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鮪魚

一、黑鮪魚
核心議題
台灣為世界鮪魚漁捕大國,其中高價又爭議頻傳的為每年四至六月在台灣東部出沒的太平洋黑鮪。黑鮪最主要是由東港的沿近海小型延繩釣漁業所捕撈,這些漁船原先分散在西北太平洋和東南亞印度洋海域作業,但每到黑鮪漁季時,都會回到台灣進行捕撈。過去黑鮪漁獲以出口日本為大宗,近幾年為因應日本市場萎縮,政府研擬開闢國內市場,以結合觀光發展為策略,於 2001 年辦理「黑鮪魚文化觀光季」(黑鮪季),創造東港黑鮪魚風潮,帶動當地經濟的復甦與繁榮。

然而,黑鮪季迄今已舉辦十二年,黑鮪漁獲量卻逐年下降,成為漁民和政府必須面對的重要問題。因應漁業資源的下降,及配合國際管理趨勢,政府由 2010 年開始限制黑鮪捕撈船數,並採行「登記捕撈制」,以確保資源得以永續利用。

二、黑鮪魚相關議題探討

2.1 我國對黑鮪之利用
2.1.1 太平洋黑鮪
臺灣在近十年來開始利用太平洋黑鮪資源,目前已成為沿近海漁業中最重要的漁業之一。 1990 年太平洋黑鮪的產量僅有 183 公噸,至 1999 年已達到 2,657公噸,產值則由 1990 年約 22,000,000 元增加到 1999 年的 592,933,397 元。十年內增加 2 千多公噸,產值增加超過二十倍。2001 年,屏東縣政府舉辦觀光文化祭,有效拉抬黑鮪魚的聲勢,原本外銷日本的黑鮪魚,逐漸轉向國內市場,更帶動地方產業發展。

東港正式捕撈黑鮪魚的歷史長達二十多年,據老一輩漁民講述,早期黑鮪魚只是鮪釣混獲的零星漁獲,直到最近十年技術開發成熟、漁具設備改良、經驗傳承累積、引進導航定位儀器、掌握海域海流資訊及黑鮪魚生態習性等因素下,捕獲量大增,漁獲量不僅是台灣第一,亦位居世界第一,成為近海漁業中最重要的漁業之一。過去十年來黑鮪魚主要空運外銷日本,市場佔有率達八成以上。2001 年起黑鮪魚文化觀光季的舉辦,大幅度帶動國內市場,外銷日本的比例降低為一至二成,絕大部分轉供應國內需求,在交易價格上雖依漁獲量多寡、漁獲量新鮮度、漁獲品質、特殊節日而有所變動外,大抵皆有一定的市場行情價格,不過,惟近幾年來捕獲量持續減少,但作業船隻卻較往年增加。

捕獲量減少的原因,與國內油價高漲影響漁民出海作業意願等有關,加上菲律賓軍艦在其海域加強巡弋,動輒扣押許多台灣籍漁船,導致我國漁船不敢進入其海域捕魚,以及日本嚴格執行暫定執法線使捕撈黑鮪魚的風險大增,以及自然氣候變遷、全球性過漁等影響也脫離不了關係,綜合以上因素,是為黑鮪魚捕獲數銳減主要原因。

2.1. 2 南方黑鮪
在 1960 及 1970 年代,南方黑鮪一直是長鰭鮪漁業的混獲魚種,直到 1980年代超低溫設備在漁船上的使用以及遠洋漁業向南半球漁場推進後,遠洋漁船開始盛行,始於特定季節到漁場捕撈南方黑鮪,但在平時漁船仍以大目鮪等其他鮪類作為主要漁獲,僅在特定季節才前往捕撈南方黑鮪。台灣在 1994 年之前並沒有個別獨立的南方黑鮪統計資料,而是合併「北方黑鮪」一起統計,由於是透過歷史卸魚量資料以及參考書日資料推估而得,因此僅能稱為估計值。自 1994 年以後配合南方黑鮪保育委員會(Commiss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Southern Bluefin Tuna,CCSBT)政策與管理需要,開始將南方黑鮪漁獲相關資料分開統計。

此外為配合 CCSBT 的保育與管理措施,台灣在 1996 年起採自我漁獲設限措施,將漁獲控制在 1995 年約 1,450 公噸的水準,2002 年 8 月正式成為CCSBT延伸委員會及延伸科學委員會之會員後,於2002年1月1日起,將漁獲配額削減為 1,140 公噸,同時規定參與捕撈南方黑鮪的漁船需先取得核准方能前往捕撈,並需將每週漁獲量等資訊回報,監督漁船實際漁獲情形。

