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中的垃圾海

圖片

海洋佔地球面積的百分之七十左右,任何陸地上所產生的垃圾,若沒有好好地處理的話,最後很容易都流落到海中,並隨著洋流在全球五大洋中四處竄流,有些甚至隨著海浪被沖上世界各地的海岸;像日本311大地震中被海嘯帶入海中的物品,在兩年後被北太平環流送至美國西岸被發現,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令人感到驚訝的是海洋垃圾中有高達80%的比例來自於陸地上的廢棄物,其中又以塑膠類的廢棄物最多,如塑膠袋、瓶蓋、寶特瓶等等生活中常見的用品,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東西,在海中往往成為殺害海洋生物的元兇,如海龜常常誤食被稱為「幽靈水母」的塑膠袋,因堵塞了腸胃而無法進食,導致活活的餓死;科學家曾解剖一隻擱淺的小鬚鯨,赫然發現胃中居然有800公斤的塑膠袋。

不僅如此,在離夏威夷上千公里遠的蠻荒小島上,即使人煙罕至卻處處可見海鳥的骸骨腐屍,誤把塑膠碎塊當食物啄食而不幸喪命,令人怵目驚心,此種情況也說明海洋垃圾不僅僅危害海洋生物而已,也已經嚴重威脅到海鳥的生存了。

圖片

太平洋地區的垃圾海(黃色點為垃圾集中之處)

隨著洋流的交流匯集,海洋垃圾已經在三大洋中形成超級「垃圾海」,簡單來說,就如同垃圾山收集了來自四面八方的垃圾一樣,垃圾海也成了海洋垃圾的集中場所。目前全世界三大洋中大約形成了五大垃圾海,且幾乎每10年就增加一倍的面積;其中太平洋的垃圾海面積超過一百三十九萬平方公里,規模之大,約是台灣島面積的39倍,這些垃圾來自於環太平洋的每一個國家,亞洲地區包括日本、韓國、中國大陸、台灣及東南亞各國,無一例外。

垃圾海不僅威脅航海與漁業的安全,也已變成國際性的海洋環境污染重大議題。美國政府曾嘗試將海洋垃圾撈起,然而發現在打撈垃圾的過程中也意外的捕撈到許多海洋生物,造成另一波的傷害,因而作罷。目前各國政府對垃圾海仍束手無策,只能發布航海安全警訊,並對垃圾海進行長期的監測與研究,希望能早日找出有效的解決方法。

Continue reading

後壁湖盜採獵魚問題嚴重

a3-5據蘋果日報報導,屏東縣後壁湖海洋資源保護示範區,近來天天上演盜採事件,社區巡守員凌晨發現潛水客非法獵魚,打電話通知附近的國家公園警察小隊,卻無人接聽,懷疑墾警隊忙著執行護鷹計劃,顧不得保護區。

後壁湖海洋資源保護示範區以海底珊瑚種類豐富聞名,這幾年保育有成,墾管處發現,原本爆量成長的海膽,今年數量大幅下降;儘管墾丁國家公園警察隊宣稱盜採情形逐年減少,當地居民卻經常發現不肖份子公然盜採,生態面臨危機。

大光社區巡守隊員透露:「盜採事件幾乎天天上演!」十九日清晨一點,他發現兩名潛水客揹重裝備在後壁湖潟湖區拿魚槍打魚,立即上前喝斥:「你們不知道這邊是禁捕區嗎?馬上卸下魚貨!我報警了。」潛水客悻悻然倒出被叉破肚的魚,諷刺的是,他當場撥後壁湖小隊電話,卻沒人接聽,只能眼睜睜看潛水客離去。巡守員怒罵:「墾警隊人力不足,又要執行一般勤務,現在是墾丁賞鷹季,警方顧山不顧海,保護區廢掉算了!」

Continue reading

2100年 海洋生物全遭殃

圖片美國夏威夷大學最新公布的研究報告指出,受到氣候變遷影響,海洋酸化、缺氧與汙染等問題,到了2100年,覆蓋地球近7成的海洋將無法從氣候變遷帶來的影響中倖免。先前世界海洋觀察組織報告指出,包括台灣在內的亞洲國家,海洋健康指數偏低,顯示附近海域野生魚類已經快要耗竭。

