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礁

一、珊瑚礁
‧核心議題
南臺灣由於光照環境優良,又處於世界海洋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黃金珊瑚三角洲頂端,因此具有豐富的珊瑚礁生態資源,然而經過多年的漁業利用之後,資源已明顯下降,生物多樣性亦明顯減少。此外,南臺灣作為維繫台灣工業發展的重鎮,卻在推動經濟發展的同時,也造成嚴重的海洋環境汙染問題,進一步影響沿岸的海洋生物資源及棲地健康。 在資源逐漸匱乏情況下,漁民紛紛尋求轉型或者其他自救途徑。特別是,第一,對珊瑚礁岸來說,觀光被看作是一條可能的出路,然而發展觀光卻可能帶來兩種截然不同的結果:一是加速資源消耗(如海鮮店林立);另一則是藉由非消耗性的利用(如浮潛、潛水)帶來觀光收益。上述二種情形也可能同時出現,即:部分漁民於潮間帶或珊瑚礁沿岸撿拾螺貝類或珊瑚礁魚類販賣;另一部份漁民則轉營觀光遊憩,以豐富的自然生態為賣點,也因此帶來不同使用群體間的矛盾。第二,對受科技和工業危害的沿岸居民和漁民而言,如何抵抗海洋環境汙染、如何爭取其權益以及如何恢復資源,成為資源永續的重要課題。 目前生態保育思維逐漸於台灣公民社會中普及,在南臺灣如後壁湖保護示範
區、眺石保護區等地,皆是由下而上地主動推動保育事務;而南臺灣的沿岸汙染也引發許多民間組織與在地人士的高度參與,如何透過民間力量,達成保育目標,是台灣海洋資源永續發展的重要課題。

二、珊瑚礁相關議題探討
2.1 台灣的珊瑚礁

珊瑚礁1

台灣挾藉著優越的地理空間位置,以及氣候、洋流等綜合因素的交錯下,形成優良的珊瑚礁區。根據 2009 年起台灣由民間參與的珊瑚礁總體檢活動,將台灣珊瑚礁分成六個潛水點進行調查,包括台灣本島東北角、台東杉原;外島部分有澎湖東嶼坪、屏東小琉球、台東蘭嶼、綠島,2011 年新增台東三仙台旁的基翬(讀音:輝),一共七個潛水點。

而所謂的「珊瑚礁總體檢」,是起因於因珊瑚處於海陸交界,極易受到陸地汙染和天災害的影響,加上人類對於海洋開發和海洋資源的需求加劇下,珊瑚礁的生態體系開始遭受威脅,1992 年的氣球高峰會時便指出珊瑚礁是需要受到保護的生態體系,而設立海洋保護區則是維護珊瑚礁永續的重要議題。1997 年由聯合國教科文及其他相關組織機構推動了「國際珊瑚礁年」(International Year of the Reef)以及翌年推動的國際海洋年(International Year of the Ocean)都是以推動保育珊瑚礁及海洋資源為訴求的活動,而保育海洋和珊瑚礁也逐漸成為國際間重要的議題。而在 1997 年的活動中,由美國學者 Gregor Hodgson 提出了「珊瑚礁總體檢」(Reef Check )的構想,建議採用定量的標準化方式,同步調查世界各地珊瑚礁,並家資料彙整後進行比較,以了解世界各地珊瑚礁的健康狀況,目的是為了對全球珊瑚礁進行現況調查,提供科學上的數據,來證實珊瑚礁已受到過漁、非法漁業和汙染的情形,此後該活動迅速擴散到全世界,並成為全球珊瑚礁監測網 (Global Coral Reef Monitoring Network,GCRMN)的年度重點活動。我國在 1996 年成立台灣珊瑚礁協會後亦極力響應該活動,每年皆為台灣珊瑚礁進行總體檢活動。 根據 1997 年的報告指出,小琉球地區被破壞的程度最嚴重,其中海膽等珊瑚共生魚貝類幾乎已被捕撈殆盡;其次是基隆、野柳及東沙島地區,均因觀光客帶來傷害或盜採嚴重;再次,是墾丁、南沙島,尤其是墾丁海域,因泥沙沈積物、魚網及遊客破壞,最漂亮的珊瑚生態區如今是毀容狀態。 在小琉球,港口仍有販賣珊瑚及小型珊瑚礁魚類的情形,生態呈現「過漁」的現象,以及週邊海域的箱網養殖影響等,都對小琉球珊瑚生態投下變數。

