相對較為繁複,另外還有聯合投資的方式,但這種方式的風險較大,少數例子為過去魷釣業者和阿根廷的聯合投資。

此外,以合作對象來區分可以分為政府對政府、民間團體對政府、民間團體對民間團體:

1.政府對政府

這是最正式且具官方層面的合作方式,由我國政府與魚源國政府簽訂漁業合作協定,並由我國業者依協定規定向對方政府申請捕魚執照後赴其經濟海域或漁業養護區作業。

2.民間團體對政府,又可細分為二類:

(1)我國民間漁業團體與魚源國政府簽訂入漁協定。

(2)我國民間私人公司與魚源國政府簽訂入漁協定,並由該私人公司代漁船向該政府申請作業許可,如目前延繩釣漁船與吉里巴斯等國家之漁業合作即屬此類型。

3.民間團體對民間團體,又可細分為三類:

(1)我國政府授權之民間團體,與魚源國之民間公司合作所成立之當地合作公司,再由該公司向其政府申請作業許可證。高雄市漁輪公會以往與澳洲之漁業合作即採此方式進行。

(2)雙方政府各自授權之民間團體或公司,簽訂合作契約。如民國 79 年以前我國與印尼之漁業合作,即由雙方政府指定之高雄市漁輪公會與印尼之 YMTK 公司進行合作。

(3)由漁源國當地私人公司向該國政府申請一定數量之漁業執照後,遵循該國法令向外招商,再由我國業者向當地私人公司購買作業權利,並由該私人公司代漁船向該政府申請執照。目前與帛琉等國家之漁業合作即屬此類型。

學生提問:

1.對於今年魚價下跌而vessel day的上漲,對於現在鮪魚業有什麼衝擊?

這個問題點出了現今鮪魚業最重要的問題,前面十年鮪魚業vessel day從兩千元到現在的一萬多元,像吉里巴斯因為其水產資源特別豐富,我們不得不去那裡捕魚,就因此它的vessel day水漲船高,而從去年開始我國的圍網船業下跌,正鰹大約下跌了一半。而魚價之所以會下跌,因為之前圍網漁業的榮景,大家不斷地造船,而現今魚市也趨近被一間公司獨佔。對現在的圍網漁業衝擊即是作業成本過高、vessel day上漲,還好最近的油價有稍稍下跌,所以基本上怎麼捕怎麼虧損,但可望在現在跌到谷底的價錢還有機會回升。

[國際漁業資源管理實務]104/05/13課堂記錄

授課老師:張水鍇

授課日期:104/05/13

內容簡介:

綠色和平全球海洋行動

演講人:顏寧

本次課程邀請到GreenPeace台灣辦公室負責“海洋與漁業”專案的顏寧主任,在演講的起頭先向大家介紹綠色和平整個組織的成立緣由以及整個組織的核心價值,以整個組織來說,綠色和平目前已經成立四十年以上了,而一開始開啟一切的問題是美國政府欲在安奇卡島(Amchitka)上展開核子試爆,而他們一群行動份子便二話不說直接前往阻止,不過這對政府效果果不其然很低,事實上他們並無法阻止美國政府的行為,但以長遠來看,這個行動卻也帶來了廣大的公共論辯進而進入美國政府所關注的議程,最後在隔年政府竟也放棄在安奇卡島進行核爆試驗。因此,在這樣的成功下,綠色和平也就有了動力持續經營下去。而在組織的核心價值上他們有以下幾點:強調透過和平與非暴力的方式,見證環境被破壞的危機;處理跨國性議題;確保獨立,拒絕接受任何政治或商業的經濟支援(獨立性);推廣公開及具建設性地討論社會環境議題,並尋求解決方式(解決方案)。