三、黑鮪魚生態
3.1 黑鮪魚分類
全球有二十五個國家,分佈在九個漁區捕捉黑鮪魚,包括日本、法國、西班牙、摩洛哥、義大利、土耳其、墨西哥、加拿大、美國、突尼西亞以及台灣等;總年產量約在 40,000 公噸,以東大西洋產量最高,平均年漁獲約 25,000 餘公噸,太平洋次之,約 15,000 公噸,西大西洋最低,平均 3,500 公噸。我們常聽聞的「黑鮪魚」,學名叫 Thunnus thynnus,英文叫做 Bluefin tuna,
也就是藍鰭鮪魚,是鯖科鮪屬的魚類,瞬間游速可以高達 160 公里,是運動力強、群游性、具夜行性、廣溫性的魚種。黑鮪魚主要分為兩大種類,依據其迴遊及出沒的區域分為南方黑鮪以及北方黑鮪,北方黑鮪又依迴遊的大洋分為大西洋黑鮪以及太平洋黑鮪,如圖所示:

黑鮪魚1

3.1.1 南方黑鮪

黑鮪魚2

▲南方黑鮪。

南方黑鮪,英文名稱 South Bluefin tunaSouth Bluefin tuna,台灣俗稱「油串」,因其魚體飽含量油脂而得名。南方黑鮪與黑鮪外形上主要之差別為南方黑鮪之胸鰭較長之隆起稜為黃色,分佈於南半球三大洋(南太平洋、南大西洋、印度洋)南緯30至50 度間溫帶水域,屬高度洄游魚種,洄游於南緯 30 度以南至南極洲之間,分布相當廣泛,屬大型鮪魚,體長最大可達 200 公分,重 200 公斤。南方黑鮪成長周期相當長,成長十分緩慢,最大可到 40 歲以上,一般成長至 10~12 歲才達到成熟並產卵,產卵場域位於印尼爪哇島南方外海(約南緯 7~20 度),產卵期在 9 月至翌年 4 月間,由於產卵場域限制以及性成熟時間較長之故,一旦過漁就很難恢復族群數量。

飛魚3

在 1950 年代澳洲開始發展南方黑鮪漁業,1952 年時日本即擁有專門捕撈南方黑鮪的船隊,1961 年全球南方黑鮪總捕獲量達到新高後便開始一路下滑,隱隱顯示南方黑鮪資源枯竭的現象,因此在 1993 年 5 月 10 日,為了保護黑鮪資源,日、紐、澳三國配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建立限制漁獲的共識,成立「南方黑鮪保育公約」,並於 1994 年 5 月 20 日成立「南方黑鮪保育委員會」(Commiss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Southern Bluefin Tuna,簡稱 CCSBT),台灣在 2002 年 8月 30 日也正式成為該組織會員。

3.1. 2  北方黑鮪

黑鮪魚4

如上所述,北方黑鮪( North Bluefin tuna)又分為大西洋黑鮪(Atlantic Bluefin tuna 以及太平洋黑鮪(Pacific Bluefin tuna),兩者名稱來自於洄游及活動水域不同,為北方黑鮪分類下的兩個亞種,是世界上最大的鮪類,體長可達 300 公分、重500 公斤以上,在體型上與南方黑鮪最大的不同處,在於胸鰭極短,並在基部與魚體接合處有一凹槽,胸鰭可納入凹槽與魚體緊密貼合。

大西洋黑鮪(Atlantic Bluefin tuna)的活動範圍以北半球大西洋亞熱帶及溫帶海域,包括地中海及黑海海域;大西洋又可分為兩個系群,大西洋東系群及西系群,產卵場域分別為地中海以及墨西哥灣。我國依循大西洋鮪類資源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Atlantic Tunas,簡稱 ICCAT)規定,僅能捕捉大西洋東系群之大西洋黑鮪,魚季在每年 3 月至 5 月,漁場及中
在地中海海域,捕撈配額為 480 公噸;大西洋西系群我國因沒有配額而禁止捕撈。