2008 年的珊瑚總體檢報告,以台東杉原、澎湖、蘭嶼及綠島四處進行檢測,結果發現缺乏大型攝食無脊椎動物的指標性魚類(如:石斑科魚類、鸚哥魚、笛鯛科以及裸胸鯙等),顯示出過漁的情形依然很嚴重;2009 年的報告則顯示出除大型指標性魚類缺乏外,連指標性無脊椎動物(如:龍蝦、海膽、海星、海參等)也嚴重消失,這不僅對珊瑚礁生態系的食物鏈失衡的警訊,對觀光和漁業都是很大的衝擊。

珊瑚的健康與否是由「活珊瑚覆蓋率」作為指標,根據國際珊瑚健康狀況的分野,50-75%的覆蓋率為「優質」,25-50%為「尚可」,而 25%以下為「劣」。2009年以尚可平均質(37.5%)為分界線分析該年調查的六個礁區的十六個潛點,其中有十二個(75%)是屬於「劣質」狀態的珊瑚礁。特別是過去活珊瑚覆蓋率超過 50%的小琉球與蘭嶼,此次的結果皆低於 25%以下,顯示出台灣的珊瑚礁正極速的衰竭當中。
珊瑚礁2

適當的擾動(如颱風)對於維持珊瑚礁生物多樣性是有正面的意義。但是,當珊瑚礁因為其他人為干擾(過漁、沿岸開發、污染)而衰弱後,颱風的侵襲將會是摧毀珊瑚礁生態的最後一擊。台灣周圍的珊瑚礁都已處在過度漁撈與活珊瑚覆蓋率下降的瀕危的狀態。2009 台灣區珊瑚礁總體檢與前十年長期的分析都指出,未來全球暖化、海洋酸化、以及極端氣候所引起的超級颱風,都是加速珊瑚礁走向消失的威脅。

2010 年,以東北角/北海岸、東部海岸、蘭嶼、綠島、小琉球以及澎湖作為觀察地點進行台灣珊瑚礁總體檢。對照前年(2009)全台六處珊瑚礁體檢結果,東北角、小琉球及蘭嶼的珊瑚覆蓋率不到三成,屬劣化狀況,而去年(2010)則以小琉球劣化最嚴重,顯示台灣的海洋仍然飽受氣候及人為開發破壞的雙向威脅。珊瑚生存與海水酸化、水溫息息相關。過量的「二氧化碳(CO2)」不但使海水升溫,影響珊瑚生存,也讓海水酸化,珊瑚無法生成以碳酸鈣為主的珊瑚骨骼,使珊瑚如同罹患「軟骨症」。

2011 年珊瑚礁總體檢結果呈現出各地活珊瑚覆蓋率普遍表現不俗,但是共通點即是全台都遭受過漁問題威脅,僅有野柳調查點因位處野柳地質公園保護區範圍內,是最容易紀錄觀察到大型經濟魚種及無脊椎動物(石斑及龍蝦)的地點。以活珊瑚覆蓋率 25%以下為「劣化」的狀態有四點,鼻頭角、翻仔澳淺處、朗島淨水廠深處及雙獅岩淺處,原因應為在天然環境較不理想及人為干擾存在下,覆蓋率較差。此外,其他地區都屬於「一般」,超過十個點屬於「優良」。 結果顯示指標性魚種與經濟性無脊椎動物數量稀少甚至缺乏,水下調查過程中常見廢棄魚網纏繞在礁盤或珊瑚上,顯見台灣各珊瑚礁區海域已遭受嚴重過漁。這不僅對珊瑚礁生態系的食物鏈失衡的警訊,對觀光和漁業都是很大的衝擊。 南臺灣由於光照環境優良,又處於世界海洋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黃金珊瑚三角洲頂端,因此具有豐富的珊瑚礁生態資源,然而經過多年的漁業利用之後,資源已明顯下降,生物多樣性亦明顯減少。此外,南臺灣作為維繫台灣工業發展的重鎮,卻在推動經濟發展的同時,也造成嚴重的海洋環境汙染問題,進一步影響沿岸的海洋生物資源及棲地健康。