再來,主任介紹了他們全球各辦公室共同處理的議題,大致上有守護海洋、汙染防治、食品安全與農業、守護森林、非暴力直接行動、氣候變遷與能源,而分布在各地區的各辦公室都會有屬於自己的專攻專案,像是歐洲是有關歐洲共同漁業政策與家計型漁業;澳洲有大堡礁議題,而台灣則有海洋與漁業、污染防治、再生能源。另外,工作人員的工作範疇及配置也一併的介紹了,以工作範疇而言主要是調查、紀錄、揭露、行動、遊說,而人員配置則主要分成議題發現、媒體公關、募款以及研究。最後,也簡單跟大家陳述台灣的海洋與漁業專案為何會選擇鮪魚,主要即是因為鮪魚具全球性議題的能量(高度經濟魚種、高度洄游魚種)同時也具備地區性特色議題的條件。

前述的基本背景介紹後則進到談論鮪漁業的整體結構與問題,首先要先確立利益關係人有哪些,根據主任所提至少有漁業資源地協定或聯盟(PNA、FFA、TVM等)、遠洋漁業強權(中日韓台)、區域漁業組織(WCPFC、IATTC、CCSBT…)、非政府組織(Greenpeace、WWF、Pew),而這些利害關係人之間的角力形成了我們的國際漁業管理規定。

接著主任跟我們介紹了鮪魚漁業的生產鏈,整個生產鏈分為四個部分,從上游的捕撈生產、加工與貿易、市場還有消費者,而整個產業鏈對組織來說是很重要的,畢竟這些漁獲是需要倚賴著市場進行運作的,因此如何影響產業鏈也是相當重要的,尤其對NGO來說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如何行動,如果沒有先對產業進行了解再去想好的辦法影響整個產業結構那他們的終極目標,也就是對環境議題的關懷也無法被達成。於是講者提到了他們所選定的兩種行動,一個是在太平洋以及印度洋巡航巡視是否有漁船偷偷在禁止投擲集魚器的月分使用集魚器進行捕撈,另一個則是定期對市場上的各大鮪魚罐頭品牌進行檢驗調查並公布排名,檢視罐頭的內容物是否有混獲的狀況或是有辦法進行資訊溯源的動作(產銷履歷),混獲為此類提供作為罐頭食品的鮪魚的圍網船最容易發生的問題,根據主任所提到的資訊指出船隻混獲的比例為圍網77%、延繩釣則為9%。額外,主任也再提供我們一些數據以了解台灣在鮪漁業上的地位,像是以船隊數量來看與另一大漁業強國日本是不相上下的;而捕撈實力在黃鰭鮪則占了全球市場6%、長鰭鮪則占了16%而大目鮪則更高居全球第二位。

而最後則是跟大家分享Greenpeace在台灣這四五年的嘗試,向最初主要以深度報導再加上人性視角的敘事口吻作為主要的推廣方式,企圖藉由貼近我們內心的口吻使組織親民化,而在接下來的一兩年則改變為從海鮮/食的角度切入,試圖讓大家開始去注意生活中上演的環境浩劫與資源浪費,不過這些方式始終與大家拉出了距離並沒有辦法讓大家更願意去碰觸這些問題,因此在去年及今年試圖在食的議題中加入包裝,換句話說就是加入一些幽默的情節也因此像是這次的主題就是良心壽司(訴求為:改善瀕危魚種的危機、養殖方法、違法漁法及血汗漁工)獲得了比較廣大的迴響,而主任也告訴我們最近一次對台灣九家連鎖壽司餐飲業者的永續度評比,九家是全部不合格的但已有如順億等一兩家業者願意進行改善。

學生提問:

  1. 您是否選擇性選擇保育專題執行?

答:當然,我們當然以現階段能執行的專案為優先考慮。

  1. 若您的親人從事漁業,是否會動搖您的決心?

答:不確定,不回答假設性問題。

  1. 您的資料來源?如何確定資料真實性?關於漁業署對您發出的公開新聞稿指出資料不實的部分您如何回應?

答:彙整自公開的論文期刊,多少有疏漏,缺失,仍會再次檢視與修正

  1. 對於減船,您的看法?

答:現行的減船管理應該著眼於下降捕撈能力,而非讓噸數累積換新船,這樣還是無法解決漁撈能力過剩的問題。

  1. 對於歐盟以市場國打壓IUU漁獲,您的看法?

