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漁船非法過度捕撈鮪魚

環保團體綠色和平上午召開「失控的生魚片戰爭」記者會,強調過去60年間,太平洋黑鮪魚數量減少了96.4%,其中過度捕撈與非法作業是兩大問題,綠色和平過度捕撈、非法、無報告、不受規範(IUU)的漁業行為,每5艘就有1艘來自台灣,漁業署應該打擊不法漁業,減少漁業規模,確保漁民生計。

Defend our Oceans Campaign 2006綠色和平海洋專案主任顏寧表示,台灣擁有全球最堅強的延繩釣船隊,在供應全球6成鮪魚來源的中西太平洋擁有超過1500艘延繩釣漁船,捕撈量每年17萬噸,佔了全球3分之1,每3片生魚片,就有1片來自台灣。

顏寧表示,漁業資源減少,漁船只好加長停留在海上時間,對漁民相當辛苦,也因工作環境越來越惡劣,漁工喋血事件不斷發生,過去10年已經有40名台籍船長或幹部遇害,外籍船員失蹤或遇害的情況更難以估計。漁業署應該在12月份召開的中西太平洋漁業會議(WCPFC)中支持保育方案,打擊不法漁業。

鮪魚貿易商也要負責,確保鮪魚來源一切合法。綠色和平點名全球最大鮪魚貿易商的台灣豐群水產,每年處理65萬噸魚貨,遍佈全球19個據點,要確保鮪魚來源合乎永續標準。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2100年 海洋生物全遭殃

圖片美國夏威夷大學最新公布的研究報告指出,受到氣候變遷影響,海洋酸化、缺氧與汙染等問題,到了2100年,覆蓋地球近7成的海洋將無法從氣候變遷帶來的影響中倖免。先前世界海洋觀察組織報告指出,包括台灣在內的亞洲國家,海洋健康指數偏低,顯示附近海域野生魚類已經快要耗竭。

夏威夷大學研究者計算出2種大氣二氧化碳不同含量時,海水溫度、酸鹼值與含氧量等變化,第一種模擬場景是2100年大氣中碳含量達900ppm,第二種為550ppm,結果發現屆時地球上大部分海洋都會出現海水暖化、酸化、缺氧與生物活動力降低的影響,只有在南北極區極少範圍能夠倖免。

研究發現,2100年時全球海洋上層平均溫度增加幅度將介於攝氏1.2度至2.6度之間,含氧量則將減低4%,酸鹼值降低範圍將為0.15與0.31之間,浮游生物的活動力也較目前水準減弱10%,海床部分溫度、酸鹼值與含氧量變化規模則會較小。

Continue reading

珊瑚礁跟鯊魚是同一國的!

美麗的珊瑚礁人人愛,而鯊魚總是被描繪成可怕的海洋生物人人除之後快。但一項由澳洲海洋科學院主持,長達10年的研究發現,人類為了鯊魚鰭而過度捕捉鯊魚所造成的一連串負面連鎖反應,可能嚴重影響珊瑚礁生態系。

Silvertip Sharks研究團隊由來自澳洲和加拿大的科學家組成,科學家觀察兩個位置偏遠的珊瑚礁系統後發現,鯊魚從該食物鏈消失後,幫助維繫珊瑚礁健康的魚群數量也驟減,並波及珊瑚礁健康。研究者觀察當地灰礁和雙髻鯊的關係,發現所謂的「潟流效應」,也就是笛鯛等中階掠食者的數量暴增。中階掠食者增加,吃掉太多的小型草食魚類,而這些小型魚類對於維持珊瑚礁的健康扮演關鍵角色。

科學家觀察位於澳洲西北外海的斯科特礁和羅利淺灘,印尼漁民長期合法在此用傳統方法大量捕撈鯊魚。「調查期間,每天約有四頭鯊魚被捕撈。聽起來不多,但如此捕撈歷時已久。都可以在漁民的船板上見到曬魚翅的景象。」澳洲海洋科學院首席科學家Mark Meekan說。每年全球有1億隻鯊魚被捕撈,多半是為了製作魚翅。

Continue reading

鮪魚快被我們吃完了!

9月初,環太平洋國家接受日本建議,把2014年捕撈未成年黑鮪魚的數量,由2002年到2004年漁獲量的年平均值縮減至少15%。因為日本已經意識到,目前在日本海域附近能捕撈黑鮪魚數量,已經下降至警戒的低水準。環保團體也警告,挽救太平洋鮪魚的時日無多。

2-tuna-Tsukiji-fish-market黑鮪魚數量銳減的元凶是過度捕撈,尤其是尚未到產卵年齡的幼魚被大量捕撈,嚴重破壞黑鮪魚生態而無法延續生命。商業性過度捕撈黑鮪幼魚,讓去年黑鮪魚的漁獲量僅5,500公噸,較2011年銳減達60%。在北太平洋(包括日本海域)有生育能力的黑鮪魚數量,自1990年代中以來即持續下降,科學家評估目前已下降至歷史新低。

過度捕撈的後遺症已反映在魚市交易上。過去在日本海常捕撈到的黑鮪魚,通常重量逾100公斤。今年夏季,在魚市最常見的是3歲大的幼魚,重量僅20公斤出頭。這些幼魚難以吸引來自東京築地市場的買家,只能以低價出售。

目前在北太平洋捕撈到的黑鮪魚,逾90%為3歲以下的幼魚。因此,北太平洋鮪魚國際科學委員會(ISC)在夏季時呼籲,縮減捕撈黑鮪幼魚的限額,並警告過度捕撈會加快滅絕黑鮪魚群。日本農林水產省的水產廳副廳長宮原正典說:「我們無法再找到足夠的黑鮪幼魚供我們食用。商業漁民和消費者都必須節制。」

Continue reading

全球漁業的希望繫於「集體權利」?

mmw_fishery_article「公有地悲劇」是全球漁場過度捕撈的一個結構困境,BBC在日前一篇冰島大學Ragnar Arnason教授的專訪中就認為,只有透過「建立全球社群、分享集體權利」的方式,才能夠找到解決目前漁業過度捕撈問題的出路。

在專訪中,Arnason教授認為漁業資源衰竭的原因主要有二:

improvements in the technology available to fishing fleets and the fast rise in the human population and its purchasing power.

他認為,過去把捕撈權視為每個國家或公司「個別」的權利,造成了各國漁民自私自利地為了短期利益竭澤而漁,他因此認為應該把漁權當作一種「長期的集體權利」:

Continue reading

漁業過度捕撈下的生態失衡

fishing_ch漁業的過度捕撈問題一直是近年有關海洋生態保育的核心問題。只是在討論這議題時,我們多半會把焦點放在黑鮪魚、鱈魚、鮟鱇魚等高價魚類上,忽略了就算是「鯖鰺魚類」這類價格相對低廉的發光魚類,也正在面臨過度捕撈的問題。然而,上下游新聞網的一則報導卻提醒我們:

根據漁業署委託的鯖鰺漁業資源調查報告指出,台灣近海花腹鯖的最大體長,從2004年的43公分,降為目前的37公分,原因就出在2-3歲成魚被過度捕撈,加上環境壓力下,鯖魚被迫提早性成熟,從接近2歲性成熟提前到1歲就當媽媽,近2年甚至開始捕捉到不及25公分的幼魚(零歲魚)。鯖魚在海洋中扮演食物鏈中的營養傳遞角色,若鯖魚族群發生危機,將造成整個海洋生態系的失衡,全面性的影響漁業資源。

這件事,需要我們繼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