在資源逐漸匱乏情況下,漁民紛紛尋求轉型或者其他自救途徑。對珊瑚礁岸來說,觀光被視為是一條可能的出路,然而發展觀光的結果,卻加速資源消耗(如海鮮店林立、觀光客浮潛時的破壞行為)。 珊瑚礁、魚類與海藻,是維持珊瑚礁生態體系平衡的三項重要元素。當中任一類生物的增減,都會影響到整體珊瑚礁生態體系。因此,過漁的問題,以及污染物排入海洋,所造成的藻類大量生長,都將減少珊瑚礁。這兩類影響均可見於南台灣的珊瑚礁問題。 此外,根據研究顯示,墾丁海域裡的珊瑚礁持續劣化,包含了廁所及廚餘此類人為污水。人為污水中的「氮營養鹽」,使海中的松藻大量生長,覆蓋住珊瑚導致死亡。此外原本應跟珊瑚和平共存的海葵,在接收了含氮營養鹽的污水後,引發觸手攻擊珊瑚的物理攻擊特質,造成珊瑚死亡。這些污水主要來自廁所或廚餘,兩種污水富含「氮營養鹽」,助長松藻大量繁殖。同時這類污水對珊瑚礁的影響,雖然微量但卻非常訊速。 除了汙水之外,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不僅造成藻類的增加,進而影響珊瑚礁數量。二氧化碳濃度的增加,更導致珊瑚因為海水酸化,溫度提高而逐漸失去造礁功能。

珊瑚礁3

2.2 海洋保護區的興起與概念
由於世界各國對於海洋資源的應用以及保育、永續的聲浪大起,各國對於海洋相關領域的研究也方興未艾,加上海洋資源的耗竭,各國紛紛真對海洋環境提出許多相關的對策以及管理方式,企圖藉由這些方法,來回復海洋資源、避免枯結的情況,而海洋保護區(Marine Protected Areas, MPA)的概念,也就因此而生。 所謂的海洋保護區(Marine Protected Areas, MPA),是一種以生態系統為基礎的管理方式,結合社會、生態與經濟達到海洋自然資源永續利用的長遠目標,成為現代主要的海洋管理工具之一。MPA 強調海洋內部穩健的連結性,長遠目標在於維護生物多樣性與海洋生產力,兩者在生態系統健康上佔有重要位置。

MPA 顧名思義是將部份特定的海域或海岸棲地範圍加以圈劃,在各國法定的區界內,依照不同的保護層級與目標,開放及允許不同程度的活動在保護區內進行。生態系在這些受規範的區域內得以穩定的運作,資源在合理的條件下被利用,同時發揮多元的海洋產業價值。 MPA 是一總體概念,依據各國和地方不同需求、管理的層級以及所允許的活動類型會有不同的名稱。現行的海洋保護區,依管理層級以及規劃目的,可區分成海洋生態保護區、嚴格保留區、禁採區、海洋庇護區、海洋公園、地方性海洋管理單位等;所規劃的 MPA 也可簡單區分為兩大類:單一用途與多用途分區型,簡單來說,單一用途即具一種功能性,如禁採區則完全禁止任何活動;多用途分區則依區域的特徵,允許特定的活動在該區域內進行,同時對具破壞性的行為嚴加管制。海洋保護區的設立有幾項具體的效益:
一、漁業資源的復育
二、維護生物多樣性
三、帶動觀光休閒產業
四、提升社區參與及凝聚力
在海洋資源枯竭的的今日,以非消耗性的永續資源發展取代過去消耗性的漁撈行為勢在必行,台灣擁有極佳的珊瑚礁生存條件,對於利用珊瑚礁資源發展生態永續,並轉型為生態觀光休閒資源是極具潛力,因而在推動 MPA 的概念上更是刻不容緩。目前台灣已規劃的保護區諸如金門縣鱟保護區、澎湖望安鄉綠蠵龜保護區、東沙國家公園以及墾丁後壁湖,在保育的成效上皆十分顯著。因此,如何有效的保護生物多樣性,同時使海洋生物資源逐漸恢復,讓資源可以永續利用,將是重要的課題。

三、台灣珊瑚礁的保育與問題
3.1 墾丁後壁湖
2003 年,為了復育珊瑚礁區的關鍵物種-馬糞海膽,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在後壁湖潟湖設立「海膽保護區」,為後壁湖保育區之前身。

珊瑚礁4

2005 年 3 月,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於後壁湖正式設置「後壁湖海洋資源保護示範區」,是為台灣第一個以觀光業為主要成員的海洋保育組織「恆春鎮海洋環境保護協會」,結合國家公園警察隊聯合保護宣導,取締違法抓魚三十餘件、破獲非法漁網的總長度超過三千三百公尺。 而藉由海膽復育,利用海膽食用海藻的天性,減少水中過多的藻類,使珊瑚得以受海藻覆蓋面積降低,產生更多生長空間;珊瑚礁環境的健康與發達,吸引更多海中生物,種類及數量皆不斷增加,尤其是珊瑚礁魚類,無論在質或量上都有長足的進步。因為保育區的成功,使得後壁湖海域生態十分完整,間接的產生溢出效應(Spillover Effect),讓後壁湖保育區周邊的海洋資源也相應增加。 鑒於後壁湖保育區的成功,鄰近後壁湖的南灣也於 2008 年成立了「眺石海洋資源保護示範區」。