答:歐盟對外以市場國身分抵制IUU,對自己犯錯卻縱容,是一個待解決的問題,但目前仍無法解決。

[國際漁業資源管理實務]104/04/29課堂記錄

授課教師:張水鍇  老師

授課日期:104/04/29

內容簡介:

RAFFIC 的興起與運作-過奢與過漁

演講者:吳郁琪

TRAFFIC 野生物貿易研究委員會成立於1976 年,創立宗旨為協助瀕臨絕種

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簡稱華盛頓公約,CITES)的施行,並與當地政府合

作處理野生動植物貿易之相關事宜。CITES 公約為全球唯一規範野生動植物貿易的國際公約,旨在管制野生物的國際貿易,防止這些物種因過度交易而滅絕。另外為避免有心人士利用非締約國進行非法交易,即便是非締約國也需在貿易過程中具備CITES 核發的許可或證明書。野生物國際貿易提供人類許多重要需求,如食物與藥材等,支持著地方與國家經濟,TRAFFIC 希望此貿易是建立在物種永續且不會破壞生態系的基礎下進行。

野生物的貿易種類非常多樣,從食物、衣料、藥材與飾品等,但非法與IUU

漁產品貿易一直存在,CITES 公約的嚴格規範須搭配實質的執法才能維持野生物貿易的合法性與打擊非法貿易,因此各國都應針對自身的貿易行為制定嚴格懲處,並針對稽查人員加強物種與貨品的辨識能力全球的奢華消費市場為西歐,但成長率最快的為中國,這當中還包含香港與臺灣,所謂的奢華消費為消費者偏好於高經濟價值的產品或食品,例如鰻魚、鮪魚與紅珊瑚製成的藝術品等。當需求量大增,相關業者如漁民、加工業者與貿易商等的捕撈量就會相對增加,如無實施管制,這些高經濟價值物種就會逐漸減少甚至消失。

相較於陸上野生物貿易,海洋漁業貿易在管制上的困難度較高,因為轉載過

程繁複加上IUU(非法、未受規範、未報告)行為,難以追溯漁產品的來源。歐盟為打擊IUU 行為,要求所有進口漁獲都需附漁獲證明書,且禁止涉及非法捕魚的國家和船隻之漁獲進口至歐盟,強化所有漁產品的可追蹤性,只要違反即封殺該國;歐盟對進口魚類需求量高,因此這項政策對於那些企圖以IUU 行為將漁獲輸入至歐盟的國家損失之大。臺灣身為漁業捕撈大國一也必須負起責任,從

1989 年開始削減船隊規模與數量以減少努力量、採取監測、控制和監視(MCS)等措施來達到永續漁業管理。

負責任的海洋資源管理分為三大部分:分別為負責任的漁撈管理、負責任的

貿易以及負責任的消費。在實施管理措施前,必須強化現有漁撈資料(包括數量、物種、漁撈努力量等)與漁產品貿易資料,並評估目前及未來的漁業資源保育對於漁撈物種的影響。當掌握數據後即可制定投入量與努力量、目標與非目標漁撈魚種與大小等限制,接著要求所有船隻須監測捕撈狀況。貿易部分須記錄整個生產銷售鍊(捕撈到加工最後至消費者手中)以及賦與永續漁產品的證明。不僅是由政府與業者間相互配合,消費者也需具備正確的消費知識與觀念,主動選擇購買來自永續漁獲的產品,並協同政府監督業者所提供之漁產品來源,當一個負責任且明智的消費者。

未命名 未命名 未命名

[國際漁業資源管理實務][漁業生態與管理]104/04/15.16課堂記錄

授課教師:張水鍇  老師

授課日期:104/04/15.16

內容簡介:

此次的參訪內容主要可分為四大部分:一是對鮪類的生態介紹;二是台灣的鮪漁業文化;三為鮪漁業的實際操作;四則是鮪魚與我們的生活知識。以下便是我們對這四大部分之內容摘要。

一、鮪類生態介紹:

進到展覽館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我們一般所熟知,也容易辨認的黃鰭鮪之魚體樣本懸吊在空中,開始進入了鮪類的生態介紹。其中包含了辨別重要水產資源的五大鮪類:先是鮪類體型中較小,卻具有一般鮪魚兩倍長之胸鰭特徵的長鰭鮪,其長度可達第二背鰭基部,也因為其肉質白皙,通常被我們做成「海底雞」罐頭食用;再來是大目鮪,顧名思義是其大眼睛便是為人所熟知且易辨別的特徵;接著是同樣具有明顯特徵,在第二背鰭及臀鰭均呈現出黃色的黃鰭鮪,亦是台灣四周近海最多的鮪類魚種;最後則是南方黑鮪以及北方黑鮪,也就是台灣常聽到的TORO,主要是因為其分布的位置不同而得南、北兩種不同名字。

另外,講者亦特別提到:鮪魚為溫血魚類,其體溫總要比周圍水溫高,是因為血合肉組織比較發達且血管配置形式特殊所造成的,能夠將大量的熱保留於體內,增高體溫,使其肌肉的代謝進行的更快更有效率。因此,當鮪魚一被抓上岸時,為避免其因為掙扎而出現血液淤積、發黑,或是讓肉質酸化、變硬等狀況出現,故一抓上岸後便必須立即進行去尾處理。

二、台灣的鮪漁業文化

在這個展區裡,主要是介紹的是台灣鮪漁業的發展。目前台灣最大的遠洋漁業發展便是集中於高雄,只有少數於基隆。起初鮪魚只是漁民近海漁撈作業之混獲,一直到日據時期,因應日本市場需求,台灣才真正開始引進鮪漁業,從古老的漁場圖中便可以看到早期漁民努力的足跡。光復後,政府意識到鮪漁業的遠景,便持續推展遠洋鮪漁業的發展,在短短的時間內,就已經成為世界最重要的生產國之一,因此也成立了鮪漁業公會,來處理日益發展的遠洋鮪漁業,同樣也促成了台灣修、造船業、漁網具、冷凍加工等產業的發展。也由於往返於三大洋的作業漁船愈來愈多,為增強漁船作業效能,也開始建立國外漁業基地,作為漁船補給、轉運漁獲使用,但隨著科技的進步及海上的船運便利,目前遠洋漁船通常為了例行檢查,一年才會進港一次。

因應遠洋漁業的發展以及台灣的遠洋漁業實力,使得國際上也不得不重視台灣的發展與管理,因此在各個漁業國際組織的參與狀況亦是台灣鮪漁業文化的重要一環。除了介紹各洋區的漁業組織:大西洋鮪類保育委員會(ICCAT)、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CPFC)、南方黑鮪保育委員會(CCSBT)、美洲熱帶鮪類委員會(IATTC),以及印度洋鮪類委員會(IOTC),同時也說明台灣目前的參與狀況和身分。

三、鮪漁業的實際操作

在此區主要是介紹兩大漁法:鮪延繩釣以及圍網漁法。其中除了介紹上述兩種漁法的作業程序,亦講解了其原理,同時也看到了科技取代人力的各種漁具發明,使得漁民能夠在最輕鬆的方法下,擁有最佳的獲利。

此外,隨著保育的意識抬頭,在進行漁撈的過程中的By-Catch以海鳥及海龜最為常見,對其的處理也逐漸受到重視且有一定的規範及方法。

四、鮪魚與我們的生活知識

遠洋漁獲從捕撈上岸到最後進到消費者口中,通常最短至少須經過一年時間,因此如何保存以及嚴密的超低溫冷凍過程相當受到重視,這也是一般消費者較不會了解到的漁獲品質管控過程。

 

[國際漁業資源管理實務]104/05/06課堂記錄

授課教師:張水鍇  老師

授課日期:104/05/06

內容簡介:

我國鮪魚產業-產業群聚與隱形冠軍

演講人:Alice

本次課程邀請到漁業公司副總Alice,在一開始的時候副總先向大家介紹了她自己另類的職涯背景—從會計系畢業但並未選擇去金融公司卻選擇進入遠洋漁船公司,給了大家一個不同的出社會指南,接著副總開始提到了在業界中所面對過的經歷以及一些有趣的內幕,例如台灣遠洋漁業財力之大,甚至擁有自己的碼頭,整個大西洋的延繩釣業也由臺灣公司控制,又或者是在每次呈報資料的數據上,一方面自己公司有稍加修正,另一方面當將數據呈報給船旗國時,船旗國的不加查證,以顯示船旗國在漁業管理上的鬆散。

接著在演講中提到了高雄遠洋漁業的群聚性—同時也是緊扣主題的一個概念,高雄前鎮漁港以港口為中心,四周圍繞著漁業大樓及各類漁業相關產業群落(從漁網、製冰、造船等)。在這樣的群聚效應下,最大的優點就是讓產業鏈產生幾個優勢,例如:分享彼此的產出為中間投入(Sharing Intermediate Inputs)(可以用別人的初級產出做加工)、共享勞動力(Sharing a Labor Pool)以及勞工匹配(labor matching)(可以在多艘漁船上轉換支援不夠的勞動力),以前鎮最重要的是知識溢出(Kowledge Spillovers),來自產業的消息以及資訊,會很快地在所有的公司裡擴散,也因此各公司作為上能較快地進行調整。然而,副總卻也提到知識溢出缺少了原理論所提到會獲得的效益—創新,因為根據Rosenthal & Strange(2001)的研究顯示較具創新力的產業通常都是會群聚的 ,但現實是整體產業上缺乏創新的能量,因此在臺灣漁業相對而言是一個較為保守的環境。

接續一開始提到的在地整體環境,講者談到整個國際漁業體系對於鮪魚產業的影響。首先是國際魚價的不穩定,從最高時期的兩千美元/一公斤跌至大約七百美元/一公斤上下,接著是國際漁業體系的改變,對於在產業鏈中的工作人員有很大的影響(尤其是對船隊幹部),人員必須要能夠在各個不同角度處理事情的適確性,講者提到許多船東在四十歲之後面臨減船、漁業公司倒閉而需要轉換新東家或轉為管理職或行政職時,往往無法快速地適應新環境或轉職經常遭受到重重障礙,再加上在這個時期這些人員可能早已成家了,因此多方壓力接踵而來,就講者自身經驗而言,也遇到相當多需要諮商的對象。在產業的過程中,這段內容可說非常重要,這也是在整個漁業公司經營上缺席的一塊;回到漁業本身,在培力這個環節上或許一直是這個產業的弱點。

接著內容介紹工作範圍、船隻介紹以及漁體保存方式。相對於延繩釣漁船在全球各個洋區都能發現蹤跡,圍網漁船主要以中西太平洋為漁場。圍網船的船舶噸數平均來說是三百噸,目前船體多以玻璃纖維為船舶材料。最後則是談到保存漁貨的三種方式:超低溫冷凍、水冰冷藏以及一氧化碳處理。附帶一提,一氧化碳處理的漁獲物以及產品,衍生出了額外的健康問題,所以除了美國,其餘國家原則上已禁止使用一氧化碳令漁獲物回春。

在台灣的公司決策者的一些真實情況,講者提到了自身公司之前經營的狀況以描述台灣的龐大遠洋漁業。以講者的公司為例,至少掌握了日本五家公司、韓國十四艘超低溫漁船,幾乎壟斷了所有配額,以及數個加勒比海國家也都掌握了一定數量的船隻,因此台灣在國際漁業管理上真的是不能忽略。

話鋒在這邊出現轉變,講者道出了決策者當前面臨到的產業困境,延續前述的魚價崩盤已是既定的困境,再來則是出船的成本之大,據講者所述,每日成本大約三萬美元,而且漁具的價格之貴,連帶地在漁具使用上更加小心翼翼,若天氣狀況不佳就不下網進行作業,而船隊也必須不斷地避免IUU的情況,以免受到國際漁業組織的開罰,進而影響整個產業以及未來的配額。

