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經濟學] 東港大魚市場的交易

主題:東港大魚市場的交易

講者: 國立中山大學社會學研究所 林伊辰

Advertisements

[政治經濟學]103/12/09課程記錄

授課教授:黃書緯  老師

授課日期:103/12/09

參考資料:

周桂田,2008,〈從「全球化風險」到「全球在地化風險」之研究進路:對貝克理論的批判思考》,《政治與社會哲學評論》,第24期。

周桂田,2005,〈全球化下風險社會之政治實踐〉,《政治學及現代社會》,李炳南主編,頁125-172。

內容簡介:

本週課程討論「風險」。

談到風險,一般指涉發生的事件、損失、危機的機率,充滿不確定性,購過計算進行評估其發生機率,損害程度端視人類主觀認知與事件的客觀存在的落差而定。

未命名

論及風險,可以從第一現代與到第二現代談起。第一現代指涉工業化時期的「匱乏社會」,核心關懷在於階級,可見於馬克思、韋伯等著作。此時期關注財富分配邏輯,剩餘價值不平等但合法的分配,致使貧富差距擴大的問題。另方面,大自然的可利用性受到重視,人的勞動力也從傳統社會中被強制釋放,工業社會將自然視為資源,將人視為勞動力。這種現象,仍體現於今日的第三世界國家。

第一現代的風險是可以藉由感官加以接觸並有著此時此地的特性,多見於職業風險,如工殤、環境污染等。因此,此時期強調免於貧困的團結,藉由無產階級團結來爭取剩餘價值的合理分配。

第二現代指涉的是「現代社會」,面對過去工業社會製造的環境汙染與財富積累,先進國家逐漸以工廠遷移或業務外包的方式,將風險外包給發展中國家或第三世界國家。如何讓現代化過程中被系統地製造出來的風險轉為無害,並侷限在合理邊界之中管理,成為最大課題。

於此時期,風險在技術經濟發展本身的後續問題與西方福利國家的出現中被凸顯出來。人們對於風險的感受能力已被剝奪,風險不如過去可以直接由身體感受,而需要透過論述、證明建立。系統風險不受時空所限制,因此,當人們無時無刻、無疆無界都在面臨未知/不明風險時,改為訴諸免於恐懼的團結。

從匱乏社會到現代社會的過程,今日只有西方先進國家完整經歷。假使這樣的過程是線性進行的,那麼不同國家就散在不同階段,但經常出現的是不同階段的國家也混雜了不同的問題,可見於全球化風險與全球在地化風險。

風險全球化,反映在環境與經濟等風險上,但各地對於風險感知不同且感受不一,難以聯合。無所不在的風險社會,對於風險有著不同定義,關注點也不同。相同的是,風險成了結構問題,有受害者但沒人負責。所有人都捲入了全球化風險之中,但國家卻退出了。

由此,可以歸納出五個核心問題。

對風險的定義、介紹與定位,佔據社會政治的樞紐定位。市民與專家對於風險的界定,後者的定義會較前者來得受重視。

未命名

現代化風險的迴力棒效應,雖然先進國家利用外包的方式迴避,外包風險仍會回歸,將階級結構炸開。即便是權勢階級,也面臨風險與不安全。以日本311為例,日本將核電廠設置於東北供電東京,但核災爆發,東京亦難避免汙染擴散造成的傷害。

現代化風險成為一筆大買賣,藉由金融交易解決問題,但這是經濟學家所追求的無以結算的需求。

在風險處境中,意識決定了存在,知識贏得新的政治意義。以六輕汙染為例,雖然六輕居民感知到汙染,卻需要透過學者研究來證明污染的存在。由此可知,風險是知識與權力的戰爭。

