墾丁南灣珊瑚礁受污染

Image墾丁南灣以水質清澈聞名,最近一份調查報告卻顯示,南灣珊瑚礁體含多種污染物!其中不乏多環芳香烴(烴音同清)等難代謝的環境荷爾蒙。研究人員感嘆:「墾丁海域若不管控,恐會對生物造成威脅。」

屏東海生館、東華大學獲國科會補助執行四年研究,證實南灣珊瑚礁體累積有數十種以上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其中含多環芳香烴(PAHs)等十餘種多環境荷爾蒙,研究成果已刊登在國際環境期刊。

海生館副研究員柯風溪指出,多環芳香烴為穩定性極強的化學污染物質,主要來自有機物質未完全燃燒,如汽機車、船舶廢氣、垃圾、稻草燃燒,漏油等現象,一經排入環境即不易被分解,且親脂性的特質,會累積於生物體內。

柯風溪說,這項研究顯示海洋生物已發出警訊,墾丁海域以清澈見底聞名,但年年增加的旅客,可能持續增加環境荷爾蒙,並累積於珊瑚礁體內,目前雖未看出對珊瑚的具體影響,但產生病變可能性極大,海生館已著手進行毒物試驗,未來若不對南灣海域的人為活動加以管控,恐將成當地生物界一大威脅。

(新聞來源:蘋果日報

還要在珊瑚礁旁蓋旅館嗎?

「墾丁悠活麗緻渡假村」今年5月遭踢爆違法營運,目前在屏東縣政府補做環評程序,並已完成第二次專案小組審查。只是14年來悠活所在地萬里桐海岸,產生多少變化?柴山生態教育中心舉辦昨(27)日舉辦講座,海洋研究學者趙世民說,全世界大概只有台灣和共產國家會在這麼靠近珊瑚礁的地方蓋飯店;珊瑚礁研究學者陳昭倫也認為,悠活不能否認和當地海洋生態退化之關聯性。

1993年萬里桐潮間帶潮池中豐富的黑海參族群(攝影:趙世民)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昭倫說,除非能夠進行實驗,否則無法釐清悠活和當地海洋生物多樣性衰敗的關係。「最好的實驗就是讓飯店關30年,就能證明是否有相關。」

墾丁國家公園擁有四座海域生態保護區,其中萬里桐地區的潮間帶是墾丁國家公園內最為寬敞的地區。萬里桐小漁村位於恆春半島西側,面對台灣海峽。在1994年之前此地的潮間帶生態豐富,是學習珊瑚礁生態最佳的入門教育場地。但是自從1997年(悠活營建)之後,潮間帶的生態急遽變化。

萬里桐因為海洋生物的豐富,1年365天都可以做研究。幾乎是學者研究調查必到之地,這地區孕育了台灣重要的海洋學者。短短20年時間,卻改變了海岸景觀,白天遊客人潮絡繹不絕,到了晚上,遊客手上的手電筒更照亮的沙灘。「一天24小時不斷在潮間帶踩踏,怎會沒有影響?」趙世民說,因為飯店的存在,吸引人潮絡繹不絕,成為潮間帶生態災難。

Continue reading

藝術品保護海洋生態

圖片墨西哥坎昆附近一處國家公園的經理發現,當地熙來攘往的遊客讓曼丘尼斯珊瑚礁付出慘痛代價。

珊瑚礁周圍海水清澈湛藍,每年大約吸引8萬7000名潛水客到此造訪,配備水肺裝置的潛水客和遊覽船讓海龜、皇后神仙魚、斑點三棱箱魨及其他珊瑚礁生物大受干擾及驚嚇。經過一些嘗試錯誤,國家公園主任康托找到了一個解決方案:重新導引遊客前往另一個海底奇觀。

他讓英國藝術家泰勒創作了許多兼具人工珊瑚礁功能的水下雕塑,這座水底藝術博物館於2010年開張。這項計畫在艱難中起步,一開始,雕像上長出一層毛茸茸的海藻,

圖片

海膽紛紛附著在上面,旅遊業者要求國家公園進行清理。康托不得不清洗半數的雕塑,這讓他們從珊瑚礁生態中上了一課。除去了海膽的雕塑很快又再長出植物薄層(見右圖)。相反的是,沒處理的雕像則很快長滿了堅硬的碳酸鈣保護層,這是由海藻底下逐漸長出的生物群落所分泌,這些人工裝置逐漸成為一個微型的礁石。