現今人力結構上的轉變而言,漁工基本上已經為移工取代,一方面是國內人力薪資上漲,另一方面則是這類勞力密集的職業,對新一代出生於重學術教育體系下的年輕人並沒有太大的吸引力,也因此只好借助移工的挹注,因此講者認為現今在跨國漁工的管理上也是一大課題,需要考量外籍漁工經常地逃脫事件。講者以經驗上來說,越南移工較常出現逃脫,因此漁業公司對此情形的防堵,就是將逃脫漁工或者是逃脫未遂者交由國外基地,讓潛在性脫逃移工早點進行作業。但其實講者認為仍需更確實地去面對為何發生這種情形,需要更認真面對管理者與被管理者之間的關係。

最後內容來到了貿易部分,在國際漁業貿易裡首重匯率(以台灣而言,最需要注意日幣匯率)、漁獲價格變化,以及國際油價。我們可以簡單從今年三月台灣鮪延繩釣協會所發佈的會員周報看出“去年日圓貶值加上燃油高漲,台灣延繩釣漁船相繼休漁,因此冷凍鮪魚供應量由前年之13.8萬公噸,下降至去年之11.8萬公噸, 減少了2 萬公噸”。 所以綜合來說,如果我們一方面遭遇日幣匯率的持續貶值,又再加上油價的持續攀升,對於我們的漁業公司來說就是非常不利的消息。

最後針對講者對漁獲價格這部分的介紹,本組也嘗試對整個價格變化建立可能的假設,而主要以正鰹這類會做成罐頭的罐頭魚種來做範例,我們認為價格持續波動的一部分跟整個產銷鏈有一定程度的關係,首先,全球當前有三大鮪魚品牌(Starkist、Bumble Bee、 Chicken of the Sea),而背後所掌握的三間企業目前其實有一間(Tai Union)打算要將Bumble Bee併購進而成為壟斷大多數資源的托拉斯,而另一方面之前的時代背景也對整體魚價產生衝擊,也就是在漁價達到高峰的時期,同一時間當時的食品科技業也積極發展食品科技,期望能夠降低成本並使其對漁獲能有更彈性的需求,兩相加起來其實也代表著相較下游的食品業者其實對漁價的掌握是越來越具有其影響力,而相反的處於原料端的漁業公司是處在劣勢的地位,而且這類罐頭加工是他們資本來源非常重要的源頭,但能夠做變化的手段又相對較少,因此也形成了上下游的不對等。而面臨當前的價格下探如果說他們要能夠扭轉情況能做的可能只能從總量著手或者試著跟處在中間人身分的貿易商做更好的溝通。

學生提問:

1.從您的描述中,可以發現到漁業公司的數據可能會修飾,在提報給政府的同時,也是以修飾過的數據提報,據您的說法,韓國在漁業公司的數據蒐集後,還會出現報A補B的情況,如此是不是我們在科學管理上,無法明顯地得到正確的資訊呢?

回應:在科學的管理上,即使漁業公司給的漁獲量數據是假的或者誤差過大,但仍然可以藉由作業的天數以及努力量的方式分析去判斷數字上是否相符,還是有別種方法可以除錯。就資訊的可信度而言,政府所提供的失真數據,如果在科學管理上出現疑難時,科學家對於政府的質疑,政府也不敢回應確實數據失真,因為會有誠信的問題。

2.豐群的營業方式聽起來是一種共有制,那請問豐群這樣子算不算是一種人民公社?