風險,使得過去那些不被認為是政治的,都將政治化,握有權力者決定了風險分配。如發電廠與核廢料處理場的設置地點、工業區的開發蒙受空氣汙染等。

由上可知,現代化風險的知識依賴導致以下問題的出現。

因為現代化風險的特定區域性與非特定普遍性,使得災害路徑難以掌握。而風險其中隱含的倫理,暗示人們早晚都需要接受,因此讓人選擇保持現狀。科學理性過去壟斷了知識的主導權,但在風險定義中科學理性逐漸被打破,可見於核能討論裡技術可支配性與核災潛在性兩者的討論。面對風險,行動者具有的反身性,把自己視為事實與問題的產品與生產者,並分析自身。在風險定義漸趨多樣化的今日,有越來越多風險出現並交織。然而,在風險的因果鍊與循環傷害裡,沒有原因、行動者和負責人,只有結構與受害者為人所知。風險的認定經常來自議題,有其即時性並引起大程度的注目。

在風險生產與認知的過程中,不被認知到的風險也會被忽略,風險或危險之所以受到注目,是因為依附於政治與文化土壤所致,清境農場的開發即為一例。對於潛在風險的示警,也會被說成是為了製造問題而吹毛求疵,或因缺乏研究、科學證據證實不被採信,非理性的情緒與感官認知亦然。此外,沒有風險就沒有發展的論述也為人所相信。台塑六輕開發,即為結合缺乏科學證據和貧窮恐懼下的一例開發。風險的評估可來自台塑內部資訊、研究設點推估和民眾生活感知,這反映了知識背後的不平等,當台塑隱蔽資料又質疑研究推估和民眾感知時,風險評估難以全面,直到大型災害引起社會關注時,風險已成為災難。

全球化風險結合生態風險(工業文明/高科技等)與新的社會不平等(風險承擔不平均),如資源匱乏者或下層階級,在風險分配過程中會受到更多傷害。全球化風險的政治實踐,在主權國家能力的削弱和官僚專家政治失能的情況下,官方逐漸向加害者靠攏,卻無法解決問題。因為風險責任的分散化,國家、協調機制和公民社會需要合作來面對風險。因此,風險經常是由下而上的政治,公民社會的覺醒,反映在次政治所暴露的、更大的不安感,透過聯合當地/跨國的人民來進行自力救濟。

當定義風險成為一場戰爭,如何形塑危險共同體,並集結起而抗爭就成為要事。但這個集結往往在企業的降價、提供福利、時間淡化等情況下輕易瓦解,社會的憤怒與突然的集結都難以持續。世界社會的烏托邦,必須找出隱藏的政治主體,如消費者,奪回風險的定義權,訴諸出於恐懼的團結,雖然是情緒性、缺乏科學證據的團結,卻是基於恐懼連帶的運作,如紀錄片、論述建立等方式。但這樣的運作方式,除了反對者以外,資方也以同樣的方式訴諸對風險的恐懼。

以風險的框架談論課程的主題──鮪魚,鮪魚養殖對日本而言解決了鮪魚日漸稀缺的問題,但對第三世界而言,卻有著海洋生態的破壞與漁業資源缺乏的風險。公地悲劇來自各地對鮪魚的定位有所不同,因此面對了不同的風險,也提出了不同的解決方案,難以聯合或共同解決問題。

[政治經濟學]103/12/02課程記錄

授課教授:黃書緯  老師

授課日期:103/12/03

參考資料:

劉佩修、賴寧寧、吳和懋,2011,〈阿共、銀彈、虱目魚〉,《商業週刊》,第1249期。

楊思瑞,2014,〈虱目魚契作銷陸 邁入第四年〉,中央社報導,http://www.cna.com.tw/news/aloc/201403210136-1.aspx

呂國禎,2014,〈台灣秋刀魚世界第一,中國正在整套移植〉,《天下雜誌》,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62721

林倖妃,2012,〈台灣高檔魚 全進大陸人的胃〉,《天下雜誌》,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32280&page=1

內容簡介:

本週課程討論台灣契作漁業,以學甲虱目魚為例,閱讀相關文本進行討論。台灣虱目魚養殖,以外銷為大宗,約占70%。台南學甲虱目魚契作,提供養殖戶除了大盤收購以外的新選擇。由國台辦居中,台灣學甲與上海水產簽約,將養殖虱目魚進口至中國市場。學甲則與養殖戶簽約,以契作價收購虱目魚,直接銷往中國。不同於大盤收購價的浮動,契作價不僅相對穩定,且高於收購價許多,使養殖戶往往樂於簽約。