直至今日,這處雕像公園與棲地已有超過450座由多孔水泥製成的深水雕像,一開始上面只長了火珊瑚,隨後,各式各樣的珊瑚、海綿及熱帶魚開始附生在雕塑上,形成繽紛多樣的生態;隨著雕像被掩蓋,一座完整的珊瑚礁便在該處成形。墨西哥有兩所大學的研究人員正在研究這些雕像如何隨著時間而轉變,以及該博物館吸引遊客離開鄰近備受干擾的珊瑚礁的程度。

康托說:「我們面臨的挑戰是必須吸引潛水客全都到雕像這裡來,如果可以找到不錯的替代方案,某種能夠吸引遊客的東西,不只是一天,還可能是兩天或三天,或許有一天我們就能完全不去打擾這些自然資源。」這些成果也能提供全球其他正努力進行類似工作的地方當參考。

( 新聞來源:PanSci泛科學 )

禁止捕魚,是保護珊瑚礁的開始

strait-of-georgia-under-water-exhibit加拿大園林及曠野協會(Canadian Parks and Wilderness Society,簡稱CPAWS)周二開始連續兩日,在西溫哥華外水域,以潛艇進行海底考察,觀看全球唯一仍有活玻璃海綿礁(Glass Sponge reefs)生長的珊瑚礁生態情況。協會將把海底研究的數據等資料交與當局,呼籲該水域劃為海洋生態保護區,禁止漁業運作以保護海床。

CPAWS海洋計劃總監簡森(Sabine Jessen)表示,玻璃海綿礁的出現,是比恐龍時期更早的4千萬年前。由於科學家於1987年,在卑詩北面海域,發現仍在生長的玻璃海綿礁,令生物學及海洋學家大為興奮,有機會對這種活化石進行研究。直至2001年,科學家再在離溫哥華不遠的喬治亞海峽(Strait of Georgia)水底200米處,發現玻璃海綿礁,更令科學家們雀躍。簡森表示,為保護這離市區不遠的珍貴海底生態,CPAWS會在明年6月,要求政府立例禁止在該區捕魚。

Continue reading

颱風重創後壁湖珊瑚

f_335277_1上個月底、天兔颱風的14級強風、橫掃整個恆春半島,而當天颱風掀起的巨浪,也重創了’’後壁湖海域’’的珊瑚,有的珊瑚被攔腰折斷,有的像是整片被怪手刨除,就連礁石、都裂成兩半。

台灣珊瑚學會常務理事蔡永春在新聞中表示:「下去之後都認不出來,整個珊瑚礁都變了,有的大的珊瑚礁,滾到前面來,海底有的都翻過來、裂開了。」

後壁湖是墾丁國家公園特別劃設的海洋資源保護區,以前有各種不同的石珊瑚、軟珊瑚覆蓋海底,但從這幾天拍到的畫面看來,有枝狀珊瑚被攔腰折斷,像這塊區域,整區珊瑚都被刨除,連礁石也斷落滾下,甚至被剖半,幸好墾管處初步調查整個後壁湖海域,只有核三廠入水口,和接近出水口一帶,損害比較嚴重。

(新聞來源:公共電視台

珊瑚礁跟鯊魚是同一國的!

美麗的珊瑚礁人人愛,而鯊魚總是被描繪成可怕的海洋生物人人除之後快。但一項由澳洲海洋科學院主持,長達10年的研究發現,人類為了鯊魚鰭而過度捕捉鯊魚所造成的一連串負面連鎖反應,可能嚴重影響珊瑚礁生態系。

Silvertip Sharks研究團隊由來自澳洲和加拿大的科學家組成,科學家觀察兩個位置偏遠的珊瑚礁系統後發現,鯊魚從該食物鏈消失後,幫助維繫珊瑚礁健康的魚群數量也驟減,並波及珊瑚礁健康。研究者觀察當地灰礁和雙髻鯊的關係,發現所謂的「潟流效應」,也就是笛鯛等中階掠食者的數量暴增。中階掠食者增加,吃掉太多的小型草食魚類,而這些小型魚類對於維持珊瑚礁的健康扮演關鍵角色。

科學家觀察位於澳洲西北外海的斯科特礁和羅利淺灘,印尼漁民長期合法在此用傳統方法大量捕撈鯊魚。「調查期間,每天約有四頭鯊魚被捕撈。聽起來不多,但如此捕撈歷時已久。都可以在漁民的船板上見到曬魚翅的景象。」澳洲海洋科學院首席科學家Mark Meekan說。每年全球有1億隻鯊魚被捕撈,多半是為了製作魚翅。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