太平洋黑鮪(Pacific Bluefin tuna)的活動範圍為西北太平洋,從阿拉斯加灣到南加州,鄂霍次克海以南到北菲律賓都可見其蹤跡。每年四到六月為太平洋黑鮪的交配產卵期,此時黑鮪魚群會隨著黑潮北上,洄游至中西太平洋菲律賓東北方水域以及台灣東部水域,沿著台灣東部水域一路往琉球群島、日本九州及日本海進行產卵。太平洋黑鮪為我國沿近海重要漁業,絕大部分在台灣市面上所看到生鮮黑鮪魚皆為此種,也就是大家口中的「黑甕串」。

此外,太平洋黑鮪是上述三種黑鮪漁獲中唯一未受國際公約保育的種類,僅由主要的漁撈國如:台灣、日本、韓國及美國自行統計漁獲量,後送交「美洲熱帶鮪魚委員會」(Inter-American Tropical Tuna Commission,簡稱 IATTC)進行彙整與報告。

黑鮪魚5

黑鮪魚6

1.2 黑鮪魚漁法
目前捕撈黑鮪魚的漁法有延繩釣(放緄)、曳繩釣(拖魚仔)、竿釣(釣鰹仔)、圍網、巾著網(束網)、刺網(放苓仔)及定置網(煙仔塹、掃苓)等,由於台灣以近海太平洋黑鮪捕獲為重要且大宗漁業,因此特別介紹針對太平洋黑鮪的漁法─延繩釣。

延繩釣(longline fishing) 是目前國內最主要也最為常見的鮪魚漁法 ,延繩釣捕捉方式大多使用長線多鉤,捕捉釣線可長達數十公里,釣鉤多達上千個。臺灣東部及東北部海域產量最多。延繩釣法俗稱「放緄」(緄,因「滾」),是將主釣魚繩綁上無線電魚標(浮筒)或訊號燈、旗號等,魚線之主(幹)繩從數百公尺到數公里不等,主繩下再綁上分(支)繩,分(支)繩下端綁上魚鉤並勾有魚餌,魚鉤數目從數百支到數千支不等;魚餌為秋刀魚或魷魚之類,放流時間在 2 至 3 小時,之後依序收回魚線,起繩時經常會有旗魚或鮫科魚類咬餌誤中。

黑鮪魚7

現今台灣一般常見的鮪延繩釣有三種:

壹、 傳統鮪延繩釣:
以捕撈棲息於海洋中層水域的長鰭鮪為主。為節省冷凍貯藏空間,漁獲捕上船後僅切除一小段尾鰭處理後,放入零下 20℃的低溫凍結,多作為海底雞罐頭原料魚。

貳、 超低溫鮪延繩釣:
以捕撈棲息在海洋較深水層的黃鰭鮪、大目鮪、黑鮪為主。漁獲捕上船後立刻去除鰓、鰓蓋、鰭、內臟及放血等處理手續後,放入零下 50℃以超低溫急凍後包冰貯藏,目前銷售日本生魚片大抵以此種超低冷凍方式處理。

參、 小型鮪延繩釣:
以捕撈棲息在海洋中層、表層的黃鰭鮪為主,在去鰓、鰭、內臟的簡易處理後,放入有碎冰覆蓋魚艙冷藏,或放入 1℃至零下 1℃的低溫鹽水貯藏。目前台灣近海鮪魚漁業因船體大小等因素,多以小型鮪延繩釣為主,因此屏東東港鮪釣船在每年 4 至 6 月黑鮪魚季來之前必須進行「換緄」的動作,所謂的換緄,即是將延繩釣的主(幹)繩換成強度較強的線繩,分(支)繩及魚鉤也要換成強度較大及號數較大的魚鉤使用,原因在於黑鮪魚除體型較一般黃鰭鮪、大目鮪、長鰭鮪大外,力量也大上許多,因此用一般的鮪釣繩鉤不足以承受,所以必須進行此一動作。

‧四、台灣的黑鮪魚資源
4.1 屏東東港黑鮪魚文化觀光季2001 年,原本八成以外銷日本為主黑鮪魚,由於日本經濟衰退,導致外銷量大減、價格暴跌,因此漁民轉向縣府求救。時任文化局長洪萬隆認為黑鮪魚具有產業發展的潛力,而屏東東港黑鮪魚文化觀季就從這個想法展開。在洪的勸說下,位於東港的知名海鮮餐廳張家食堂嚐試和文化局研究新食譜,讓黑鮪魚原來僅供高級生魚片材料的黑鮪魚前腹肉,轉為一條動輒 2、3 百公斤的大魚,身上每個部位都能有產值,如:魚眼、脊椎骨、魚尾等過去鄙棄不用的部位,變成一道道躥裝上的珍饈。經過創新的作法,使得黑鮪魚的每個部位都能夠利用,讓黑鮪魚的推廣變得更容易。藉由創意突破傳統單一生魚片的吃法,讓
黑鮪魚搖身一變,成為渾身上下皆可取用的超高經濟魚獲。