但,後壁湖保育區的成功卻也引來諸多問題。由於保育區生態情況良好,引來盜獵者的覬覦,因此偷捕問題層出不窮;此外,由於結合觀光業,帶來了大批的觀光人潮,但潮間帶的生態十分脆弱,是否能夠承受大量人潮帶來的破壞與衝擊,需要進行評估。另,由觀光業者引進的海上遊憩工具,諸如水上摩托車、香蕉船等,也對後壁湖的整體生態及海域造成混亂及威脅。因此,在經濟繁榮與生態保育之間的平衡點,應是後壁湖保育區今後將面臨的問題。

3.2 東沙環礁國家公園
東沙環礁公園緣起於 2002 年台北舉行的「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世界保護區委員會(WCPA)東亞地區第四屆會議」中,與會各國人士促請我國政府將東沙海域,劃設為海洋保護區。2003 年 10 月在南非「第五屆世界公園大會」達成之德班協定,籲請各國政府在未來十年內,將海洋保護區面積增加到領海面積約 12%,並於 2012 年建立全球海洋保護區的資料庫。

珊瑚礁5

東沙群島為我國海域唯一發育完整的環礁,由珊瑚礁經千萬年的生長堆積而形成,屬於特殊珍貴自然景觀;東沙環礁孕育豐富的珊瑚礁生物,也擁有多處古沉船遺蹟,需由國家長期保存;且東沙環礁位居南海北部,景觀優美,向有「南海之珠」的美譽;東沙環礁鄰近東亞、東南亞各國,具有許多的海洋文史資料,適合設立為國家公園。

東沙環礁國家公園以東沙環礁外圍延伸 12 浬劃設,總面積約為 35萬 3,668 公頃。東沙島面積約為 174 公頃,由珊瑚碎屑及貝殼風化形成獨特白沙地質景觀,島內一小潟湖如內海,其面積約為 64 公頃,此小潟湖在退潮時水深不及 1 公尺,全島如同蟹螯狀地形。東沙環礁由潟湖及珊瑚礁台組成,直徑約 25 公里,礁台長約 46 公里,寬約 2 公里,具完整珊瑚礁景觀生態資源,為海洋生物樣熱點地理區位,礁台於低潮時會露出水面,環礁內為水深 16 公尺以淺之潟湖及灘洲組成;環礁外 25公尺以外深海底有古沉船遺蹟、熱帶珊瑚、熱帶魚群、棘皮動物、甲殼動物、底棲藻類、礁斜陡坡等構成豐富海洋文史生態廊道。

2006 年 12 月 19 日行政院核定內政部所報「東沙海洋國家公園計畫(草案)」,並請內政部依照該院經建會 11 月 30 日之審議結論及相關單位意見辦理:
A. 本計畫名稱請修正為『東沙環礁國家公園計畫』,以凸顯所保育之東沙環礁生態系及地景特性。
B. 原則同意『東沙環礁國家公園計畫』草案,並指示加速推動東沙環礁之復育及保育相關措施,優先辦理各資源復育措施,俟各項復育措施考核指標,顯示復育措施已達到一定成果後,方考慮推動後續之生態旅遊與環境教育工作。
C. 『東沙環礁國家公園計畫』雖已單獨成立東沙環礁國家公園,然管理組織上應朝向合併設立一處『海洋國家公園管理處』,統籌東沙環礁及其他可能評估設立的綠島、北方三島、澎湖群島等島嶼或海洋型國家公園,以收整合管理之效。

2007 年 10 月 4 日『海洋國家公園管理處』正式掛牌成立於高雄市,執行東沙環礁國家公園之經營管理,為台灣海洋保育邁向永續經營的重要里程碑。

3.3 台東杉原美麗灣
根據「2008 年聯合國全球珊瑚總體檢計畫」,在台東東海岸進行珊瑚棲地調查,發現在杉原海域不僅珊瑚種類、分布和棲地環境,有全台獨有的特色,且發現了台灣前所未見的新記錄種–「貝氏耳紋珊瑚」。根據調查發現,杉原灣的珊瑚高達一百一十種,佔了台灣珊瑚種類的三分之一,距離岸約一公里海域,各種肉質軟珊瑚盤據在大型的礁石上,形成特殊生態景色,就像十幾年前的墾丁,
且不亞於綠島、蘭嶼,且距離沙灘只有五十公尺處就有一塊發育相當完整的珊瑚礁。杉原灣擁有龐大豐富珍貴珊瑚礁生態,也是漁業資源命脈和休閒漁業、休閒旅遊的寶庫,急需妥善加以完善保護與管理。