回應:他們的營業方式只是進行貿易而已,沒有所謂的人民公社那樣子的共產制度。

未命名 未命名 未命名

[國際漁業資源管理實務]104/04/08課堂記錄

授課教師:張水鍇  老師

授課日期:104/04/08

內容簡介:

本次課程前往圍網公會參訪,在一開始的時候鮪魚公會總幹事先介紹目前臺灣圍網漁業的背景以及進程,以及漁具的介紹,其中提到了漁具的張網深度可以達到三百公尺水深,而直徑可達一千六百公尺,這麼大規模的漁具。在記錄上,單一網次漁獲量最高記錄的活魚,可達五百公噸至六百公噸的活魚。因此鰹鮪圍網是一種高漁獲效能以及高漁獲量的漁業。

圍網公會總幹事在演講中提到了,在保育觀念提升之後,諾魯、吉里巴斯、帛琉、密克羅尼西亞聯邦、馬紹爾群島、巴布亞新幾內亞、所羅門群島以及吐瓦魯這八個國家在南太平洋組織了PNA -諾魯協定會員國,這八個國家對於南太平洋的鮪魚漁業的管制在諾魯協定建立後即趨嚴格,因此對於臺灣在南太平洋作業的鰹鮪圍網船隻是一種傷害。然而,在演講中所提及,PNA也並不是完完全全對臺灣一味負面地造成臺灣的經濟損害或者政治議題上的侵害,圍網公會總幹事在演講中說,在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成立的時候,PNA的八個國家向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強烈要求,這一個新創組織一定要有臺灣加入,臺灣沒加入這個組織等同沒有太大作用力。

在鰹鮪圍網的漁業入漁,演講中提到從以前的以年計算,到現在的以日計算,這樣的入漁方式,對臺灣的鰹鮪圍網業者在成本上具有強烈壓力。另外,以日計算的搶配額方式也令人十分驚訝,原來競爭壓力不只有日本與韓國,甚至現在連中國的漁船也都有能力在中西太平洋以強大的鰹鮪圍網作業。換句話說,不只在圍網漁業的漁獲競逐上,必須與其他資本相對雄厚的國家競爭,甚至在投入的入漁日數上就必須提前與其他國家,如同中國一樣的用錢堆疊上來的產業進行一番廝殺後始得入漁的門票。這樣的雙重競爭,我認為對臺灣的鰹鮪圍網漁業不光是短期,就連把時間尺度拉遠來看,這樣的競爭壓力很可能臺灣的鰹鮪圍網公司會因此而消耗公司資本,長久而言對臺灣的鰹鮪圍網產業無疑是一大傷害,甚至鰹鮪圍網產業因此可能會解體。

演講中圍網公會總幹事所稱,一艘圍網船的成本是五至六億元新臺幣,這樣子大規模的成本投入,卻能夠以極快的速度將投入的成本回收,甚至出現盈餘,表示著臺灣的鰹鮪圍網漁業技術極高,因為臺灣人勤奮的性格,造就了鰹鮪漁獲量的居高不下。

鰹鮪圍網漁業的作業時間沒有限定,可以說是漁業界中生活最規律的漁業別。除了對FAD-人工集魚器除外,人工集魚器的使用,要在清晨快天亮時下網,起網不能在晚上,否則漁獲會不好。上岸之後或轉載之後的鮪魚,會送到泰國曼谷進行加工,曼谷是全球最大的鮪魚罐頭加工地點。

學生提問:

1.在漁業會議中的購買天數中,是否有哪些國家是需要特別交涉的?

在這八個國家中,他們成立了一協會名為PNA(諾魯協議國)。帛琉在兩年前宣布了「禁止商業捕魚」,所以不發放任何漁船捕魚作業執照,只提供娛樂捕魚,其他商業性的捕魚行為皆被禁止。所以台灣僅能跟其餘的七國談漁業合作。

2.美式圍網與日式圍網的差別?

日式圍網與美式圍網基本上差不多。日式圍網為多船數組成,其作業船隻較小,無冷凍設備,所以都會再搭配幾艘船,又因其設備較不精良所以捕浮水魚的機會並不高。美式圍網則是一艘大船出航就足夠。

3.船上的船長和漁撈長看來幾乎都不會英語,那如何與外籍觀察員溝通?

會以高薪雇用中國籍翻譯員,也會雇用北韓、緬甸、印尼等國籍之船員,在同一艘船上則產生了多國人一同捕魚的環境,會這麼做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他們語言不通所以比較無法造反。

未命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