此外,以整體行銷觀點來看,只以「食」為主的餐廳略嫌單薄,必須吸引觀光客除了飲食以外,還以其他的附加產品。而黑鮪魚在處理及攜帶上有一定的限制及難度,因此洪又與東港在地糕餅店合作製作鮪魚餅,更找了雕塑家為東港黑鮪魚季設計雕像。

黑鮪魚8知名度是吸引人潮觀光的重點,為了讓黑鮪魚文化觀光季的名號可以大量曝光及推廣,爭取媒體曝光率,洪萬隆提出了「鮮、壯、奇、特、醇」的設計概念。在2001 年,也就是屏東黑鮪魚文化觀光季的第一年,他讓 12 位穿著工作雨衣的漁貨搬運工與時任總統的陳水扁先生合照,各大媒體滿面立即競相報導;次年又邀請前總統陳水扁先生與前屏東縣長蘇嘉全先生一起扛魚。藉由邀請中央政府官員前來參加活動造勢,取得媒體曝光率,為整個東港黑鮪魚文化觀光季,無疑的大大的打了免費的宣傳,而效果十分顯著,
可見其巧思與匠心。

由於黑鮪魚文化觀光季為帶狀活動,一連二個多月的黑鮪魚季節,因此洪計畫性地將活動內容分段曝光,持續引發注意力,博取媒體的曝光。並將黑鮪魚季結合屏東地方觀光,組合為套裝行程,除為東港地區帶來觀光人潮外,也為整個屏東進行了觀光的宣傳和推廣。此外,除了黑鮪魚外,洪萬隆亦同時將東港另二大名產 ─ 櫻花蝦、油魚子與黑鮪魚合稱「東港三寶」,附帶的推動了東港其他相關漁業產品的發展,並使黑鮪魚文化觀光季不僅止黑鮪魚,而是拓展至東港地區其他重要漁業資源。

黑鮪魚9

黑鮪魚10

由於以上的行銷手法,使得屏東東港黑鮪魚文化觀光季獲得空前的成功,因此不斷延續,每年推陳出新,迄今已 12 個年頭。為了增加黑鮪魚文化觀光季的可看性與行銷手法,在 2004 年後,東港區漁會增列了第一尾捕獲的黑鮪條件:一、必須在台灣近海捕獲的北方黑鮪(太平洋黑鮪) 二、重量必須在 180 公斤以上 三、起鉤時必須是活魚(專業術語是「呷活緄」) 四、捕獲後的第一時間應以無線電通知東港區漁業電台告知捕獲經緯度及時間 五、具備以上條件者,必須連捕獲黑鮪及捕獲船隻一起回港,漁船與漁獲回港後須由東港區漁會工作人員會同專家勘驗無誤後方可確認 六、捕獲之漁船限定必須設籍於高高屏縣市。

黑鮪魚11

4.2 台灣面臨的黑鮪魚捕撈問題
我國所屬的太平洋黑鮪魚,主要由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estern and Central Pacific Fisheries Meeting, WCPFC)及東太平洋之美洲熱帶鮪類委員會(Inter-American Tropical Tuna Commission, IATTC)所管轄。目前太平洋黑鮪資源已接近過度捕撈WCPFC 先行採取預警措施,於 2009 年年會中通過 09-07 號「太平洋黑鮪養護管理措施」,規定會員國以 2002 年-2004 年平均漁獲努力量(船數)為限。