而近來由於台東杉原美麗灣的開發案,使得珍貴的珊瑚礁資源受到空前的威脅。杉原美麗灣事件發展如下;
1987 年 5 月 15 日,台東縣政府將卑南鄉加路蘭段 346 及 346-2 號之 5.9 公頃經台灣省政府教育廳核准興設杉原海水浴場。1990 年 5 月台東縣政府將杉原海水浴場委託交通部觀光局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經營。 2004 年 12 月,台東縣徐慶元縣長卸任前,以杉原海水浴場之舊址,BOT 給美麗灣渡假村公司使用 50 年,簽約時核定的投資計畫僅有渡假旅館 80 間,並無第二期渡假別墅 25 間及第三期渡假旅館 80 間,建蔽率為 6.5%,容積率為 19.8%;2006年 3 月台東縣政府在賴順賢主任秘書代理台東縣長期間,變更地目,將原來卑南鄉加路蘭段 346 及 346-2 號之 5.9 公頃,以「因應開發需要」為理由,同意合併 346及 346-2 號兩地段,再分割為 346 及 346-4 號,其中 346-4 號地段為 0.9965 公頃。

在縣府作業時,以不及 1 公頃為由而未做環評,即開始施工。業者將杉原海岸以圍籬封鎖,禁止遊客進入,怪手、卡車一批又一批的鋼筋混凝土開始進駐沙灘,施工未阻泥流進入海域,並堆置建築廢棄土,遭 當地居民也檢舉施工單位盜採柔細海沙。但台東縣政府自行通過環境影響評估後,繼續進行開發。

珊瑚礁6

2012 年,最高法院指出台東縣政府所做的環評,有多項問題,不符合法律規定,應由中央政府進行環境評估,判決環評無效定讞。台東縣政府於 2012 年 6 月 2 日重啟環評程序,引起民間環保團體與部落居民高度憤慨,並在當日聚集大批民眾於台東縣政府前抗議。9 月 20 日,最高行政法院判決,此案因環評不合法,要求停止開發。台東縣政府仍然繼續推動這項建設案,重啟環評。台東美麗灣渡假村開發案歷經建照、環評無效判決定讞,施工進度未因訴訟減緩,違法建築體也沒有清除,引起公眾的注意。

3.4 墨西哥郵輪業者與社區的努力
位在墨西哥東部的海港城市考祖梅(Cozumel),擁有敏感的珊瑚礁生態,更是郵輪航線景點。然而,也是地球上生物多樣性瀕危的地域之一。 2008 年 1 月,郵輪業者、民間團體、政府部門相關首長與私部門代表,聯合簽訂一項保育協定。目的在於減輕當地,每日上萬遊客對珊瑚礁生態的破壞。主要策略是加強遊客、旅遊業者、私人部門和當地社區的環境教育,讓他們意識到
當地自然資源的脆弱。 除了對遊客的環境教育外,共同簽署協定的成員,更 承諾改善當地觀光設施,包括離島交通和廢棄物處理。更同意實施對卡祖梅珊瑚礁有利的保護措施,並制定法律和管理規範,以強制並長期執行。

3.5 小結
珊瑚礁是南台灣珍貴的自然資源,但在珊瑚礁的管理上,卻未能有完整的觀禮模式。在珊瑚礁的管理方面,即便改善二氧化碳與汙水排放等技術層面課題,仍無法改變過漁所造成的珊瑚礁減少的事實。同時,過漁的很重要一個原因,在於滿足觀光客、饕客需求。然而這不代表任何珊瑚礁的資源,當地都不能做為商業使用。前述墨西哥的案例中,不難看出郵輪業者與當地的利益團體(包含觀光客),共同致力於珊瑚資源的維護。雖然從當地業者環境管理措施改進的承諾,以及管理制度的建立與執行中,仍可見業者對珊瑚資源維護的決心與共識。