未命名

虱目魚契作為中國統戰策略一環,以高額資金投入契作,藉由地方派系作為中介、國台辦做為橋樑,將政治關係潛藏於經濟之下。因此,當中資發現中國市場因飲食習慣不同使得虱目魚接受度不高,加上學甲連年虧損與統戰效果不彰等情況下,中國開始撤資,學甲仍需繼續合作契約,苦於庫存過多,而著手策劃各種銷售虱目魚的方案。

一般養殖戶以外,食安風起的今日,開始有強調高品質虱目魚的精緻養殖戶出現。常見的方式為抽取海水養殖並減少投藥,以高價區隔大量養殖的市場。

未命名

虱目魚在行銷上的困局,首當其衝在於「新鮮」,當日和隔夜的落差使他在拓展市場上難有施展。虱目魚在市場之定位已成傳統難以操作,即使有高品質的高單價虱目魚出現,但建立品牌、通路和行銷都勢必提高成本,回收期長,養殖戶的投資恐難回收,其養殖法也必須面對六輕帶來的海水汙染風險。契作的收購價雖對養殖戶較友善,然而契作連結兩岸政策方能實行,並非長久之道。

在飲食文化的差異上,虱目魚的烹調和加工品選擇極少,若未能開發熱門產品,來越過文化門檻使消費者願意花錢購買,在推廣上必然不利。舉例來說,台灣的虱目魚養殖多在高雄,但「台南虱目魚」這個文化符碼深植人心,使台南得以將虱目魚結合觀光進一步推廣,例如將虱目魚罐頭作為伴手禮行銷,解決不便攜帶和新鮮度的問題。缺乏這一層刻板印象的高雄,虱目魚則定位於外銷或作為日常食魚。

綜上討論,從虱目魚的養殖到跨國流通,同學們可以試著想想,台灣未來若有日開始發展需要更多資本、面對更多風險的鮪魚養殖,會是什麼樣的景況。

課程活動-小組討論搶答:從政治經濟學角度,分析台灣虱目魚的現況

未命名

小組討論(一)

未命名

小組討論(二)

未命名

小組討論(三)

未命名

小組搶答時間未命名 未命名

同學分享與討論

未命名

老師帶同學討論在校內辦虱目魚推廣活動可行方案

未命名老師總結本日課程

[政治經濟學]103/11/25課程記錄

授課教師:黃書緯  老師

授課日期:103/11/25

參考資料:

鄭陸霖,2014,〈道德經濟在消費社會中還有機會嗎?一個實質與形式分析雙軌並進的理論重構〉,《台灣社會學刊》,第54期。

Calum Robert,2014,《獵殺海洋:一部自我毀滅的人類文明史》(吳佳其譯),台北:我們出版。

綠色和平,綠島鰹竿釣漁法,http://www.greenpeace.org/taiwan/zh/sites/2013/Green-Island-pole-line-fishing/

內容簡介:

本週課程討論「技術」。在前幾週的課程裡,可以觀察到科技與技術的進步改變了漁業的產業樣貌,由小單位撈捕或漁釣的傳統方式,走向漁業工業化、大型化的型態。

傳統漁法以蹦火漁法為例,蹦火為捕撈青鱗魚的漁法,利用青鱗魚的趨光特性,深夜出船,由一人掌火引誘魚群躍出海面,其他漁工負責以大網撈捕,漁季在三到六月。台灣的傳統漁法還有綠島鰹竿釣,似日本一本釣,同時使用丁香魚與假餌混淆鰹魚的判斷而上鉤,魚落甲板隨即可再甩竿入海。

傳統漁法接近生態永續經營的觀念,且重度仰賴漁工本身的技術,必須透過傳承才得以繼續。在海洋資源快速減少、漁獲量下降的現況,傳統漁法無法與大型工業化漁業競爭,還得面臨漁工老齡化的問題。

大型工業化漁業相較於傳統漁法更有效率,運用資本與新科技提高收入,聘用低廉的外籍漁工降低成本,如人工集魚器的使用讓漁船快速捕獲大量鮪魚,但混獲的結果造成漁業資源減少,加上底拖網使用,連帶破壞了海洋生態。