夏威夷大學研究者計算出2種大氣二氧化碳不同含量時,海水溫度、酸鹼值與含氧量等變化,第一種模擬場景是2100年大氣中碳含量達900ppm,第二種為550ppm,結果發現屆時地球上大部分海洋都會出現海水暖化、酸化、缺氧與生物活動力降低的影響,只有在南北極區極少範圍能夠倖免。

研究發現,2100年時全球海洋上層平均溫度增加幅度將介於攝氏1.2度至2.6度之間,含氧量則將減低4%,酸鹼值降低範圍將為0.15與0.31之間,浮游生物的活動力也較目前水準減弱10%,海床部分溫度、酸鹼值與含氧量變化規模則會較小。

Continue reading

幫海洋繫上一條藍絲帶

save ocean世界銀行(World Bank)日前公布一個名為《藍絲帶小組》(Blue Ribbon Panel)的研究報告,這集合了21位學者、專家、環保人士所撰寫的29頁報告指出,對抗過度漁獵、汙染及氣候變遷的政策常常不見成效且不夠完備,在協助拯救耗竭魚資源上,企業應扮演更重要角色,避免海洋生態系統遭受不可挽回的破壞。

研究建議公部門與私部門加強合作,讓企業、政府、地方社群及其他組織都加入海洋生態系統維護。海洋生態系統是地球上10億人的蛋白質來源,對開發中國家特別重要。

專家小組主席,同時也是澳洲昆士蘭大學(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全球變遷研究所(Global Change Institute)所長的赫格古貝格(Ove Hoegh-Guldberg)教授透過電話告訴路透社:「必須讓大型海產企業的執行長一起坐在會議桌前,透過更完善的管理方式,地球上某處學到的經驗將可更輕易地應用在其他地方。泰國珊瑚礁面臨的問題和坦尚尼亞珊瑚礁的問題是一樣的。重要的是創建1個平台,能夠以全球社群的身分交換想法並建立技術。」

Continue reading

鮪魚快被我們吃完了!

9月初,環太平洋國家接受日本建議,把2014年捕撈未成年黑鮪魚的數量,由2002年到2004年漁獲量的年平均值縮減至少15%。因為日本已經意識到,目前在日本海域附近能捕撈黑鮪魚數量,已經下降至警戒的低水準。環保團體也警告,挽救太平洋鮪魚的時日無多。

2-tuna-Tsukiji-fish-market黑鮪魚數量銳減的元凶是過度捕撈,尤其是尚未到產卵年齡的幼魚被大量捕撈,嚴重破壞黑鮪魚生態而無法延續生命。商業性過度捕撈黑鮪幼魚,讓去年黑鮪魚的漁獲量僅5,500公噸,較2011年銳減達60%。在北太平洋(包括日本海域)有生育能力的黑鮪魚數量,自1990年代中以來即持續下降,科學家評估目前已下降至歷史新低。

過度捕撈的後遺症已反映在魚市交易上。過去在日本海常捕撈到的黑鮪魚,通常重量逾100公斤。今年夏季,在魚市最常見的是3歲大的幼魚,重量僅20公斤出頭。這些幼魚難以吸引來自東京築地市場的買家,只能以低價出售。

目前在北太平洋捕撈到的黑鮪魚,逾90%為3歲以下的幼魚。因此,北太平洋鮪魚國際科學委員會(ISC)在夏季時呼籲,縮減捕撈黑鮪幼魚的限額,並警告過度捕撈會加快滅絕黑鮪魚群。日本農林水產省的水產廳副廳長宮原正典說:「我們無法再找到足夠的黑鮪幼魚供我們食用。商業漁民和消費者都必須節制。」

Continue reading

全球漁業的希望繫於「集體權利」?

mmw_fishery_article「公有地悲劇」是全球漁場過度捕撈的一個結構困境,BBC在日前一篇冰島大學Ragnar Arnason教授的專訪中就認為,只有透過「建立全球社群、分享集體權利」的方式,才能夠找到解決目前漁業過度捕撈問題的出路。

在專訪中,Arnason教授認為漁業資源衰竭的原因主要有二:

improvements in the technology available to fishing fleets and the fast rise in the human population and its purchasing power.

他認為,過去把捕撈權視為每個國家或公司「個別」的權利,造成了各國漁民自私自利地為了短期利益竭澤而漁,他因此認為應該把漁權當作一種「長期的集體權利」: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