珊瑚礁屬於地區特有的資源,由上述的例子中,可了解欲有效管理這類型資源,除了以政府的法規與行政命令為基礎外,更重要的是社區利益團體的共同參與。透過社區業者與民眾,對資源依存的覺知與共識的形成,有助於落實當地資源的有效管理,同時兼顧資源的經濟價值與物種保育目的。

四、珊瑚礁生態
4.1 珊瑚礁簡介
珊瑚是刺絲胞動物門 (Cnidaria,見圖一) ,珊瑚蟲綱(Anthozoa,或譯成花蟲綱)下大部分物種的泛稱,除了珊瑚之外珊瑚蟲綱下還包含了海葵以及水螅等在內。與其他刺絲胞動物相同,身體都是由兩層組織構成,分別是外面的表皮層和裡面的胃皮層,兩層的中間則夾著中膠層,表皮層內則還有許多的刺絲胞。珊瑚最基本的生存單位就是一隻珊瑚蟲(Polyp,見圖二),每一隻珊瑚蟲都具有觸手、口、腔腸與體壁等構造,觸手像是花瓣一樣圍繞著口部,口部則與腔腸相連接。形態簡單的珊瑚蟲間卻也存在著大大的差異,體型大小可以從小至一公釐到大至數公分皆有,有的珊瑚蟲是單獨生活,形成一個完整的個體,稱為單體珊瑚(Solitary coral)如蕈珊瑚(見圖三);有的則是珊瑚蟲不斷形出芽生殖產生很多的珊瑚蟲聚集在一起生長形成群體珊瑚(Colonial coral)如軸孔珊瑚等。

大部分的珊瑚不具有移動能力,但他們卻也是動物的一種,珊瑚蟲可以利用它們的在口部周圍圍繞成一圈的觸手捕食水層中的浮游生物,對於體內具有共生藻的珊瑚而言,這些靠捕食獲得的能量卻非它們主要的能量來源,體內具有共生藻的珊瑚主要的能量來源是依靠住在胃皮層內的共生藻利用珊瑚代謝產生的廢棄物行光合作用後合成有機物質再傳送給珊瑚使用,部分珊瑚 95%的營養源都
來自於共生藻。共生藻(或稱為蟲黃藻)屬於單細胞渦鞭藻類,在自由生活狀態下具有兩根鞭毛,可以在水體中自由泳動,當進入珊瑚體內後,他們會失去鞭毛,變成卵圓形。由於共生藻含有多種不同的色素因此也賦予珊瑚各式各樣不同的顏色,但當環境不適當如海水溫多過高或是沉積物過多時這些共生藻會離開珊瑚體內,當珊瑚失去共生藻時,也會失去顏色,因此這現象稱為「珊瑚白化(見圖四)」。

珊瑚白化時,因失去主要的能量來源,正常的生理運作受到影響,處於虛弱狀態下,此時珊瑚尚未死亡,若短時間內環境恢復或是有別的共生藻再次進入珊瑚體內,珊瑚會再恢復顏色,若白化時間過長,珊瑚則會死亡。

4.2 珊瑚礁的功能及重要性
簡單來說,珊瑚礁如同海洋的森林,珊瑚礁上的共生藻類即海洋中的綠色植物,能減低二氧化碳,降低溫室效應。而珊瑚礁具有下列幾個功能性:

1. 維持漁業資源:
對許多具有商業價值的魚類而言,珊瑚礁提供了食物來源及繁殖的場所。在馬來西亞,有百分之三十的漁獲來源都是從珊瑚礁叢中捕得的。例如:海參、龍蝦、具有重要經濟價值的無脊椎動物等。保存了珊瑚礁,就同時確保了漁業發展、漁民的工作及食物的穩定供應。

2. 具有生態觀光旅遊價值:
愈來愈多的潛水觀光客在尋找全球各地原始珊瑚礁。因此,健康的珊瑚礁是具有強烈吸引力的。觀光事業目前正是一興盛且獲利良好的工業,珊瑚礁所構成的巨大吸引力更不應被破壞。只要能做好管理及監測的工作,必能提供觀光客所需求的服務。但發展觀光的同時,也要確保珊瑚礁的永續發展。

3. 維持海洋生物多樣性:
生物多樣性是地球的財富。在所有的海洋生態系中,珊瑚礁的生

物多樣性是最豐富的,珊瑚礁的破壞無寧就是對世界生物多樣性的嚴重威脅。再從倫理上來考量,有許多實際的理由說明何以維護生物多樣性的重要:在珊瑚礁中 有許多資源可資製造藥品、化學物質及食物,當珊瑚礁被破壞了,許多物種也就在被發現其作用前消失了。沒有人知道我們破壞了什麼,但我們若不停止破壞,珊瑚礁惡化的情況將會持續,且許多尚未被發現的價值將會損失掉。