在漁業上,技術演進、工業化等轉變都是為了追求更高效率而生。但是海洋資源的流動,在技術轉變的過程,大資本使用新科技與大量低廉漁工讓漁獲集中,傳統技術的漁獲量於焉受到衝擊。

由此,技術物的政治性有幾種討論方式:(一)技術決定論:技術有內在動力,將會主導社會發展;(二)社會決定論:技術無法決定什麼,關鍵在於技術背後的權力擁有者;(三)技術政治論:關注技術物的特性與其意義,技術本身就是政治現象,技術物的政治性,就在於隱匿權力之作用。以漁業為例,傳統漁法常講「討海」,即因漁人對海的未知,故漁獲無法確定,技術或知識不足以涵蓋整個海洋資源分布;大型資本漁業則使用集魚器和圍網,全知海洋。

未命名

是以,我們來討論底拖網的出現,改變了什麼?又隱藏了什麼?底拖網本身道德嗎?

小型或個人漁業活動及傳統技術的沒落,緣起於漁業資源的快速枯竭。大型的全球資源以全知的姿態將漁獲一網打盡,雖然加快漁業資源的耗竭,也使得魚價下降,更多人可以食用海產,漁工生計得到照應。

當海洋資源出現警訊時,漁民缺乏科學支持,民眾也沒有足夠資訊來源,兩者在議題站上對立面,大型工業化的漁撈卻因在海產加工產業鏈裡隱去,不須直接面對消費者。

技術的道德難題,在於技術精進並非單向為惡,也反映在飲食的兩難上。引進技術解決飢餓,也帶來飲食風險、資源耗竭等問題。跨國規範契約的簽訂雖立意良善,卻始終難以落實,在於發展中國家與先進國家的對立,全球產業鏈與跨國外包,雖然提升了發展中國家的GDP,卻也讓汙染流向該地,改變了當地原本的社會與文化樣貌。

 小組討論時間:

從期末報告題目中,找出漁業技術對該領域之影響

未命名 未命名

東港鮪魚祭中,鮪魚從捕撈到餐桌的過程

未命名

  • 不同定位的壽司店在進貨通路上的差異

未命名

  • 台灣生魚片通路裡冷藏與生鮮處理的技術

未命名

[政治經濟學]103/11/11課程記錄

授課教師:黃書緯  老師

授課日期:103/11/11

參考資料:

鄭陸霖,2014,〈道德經濟在消費社會中還有機會嗎?一個實質與形式分析雙軌並進的理論重構〉,《台灣社會學刊》,第54期。

曾瑋文,2010,《台灣近海漁民的道德經濟:兼論全球化環境治理的地方意義》,東海社研所碩士論文。

林苑愉,2013,《台灣遠洋漁業的勞動體制:鮪延繩釣船長討海經驗分析》,國立屏東教育大學社發所碩士論文。

內容簡介:

本週課程由討論漁業權力關係開始,請各組同學分別閱讀論文後進行關係圖繪製,完成後進行發表。

未命名未命名未命名

發表結束後,老師帶領同學討論三組關係圖的異同。從同學的觀察,可以發現本文從船長觀點出發,主要描述大面向的權力運作,缺乏漁工觀點。

另外,文章強調了國籍的重要性。船長通常以位階分化漁工,透過任命中國漁工為幹部、其他國籍漁工為苦力的方式,將縱向紛爭(船長-漁工)轉化為橫向紛爭(幹部-苦力)。在漁船這個封閉空間裡,高度工作壓力和族群間的紛爭,往往形成喋血事件。船長雖然是漁船上擁有最大權力者,仍要透過任命大俥的方式來轉移漁工對船長的憤怒。

在關係圖中,政府向船公司課稅,但無力解決跨國間的漁業問題。船公司為求自保會掛外籍國旗或購買外籍船隻,有時船隻會以雇用傭兵的方式自保。

未命名

比較之前讀過的趕工遊戲,不難發現雖然同為權力擁有者,船長和廠長卻有許多相異之處。船長的權力只限於船上,不會擴張,但工廠有擴廠可能。在營利方面,船長和船公司簽約來劃定盈利分配,類似外包機制,船公司不插手船務,漁工收入固定與漁獲多少無關,於是在趕工過程中只有船長獲利增加。船長的角色與台灣本土中小企業的小工廠老闆很像,並不將自己視為船公司職員,反而自我定位為小老闆,與幹部進行黑白臉分工,船長獎勵、幹部催工來完成趕工遊戲。廠長的角色則為工薪階級。

