蒐集核三電廠入水口的生態豐富度

課程名稱:海洋與海岸管理

日期:102學年第一學期

主題:蒐集核三電廠入水口的生態豐富度

地點:屏東南灣核電三廠(出水口與入水口)

出水口的生態破壞

第三核能發電廠(簡稱核三廠)是位於台灣屏東縣恆春鎮的一座核能發電廠,由台灣電力公司經營,為唯一座落於南台灣的核能發電廠。民航局劃定本廠周邊2海浬為限航區,晝夜連續限航。其建廠於1978年,乃中華民國政府推動的十二大建設之一。反應爐型式為輕水壓水式反應爐,是台灣唯一使用此型式反應爐的發電廠。由於整個廠區毗鄰南灣,也成為墾丁國家公園內的顯著地標之一。

核能雖然是發電效率最高的一種發電方式,但是沒有十全十美的事,有利必有弊,一個能夠造就人類極大福利的核電廠,對人類、環境、生態和生物都是會有影響的。這次就讓我們好好地探究,究竟台灣的第三核能發電廠(簡稱核三廠),對於當地的生態環境有著哪些的影響呢?我們將由核電廠抽取海水降溫爐心方面作探討。由於核三廠位於好山好水的屏東南灣,南灣海邊的珊瑚是為台灣南部一大生物、觀光與學術研究之資源,每年來為此地帶來豐富的遊客與經濟收入,也有許多學術研究在此進行,隨著核三廠的建立,排出熱廢水,造成珊瑚白化……等對於生態環境的影響,是不容忽視的!

民國103年1月19號,我們展開了這趟訪問之旅,計畫前往屏東南灣的核三廠看進出水口的生態,希望透過觀察與儀器探測的方式去了解水下生態豐富度,觀看出水口與入水口海底下海床珊瑚分布狀況,藉此來比較出水口與入水口的珊瑚分布狀況與水下生態豐富度,或許能從中探究出些端倪。

由於當地海象不佳,我們無法以高貴儀器做探測,於是我們使用人體試驗,我們親自到排放廢水出水口的地方,以手感知排放廢水的溫度,雖然不是以精準儀器測得,也沒有精準的數字顯示溫度數據,但我們以人的觀點來探討,當人類(恆溫動物)都已經覺得排出的海水對於一般海水溫度較高,那可想而知對於魚類(變溫動物)或其他生物,對於感受到的溫度變化一定比人類感知的要大!可想像其影響力!

希望大家能夠透過這部影片,更認識核三廠也更了解核三廠所帶來的有缺點,正所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人類該如何在能源與生態環境上做抉擇呢?這是個絕對不容忽視的問題!

四重溪中下游環境影響變化

課程名稱:海洋與海岸管理

日期:102學年第一學期

主題:四重溪中下游環境影響變化

地點:屏東四重溪

四重溪中下游環境影響變化

本片旨在探討屏東縣牡丹鄉的四重溪受到人為或自然因素的影響後的變化,四重溪的出海口由於有經過人工海岸的改造,經過這種的建設過後,會造成此處形成沒口河,而且人工海岸的設置,也會改變這邊的浪的侵蝕跟堆積,還會改變此處的海岸景觀,海流也會因此改變。

並且進一步探討上游興建的牡丹水庫對四重溪的影響,接受採訪的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韓僑權教授則認為,建設水庫本來就會對河流造成影響,而對四重溪的影響莫過於可能會提早造成沒口河的形成,但韓教授認為最主要的原因可能還是氣候所造成的,大氣溫度以及雨量……等因素,都是造成四重溪改變的原因,而且近年來這些因素影響的速度逐漸的變快,生態無法適應。

牡丹水庫對四重溪中的洄游性生物也有影響,興建水庫後,水庫成為了一道攔阻,洄游的地方只要是比水庫更上游的生物,幾乎在興建水庫後都消失了;而四重溪下游的沒口河也一樣會對洄游性生物也有影響,所以整條四重溪內的洄游性生物幾乎很難生存於此,更還有些洄游性生物減少的原因是因為人為的捕捉。

而我們提出為何不用生態工程的方式解決沒口河的問題,韓教授則表示:如果使用生態工程的方式去清理,不但成本很高,而且需要非常多的時間,若速度不敵自然產生的速度,即為白費功夫。而且說不定當這邊已經處理完了,反而又造成另外一邊的改變,因為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浪的影響,所以該怎麼做,還需要在更進一步的審慎思考。

[環境決策與管理]103/10/28課程記錄

授課老師:陳威翔  老師

授課日期:103/10/28

參考資料:

  • 林建三(2011),第五章 環境生態學,環境規劃與管理,文笙書局,共40頁。
  • 補充講義。

內容簡介:

研究人為干擾下,生態系統的內在變化原理、規律、及對人類的反應,尋求受損生態系統恢復、重建、及保護對策的科學,環境生態學即利用生態學之技術、知識、原理以維持環境系統之持續穩定發展、判斷對環境或人體產生危害之物質或物種和尋找有效控制或轉移之方式策略。

課程大綱:

延續上周的課程,課程一開始,老師並舉了環境決策例子,一個錯誤的環境決策:諾魯失敗之案例探討,早在諾魯獨立前,當地之環境早已被殖民國破壞,獨立後之諾魯為了快速發展經濟,錯失了恢復環境之時機,諾魯總統採用了弱永續性之概念,亦即若自然資本能夠以足夠高之價錢賣出,哪怕環境近乎毀滅,仍然滿足新古典經濟理論之經濟永續之定義。

隨著全球金融風暴,加上硝酸鹽貯存量漸漸枯竭,諾魯在經濟發展上出現了危機,諾魯政府開始藉由一些不尋常的方法來獲得收入,成為避稅天堂與洗錢中心,近年來接受澳大利亞政府援助,為了回報澳大利亞,諾魯政府設置拘留所提供澳大利亞處理非法入侵之難民,開採硝酸鹽雖然能夠迅速的提升諾魯之經濟發展,但畢竟硝酸鹽並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若開採時沒有妥善評估管理,一旦硝酸鹽開採殆盡,最後整個環境將回不去了,資源日漸減少之情況發生在世界各地,只是因為諾魯為小島國家,因此資源日漸減少之後果很容易被發現,隨著可用資源越來越少,人們漸漸意識到「金錢並不能換回物種滅絕或受破壞之生態系統。」

課程後面,以生態系統的平衡及調節來收尾,自然狀態下的生態系,會隨著外在條件變化而不斷更斷其界限。在自然生態系中,沒有恆常穩定的平衡,只有所謂的動態平衡,最後以生物多樣性公約和拉姆薩爾溼地公約呼籲環境保護。

活動照片:

未命名未命名

經濟發展和自然生態,你要?

經濟發展與自然生態之間如何取捨?一直是台灣社會爭辯不休問題。而挪威政府認為這之間有個新的可能。

iunSvFKQvEhk日前,挪威新政府做出承諾,將停止保護區的鑽油計畫,以保護珍貴海域免於石油開發的威脅,將自然的價值擺在石油需求前面。

2013年,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挪威分會發起保護羅弗敦、韋斯特龍和賽尼亞海岸免於石油和天然氣探勘的運動。在這些地區進行石油和天然氣開發活動可能威脅全世界最大的鱈魚群聚落,全世界最大的冷水珊瑚礁群以及歐洲大陸最大的海鳥棲息地。

「不僅我們多年來的努力總算有了回報,對於鱈魚群、海鳥以及全世界最大的冷水珊瑚礁,甚至對於一個欲轉型成100%利用可再生能源的國家來說,都是空前的勝利。」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挪威分會執行長Nina Jensen說。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