4. 減低海岸線侵蝕速度:
珊瑚礁對於保護脆弱的海岸線免於被海浪侵蝕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健康的珊瑚礁就好像自然的防波堤一般,約有 70-90%的海浪沖擊力量在遭遇珊瑚礁時會被吸收或減弱,而珊瑚礁本身會有自我修補的力量。死掉的珊瑚會被海浪分解成細沙,這些細沙豐富了海灘,也取代已被海潮沖走的沙粒。

5. 藥用價值:
現代醫藥才剛開始對珊瑚礁中可資製造新藥的可能進行研究。珊瑚礁中生物數量眾多意味著許多動植物本身可製造化學物質以抵抗其他競爭者及保護自身安全。這些化學物質對人類可能就是極大的資產。例如海綿動物就被用來製造一種新藥(Ara-C),用以治療皰疹及一些癌症。某些特定珊瑚的組織,類似人體的骨骼,自 1982 年起有些外科醫生已使用珊瑚礁來替代骨頭。

‧圖一、刺細胞分層圖

珊瑚礁7

‧圖二、珊瑚蟲。

珊瑚礁8

‧圖三、蕈珊瑚

珊瑚礁9

‧圖四、白化珊瑚。

珊瑚礁10

4.3 珊瑚的分類
珊瑚在分類上包括黑珊瑚、石珊瑚、軟珊瑚、藍珊瑚,以及海筆等四大類,前面兩大類屬於六放珊瑚亞綱,本綱的珊瑚蟲具有 6 隻或以上的觸手,觸手數目是六的倍數;後面兩大類屬於八放珊瑚亞綱,珊瑚蟲具有 8 隻觸手。

珊瑚礁11

石珊瑚從淺海的潮間帶區至數千公尺的深海都有分布,不論是單體型、群體型、有共生藻、無共生藻等都包含在內,共同的特徵是具有堅硬的石灰質外骨骼,包括軸孔珊瑚、鹿角珊瑚、菊珊瑚、腦紋珊瑚、圓管星珊瑚、蕈珊瑚……等。位在熱帶或是亞熱帶淺海地區的珊瑚大部分組織內都具有共生藻,大部分能量來源來自於共生藻,生長速率快,能夠進行鈣化作用形成大規模的礁體。而位在寒帶或是無光區海域內的石珊瑚體內無共生藻,靠珊瑚蟲自體濾捕水中浮游動物或有機顆粒作為營養來源,生長速率緩慢,一般認為不具造礁能力或造礁能力緩慢,但近年來隨著深海探勘技術進步,探勘範圍增加,在北極區及大西洋地區皆發現
大規模的深海珊瑚礁(亦可稱為冷水珊瑚礁),是由單一物種( Lophelia  pertusa Linnaeus, 1758)所建構而成,深海珊瑚礁因生長緩慢,且為重要的海底生物棲地,成為近年來國際海洋保育重點之一。

軟珊瑚相較於石珊瑚,軟珊瑚不具有高度癒合的石灰質外骨骼,僅有由許多細小的鈣質骨針或與蛋白質膠結成中軸或單獨存在於軟組織中。涵蓋有 6 個不同的亞目在內,外形千變萬化,從扇形、鞭形至蕈狀等皆有。生活深度廣泛,從潮間帶至水下數千公尺皆有採集記錄。熱帶及亞熱帶淺水域常見各式各樣的羽珊瑚、笙珊瑚、肉質軟珊瑚,以及柳珊瑚等都包含在內,與石珊瑚相同,大部分此區域內的軟珊瑚體內組織中也住有共生藻,當環境不適合時一樣會產生白化現象。近年來引起諸多討論的紅珊瑚科(Coralliidae,寶石珊瑚的一種),也歸屬於軟珊瑚目下,但此類珊瑚不具有共生藻,在台灣周邊海域分布於水深 100~500 公尺的環境中。

珊瑚礁12

 

 

紅珊瑚,因中軸骨質地堅硬,且打磨加工後具有寶石光澤,因此自古以來即被視為海中的瑰寶,又被稱為寶石珊瑚(Precious coral)。紅珊瑚的中軸骨是由骨針癒合而成,主要成分為石灰質。依照中軸骨上的細微部構造又可再分為兩屬( Corallium & Paracorallium );群體型態、骨針外觀及組成為分辨不同種類重要的依據,目前一共有32種不同的物種已被描述,太平洋、大西洋以及印度洋目前皆有本科物種的採集紀錄,分布深度廣從水下數十公尺至數千公尺。