在海洋資源日益減少的現在,漁工生活處境和漁船捕撈方式也隨之改變。有志者試著從消費者運動或非政府組織的角度來解決問題。這種呼聲的出現,回應到今天的主題「道德經濟」。

社會中各種領域的運作方式不盡相同,表現在道德觀、倫理、價值觀等評斷標準上。這些量尺彼此間的相互矛盾和衝突,進而形成問題。當人們意識到問題後,試圖以規範解決問題時,會遇到規範訂定的種種難題,例如由誰訂定、不同層級行動者和價值觀孰輕孰重等。

以本門課的主題鮪魚為例,請同學尋找鮪魚的相關新聞,並分析其中的道德經濟面向。

鮪魚濫捕和滅絕的速度與日俱增,開始有鮪魚公約組織或漁業法律、跨國NGO組織設計的方案等解決方式被提出。但由外強加的規範,難以解決社會既有結構的種種內在規範,於是內部組織試圖引用外部組織與規範來改善社會。本地人、NGO和國際公約組織代表了三種不同倫理觀,本地人雖意識到問題,但接受國際公約等外部倫理觀可能惡化當地其他問題。在外部倫理觀與內部道德觀之間,利益極大化往往是考量的基準。漁民對漁業資源減少有所感知,而國際組織的濫捕指控經常忽略了漁民本身的道德觀,無法從根本解決。

從消費者的立場來看,鮪魚在市場定位的雙面,既是高單價話題商品(黑鮪魚),也是用來做罐頭的瑕疵品,兩者都必須面對鮪魚快速減少的現況。消費者運動主張消費者可以透過自主規範來減少消費或轉移消費來面對鮪魚大量消失的問題,例如選購還未瀕絕的魚種或環境友善漁法捕捉的鮪魚。

在飲食面向,除了魚種本身的問題,搭配生魚片食用的芥末同樣有需要面對的道德難題。高價的天然芥末-山葵,大量種植會對環境產生不良影響,產量不多但需求日高,人工芥末於焉出現。人工芥末由山葵抽取物、色素等材料製成,幾乎不具山葵的殺菌功能,冷凍技術的出現解決了部分生魚片殺菌的需求,但技術未能全面,某些魚種仍殘有寄生蟲等問題,如鮭魚。

消費者雖然明白食用生魚片與人工芥末可能的危險,但沒有立即性的飲食風險、未及反彈線的情況下,消費者雖有考量但還未形成行動。消費者運動需要消費者的集體反抗意識集結,但反彈線出現時,往往已到了證實危及性命或物種瀕絕的地步,原本著重經濟理性的考量,才會改為從道德上進行訴求。

綜上述,老師希望同學可以從道德經濟出發,進一步思考漁工的血汗勞動和毀滅式的捕撈漁法。而在漁業日稀的今日,各個行動者要如何去面對這個共同的難題,又如何轉譯外部規範為內部理解與吸收。除了規範制度以外,行動者又要如何激發人們停止自利式思考,改變生活方式。

未命名未命名

未命名

[政治經濟學]103/11/04課程記錄

授課老師:黃書緯  老師

授課日期:103/11/04

參考資料:

Michael Burawoy,2005,《製造甘願》(林宗弘等譯),台北:群學。

謝國雄,1992,〈隱形工廠:台灣的外包點與家庭代工〉,《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第13期:137-160。

內容簡介:

本週主題為「勞動」,課程由「工作」談起。

工作目的分為經濟性和倫理性,經濟性目的如馬克思提出的「產業後備軍」,倫理性目的則如韋伯《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所論。從工作倫理、工作型態和經濟結構三面向討論,三者關係可試繪如下:

未命名

經濟結構影響工作型態,工作型態形塑工作倫理。是以,經濟結構的變遷影響工作的型態,形成新型態者亦有之。工作型態因時制宜,影響上位者對下位者的勞動控制有所改變,世代間有著不同的工作倫理,對好員工的要求不盡相同。例如契約工、專案聘約等非典型勞動型態因應金融海嘯、產業結構轉型等因素而生,企業或雇主對於正職與非典勞動者的工作倫理有不同的要求。非典型勞動不同於過去相對穩定、高薪的正職人員,高流動性和低薪使得非典型勞動者給人草莓、不耐操、易離職的印象。

進一步問,為何人們甘願服從工作倫理,成為「那樣的工人」?