為符合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CPFC)規範,我國自 2010 年起即訂定「太平洋黑鮪作業管理規定」,2012 年為第三年實施太平洋黑鮪管理措施。管理措施主要包含兩個部分,一方面控管核准之漁船船數,另一方面實施黑鮪漁業證明書(CDS)及黑鮪標籤制度。依據太平洋黑鮪作業管理之規定,本年度(2012 年)太平洋黑鮪作業船數上限為 660 艘,核准漁船數共計 476 艘漁船(2011 年為 461 艘)。在核准的漁船中,以屏東縣籍最多(375 艘, 79%),其次為宜蘭縣籍佔艘(54 艘, 11%),第三為台東縣籍(26 艘, 5%)與高雄市籍(21 艘, 4%)。雖然台灣政府著手管控捕撈黑鮪魚的漁船數目,然而該措施維持黑鮪魚數量的效益方面,政府與民間團體(環保團體、漁民)的看法有很大的落差。

東港漁會總幹事林漢丑指出,黑鮪魚連續兩年的捕獲量都未破千,由 2010年 980 隻到隔年的 784 隻,與往年動輒數千尾甚至上萬尾的盛況落差懸殊。官方數據也證實了林總幹事的說法,根據漁業署統計,該年太平洋黑鮪魚捕獲量為1384 隻,隔年(2011 年)994 隻。

台灣綠色和平組織海洋專案主任顏寧表示,10 年前台灣還可以捕到上萬隻黑鮪魚,現在卻連 1000 隻都不到,也顯示黑鮪魚這種全球洄游性物種,族群數正在快速減少。雖然東港黑鮪魚季,捕撈的魚種屬「北方太平洋黑鮪魚」,目前在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名單,還不算是瀕臨絕種的魚種。然而,每年的黑鮪魚季都在端午節前後,這段期間也是黑鮪魚的產卵期;其次,近十年來捕獲數
量減少,體型也越來越小,顯示台灣有「過度捕撈」的情形。然而,相較於民間對黑鮪魚數量的擔憂,主管機關則歸咎於外部不可抗因素,同時漁業署主張配額制可有效維護黑鮪魚數量。漁業署針對黑鮪魚數量減少的現象,提出三項原因;首先是台灣傳統作業漁場的限縮,日本南部外海至菲律賓外海的保育意識高漲,加強專屬經濟海域的執法,間接限縮台灣漁民可作業的漁場;其次,油價高漲,使得漁船皆轉往公海捕撈其他魚類,捕撈黑鮪船數逐年減少;最後,近年來天氣異常、氣候變遷等因素,也可能造成黑鮪迴游路線改變。

只要遵照國際規範走、符合配額捕抓就沒問題。然而,這種所謂的責任漁業所分配的撈捕額度,通常都太高,再加上違法捕捉,漁業資源還是不斷減少。中山大學海洋政策研究中心,兼任助理孫介珩指出,東港沿海的黑鮪魚數量驟降是不爭的事實,若政府再不積極推動相關的政策,包括嚴格取締非法漁具漁法的過漁行為、與周邊國家簽訂漁業協定、積極輔導漁民漁業轉型,並正視台灣沿近海日益枯竭的漁業資源問題,那麼,距離我們捕到最後一條黑鮪魚的日子,已經不遠了。

[議題面向]

  1. 自然資源面向:了解黑鮪資源之生物、生態特性,如何估算合適利用量。
  2. 社會效應面向:黑鮪魚的起落,對當地居民造成的衝擊和社會變遷;黑鮪季對地方和居民帶來的利潤,及漁獲量下降對地方造成的衝擊。
  3. 政策管理面向:規劃合適漁業資源永續政策(官方),教育民眾正確海洋環境保護與利用觀念(民眾)。

《參考資料》
‧台灣鮪魚
http://tuna-taiwan.myweb.hinet.net/index.html
‧延繩釣
http://tuna-taiwan.myweb.hinet.net/fishing01.html
《延伸閱讀》
‧南方黑鮪保育公約
http://www.ofdc.org.tw/regulation/..%5Corganization%5C01%5Cccsbt/02CCSBT_SBT.pdf
‧南方黑鮪漁業資源概況及管理 http://www.ofdc.org.tw/catchstatus/02/SBT_management.pdf
‧科學人雜誌 2008 年 74 期 4 月號,《拯救黑鮪魚》
‧菲利浦.居里/ 伊夫.密塞瑞Cury, Philippe/ Miserey, Yves 著;李桂蜜譯,《沒有魚的海洋(Une Mer Sans Poissons)》,2011,台北,山岳文化。
‧張騰元、陳森柔 著,《台灣的鮪魚文化地圖》,2003,台北,遠足文化。

《影片》
‧ 《魚線的盡頭(The End of the Line)》
‧ 《 「壽司與全球漁獲」(Sushi: The Global Catc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