‧藍珊瑚

珊瑚礁13

《參考資料》
‧台灣珊瑚礁協會 http://proj1.sinica.edu.tw/~tcrs/index.htm
‧東亞野生物貿易研究委員會 TRAFFIC East Asia  http://www.wow.org.tw/layout.php?type=page&id=78
‧陳玟君、張水鍇《海洋保護區的潛在效益與發展案例》2010 年 8 月,第 5卷,第 4 期,第 664 號,水產月刊台灣水產協會。
http://www.twfish.org.tw/webs/list.aspx?main=0&mag=144
‧《<生態總體檢>台灣人,你毀了珊瑚礁!》環境資訊中心,摘錄 1997 年 12月 4 日,中國時報。
http://e-info.org.tw/node/79584
‧《 2008 年全台珊瑚礁總體檢成果》環境資訊中心,2009 年 2 月 6 日。
http://e-info.org.tw/node/40708
‧《 2009 珊瑚礁總體檢:珊瑚生態系嚴重失衡》環境資訊中心,2009 年 10 月 30號。
http://e-info.org.tw/node/48859
‧《環境惡化 珊瑚「軟骨」 環團、企業、民間疾呼:搶救海洋!》環境資訊中心,2011 年 5 月 10 日。
http://e-info.org.tw/node/66695

《延伸閱讀》
‧陳玟君、張水鍇《漁業資源保育的另一種作為-劃設海洋保護區之國際與我國發展》2010 年 8 月,第 5 卷,第 4 期,第 664 號,水產月刊,台灣水產協會。
http://www.twfish.org.tw/webs/list.aspx?main=0&mag=143
‧《 2010 珊瑚礁體檢:小琉球最劣 綠島黑海綿病肆虐》環境資訊中心,2010 年12 月 5 號。
http://e-info.org.tw/node/61627
‧邵廣昭《海洋生物多樣性與資源保育的現况與趨勢》2012 年 2 月,第 7 卷,第1 期,第 673 號,水產月刊,台灣水產協會。
http://www.twfish.org.tw/webs/list.aspx?main=0&mag=225
‧《2011 台灣珊瑚礁體檢:野柳生態最優》環境資訊中心,2011 年 12 月 27 日
http://e-info.org.tw/node/72741
‧邵廣昭、賴昆祺《海洋保護區的現況與挑戰(上)》荒野保護協會,2012 年 5 月8 日。
http://www.sow.org.tw/natureNotesDetail.do?id=52c4e8d0246fc543012479eace990014&n
otesSn=ff8080813630768b01372b7a57871c74
‧邵廣昭、賴昆祺、林愛龍《海洋保護區的現況與挑戰(下)》荒野保護協會,2012年 7 月 5 日。
http://www.sow.org.tw/natureNotesDetail.do?id=52c4e8d0246fc543012479eace990014&n
otesSn=ff808081377de31b0138705596d07c32
‧宋克義《台灣珊瑚礁的保育》第 129 期,環保資訊月刊。
http://www.fengtay.org.tw/paper.asp?page=2009&num=1099&num2=147 25
‧戴昌鳳《台灣的海洋生態保育》第 144 期,環保資訊月刊。
http://www.fengtay.org.tw/paper.asp?page=2007&num=375&num2=93
‧陳昭倫《台灣海洋保護區的迷思與希望》環境資訊中心。
http://e-info.org.tw/node/67570
‧赤嶺淳 著,童琳、陳佳欣譯,《海參戰役:從在地思考生物多樣性與文化多樣性》,2011,台北,群學。
‧李永適,《消失中的台灣珊瑚礁》,1999,大地地理,台北。
‧戴昌鳳,《台灣珊瑚礁地圖(本島篇+離島篇)》, 2012,天下文化,台北。
‧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珊瑚世界的探索與了解》,2011,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

 

[議題面向]

  1. 自然資源面向:瞭解沿岸和珊瑚礁生態系的生物多樣性、對海洋環境的重要、生物量的變化;
  2. 社會效應面向:探討這股自南方興起的保育力量,如何與地方政府、行政單位和學術部門合作的過程,以及不同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間的衝突與協商;
  3. 政策管理面向:評估保護區的執行成果,並如何強化;如何防治污染,民眾與公部門力量之結合。

[新聞整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