深究「趕工共識」的內涵,由於工作組織隨著生產技術改變而轉型,加上計件制催化,工廠內出現「趕工遊戲」。計件制多做多領的規則,使工人在工作過程中為了加快流程,減少不必要的動作來配合機械,出現被機械所定義的現象。這是機械操作員和規範各種社會或非社會對象間,經歷一系列工作步驟所構成的遊戲。遊戲規則是一組由外強加的關係,而趕工的藝術便在於如何操作這些關係,儘快由此步驟到下一步驟。在此過程中,集體意識出現、工作分配和引進設備等因素都影響了遊戲的進行。

工作現場的文化環繞著趕工而運轉,工人被吸納到這種特殊的活動和語言之中是遲早之事。這顯現了趕工對於工人自身的意義,在於發現自己自發配合管理階層可以生產更多剩餘價值。

機械的控制與受制於他人這兩件事之間的緊張關係,和生產活動與生產現場關係之間的緊張關係,都是導致工作場所的特殊衝突模式。分散這種衝突的方式在於將階層間的縱向衝突,重塑為橫向的衝突與競爭。原本的縱向衝突源於上對下要求趕工,多發生於新技術引進時,工人與管理階層的衝突,多以獎金或隨時間淡化的方式解決。當縱向衝突轉為橫向衝突,則成了不同部門或生產線之間的競賽,管理階層得以豁免於衝突之外。

以此為基,課程討論台灣遠洋漁業勞動環境。

近年來,漁業使用集魚器和圍網進行無差別濫捕,使得海洋漁業資源急速減少。當過於造成環境資源減少,經濟結構也隨之變差,影響了漁工的勞動條件與環境。

船東為了增加收益、降低成本,雇用外籍漁工進行漁撈。雖然台灣法律並未開放中國漁工,但在政府默許但不得入境台灣也沒有保險的狀況下,出現了境外雇用的方式。中國漁工住在以廢棄郵輪改裝的海上旅館(2002年才開始設置境外安置中心),漁船行駛到海上旅館接了中國漁工至海上進行漁撈。因不適用台灣勞動相關法律,不平等的工作契約也沒有強制力,僅有道義上的責任,未能保障漁工的勞動條件。

過去雇用外籍漁工常出現海上喋血案件,外籍漁工和台灣船東的縱向衝突,轉變為外籍漁工殺害台灣船東的事件。近年台灣船東開始採取國籍分工的方式,任中國漁工作為幹部,其他外籍漁工則在其之下任苦力,將縱向衝突轉為橫向衝突來分散衝突。

 活動照片:

未命名未命名

課程活動:繪製「趕工遊戲」的角色關係圖及發表

未命名未命名未命名未命名

未命名未命名

未命名

[政治經濟學]103/10/28課程記錄

授課老師: 黃書緯  老師

授課日期:103/10/28

演講:USC Sea Grant Program: Integrating Research, Adivsory Services/Outreach,Education.

講者:Linda Duguay(USC Wrigley Institute, Director of Research Director, USC Sea Grant Program)

 內容簡介:

「海洋教育很重要,那大學可以在這過程中扮演什麼角色呢?」幾十年來,美國推動Sea Grant Model,選擇了三十幾個海岸,以大學為主,結合社區推廣海洋教育。本次演講邀請美國南加大Sea Grant主任Linda Duguay教授,與大家分享Sea Grant model如何贊助科學家在海岸與海洋進行社會與自然科學的研究,並且將其研究與相關行動者的工作作結合。

活動照片:

未命名未命名未命名未命名未命名未命名未命名未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